總瀏覽量

2015年4月8日

索羅斯的反射理論

索羅斯在他早年所寫的一本書The Alchemy of Finance說出他判斷全球金融走勢的方法。

他說,他個人從不做數字研究(那是助理的事),每天起床後,他把各國權威性報紙平攤在一張大桌子上,一邊吃早餐一邊隨手翻閱,一直到他「悟出一個感覺」,那天的操作決策才會浮現,如果哪一天翻了兩小時還翻不出感覺,那麼也許那一天就不應該做決策。索羅斯從金融操作上賺了那麼多錢,但他從來不先設目的,而是隨著開放性的感悟走;對他來講,任何預設的目的,都會把事情看窄了。

感悟力,若用英文來表述,就是making senses

我跑馬都是一樣,把馬經平攤在一張大桌子上,一邊吃早餐一邊隨手翻閱,看看王登平寫乜,無敵馬神Leo寫乜,潘頓有幾倍,若用英文來表述,就是making senses。若用中文來表述,就是贏就贏X到開巷,輸就連老婆都唔敢講。

像索羅斯這樣複雜,而且多面的有影響力的人物,最大的特徵是,他既可以出現在財經版,也可以出現在哲學版,還可以出現在娛樂版。

首先,是媒體財經版關注索羅斯宣佈退休不到幾年後出手,這次的對象既不是英鎊,也不是東亞新興經濟體貨幣,而是日元。201211月份以來,日元對美元匯率直跌30%,從開始便沽空日元的索羅斯在這次投機中淨賺10億美元。

不僅市場大部分機構投資者,即使日本金融監管局也直到20132月份才察覺到索羅斯所持有的空倉。這位金融大鱷在貨幣市場上的又一次大獲全勝,再次印證了其寶刀未老,索羅斯投資思想的核心,反射理論(Theory Of Reflexivity)又一次成為了市場的關注熱點。

跟住,還在娛樂版看到了索羅斯,他的前任女友起訴他沒有如約付給她一套位於紐約的房子,而是把房子送給另外一條女,索羅斯則反訴她打阿伯,用燈具打他的手臂,

索羅斯自己則常常把自己視為哲學家,投資只不過是他實踐相關哲學思想的一個過程之一。

反射理論是索羅斯在投資市場上的廣受關注的最重要武器之一,也是索羅斯最為人們耳熟能詳的標誌之一,其在對沖基金中彪炳的戰績也為反身性理論增添了神秘色彩,他管理的量子基金在1969-2011年的42年間年化收益率近20%,與西蒙斯等基於量化投資技術實現的持續性業績不同,在他的投資歷史中,經常出現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震盪的大對決。強大如英倫銀行面臨索羅斯的貨幣攻勢,在不足半個月的時間裡,英國不得不在這場貨幣戰爭中扯白旗。索羅斯也因此一戰成名,由之前的華爾街的金融天才變成全球聞名的金融大鱷;他不再是一名簡單發現投資機會的基金經理,而是能夠左右一國金融局勢的金融巨頭。

1997年東亞金融危機的爆發恰恰印證了這一點。首當其衝者 ---- 泰銖,即使泰國央行面對索羅斯的攻擊而事前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也不得不放棄原先的固定匯率制度,印尼、馬來西亞等國也無一倖免。

反射理論出自於1987年索羅斯的The Alchemy of Finance一書,書中對其多年來金融市場縱橫所奉行的金融理論基礎及投資策略進行了詳細的描述,其中的核心就是反射理論。反射理論指的是投資者與金融市場的互動關係,投資者根據自己獲得的資訊和對市場的認知形成對市場的預期,並付諸投資行動,這種行動改變了市場原有發展方向,就會反射出一種新的市場形態,從而形成新的資訊,讓投資者產生新的投資信念,並繼續改變金融市場的走向。

由於投資者不可能獲得完整的資訊,且投資者會因個別問題影響其對市場的認知,令他對市場預期產生不同的意見,索羅斯把這種不同的意見解釋為投資偏見,並認為投資偏見是金融市場的根本動力。當投資偏見零散的時候,其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力是很小的,當投資偏見在互動中不斷強化並產生群體影響時就會產生蝴蝶效應,從而推動市場朝單一方向發展,最終必然反轉。

油價由去年跌跌跌到一仆一碌時,我們便一路買2883,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更聲稱油價跌到$20也不減產,之後我便叫研究團隊一路分析整個中東局勢、什麼是一路一帶,什麼是亞投行,就是過去一週刊於「老占的博客」的部份內容。

在投資世界,任何一個時間點上都有不計其數的回饋環路,但所有的回饋環路都可以劃分為兩類:正回饋環路與負反饋環路。正回饋環路強化了當前盛行的誤讀,負反饋環路則起到了扭轉的作用。

大多數情況下,這兩個類型的回饋環路會相互抵消。只有在少數情況下,正回饋環路的作用才會超過負反饋環路,從而產生泡沫。正回饋環路和負反饋環路相互交織,使市場處於劇烈的波動和不穩定狀態,形成「盛衰」序列的週期性迴圈。

在索羅斯看來,投資的盈利之道在於基於反身性原理的思維框架推斷出金融市場中即將發生的預料之外的情況,判斷未來金融市場的盛衰拐點,逆潮流而動。

我用賭馬描述,大家會易明D,當莫雷拉大熱時,買潘頓;當潘頓大熱時,買莫雷拉;昨天莫雷拉開飛大熱,頭場潘頓整隻十倍Win,贏錢就係咁簡單。

索羅斯認為金融市場的所有參與者都是非理性的,例如我,這樣市場整體上的混亂性、無序性及不可測性,今晚夜期升600點,由於參與者由於無法對影響到證券走勢的所有因素全部獲知,以及自身認識上的主觀性,使得參與者投資決策的制定主要取決於對當前金融環境以及發展趨勢的預判,也即參與者對證券市場存在客觀性的偏見。

我們不妨根據索羅斯的投資決策框架來對此次沽空日元的交易進行賽後檢討,首先,匯率問題本身就是反射理論的極佳案例,因為本國幣匯率上升會減少貿易順差,貿易順差會影響Yen升值;反之亦然。

而在匯率問題上,政府的目標和採取的措施就構成了反身性迴圈中的認知功能和操縱功能,而對於日元的匯率目標,在2012年年底,即使日本大選尚未開始,安倍晉三及其他候選人都表示要會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日本政府作為市場中主要的參與者,政府的貨幣寬鬆行為將導致日元的貶值,日元在危機以來的持續升值、以及一度出現的貿易逆差,都是支持貶值的因素。安倍上臺後,宣佈採取無限量貨幣寬鬆政策,直到通脹率達到2%,同時維持長期的低利率政策。認知功能和操縱功能的正回饋循環體現為,日元貶值引起的日本經濟復蘇將回饋給日本政府進一步確認寬鬆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刺激作用,從而加大寬鬆力度,進一步強化日元貶值趨勢,你班友才睇櫻花睇得咁爽,這樣的正回饋迴圈機制在當時具有不斷放大的可能。

正是基於這一判斷,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宏觀對沖基金通過拋售日元,使得日元價格顯著偏離其均衡點,而且引起市場其他投資者的跟風行為。2015年春天,強國和這個世界的關係,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不是蝗蟲到處痾屎和洗腳,買屎坑板這些,如果你熟悉歷史,就會知道,一帶一路的提出與實施強國在亞投行上的巨大成功,以及中國軍艦在萬里之外的撤僑行動,都是史無前例的

索羅斯也因此獲取了巨利,而我用潘頓做膽都中了四條QChinese Navy Security Area. Keep Fucking Clea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