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3日

惠理謝清海的投資秘笈(二)


美國金融機構  CXO Advisory Group分析自1998年來,金融市場上68位股市專家所做出的6459個預測,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專家們的準確程度整體來說,只是接近百分之50而已,這些專家的預測準確程度跟你去葡京買大小是差不多的。

即使是明星基金經理,也很難預測未來的市場走勢,所以找到你自己相信的投資觀念和方法,然後將這些觀念建立成為策略,堅定執行,才能打敗各種恐懼和誘惑。

投資信念就等同宗教信仰一樣,當我們遇到困難或重大抉擇的時候,許多人都會透過宗教信仰去協助我們平靜心靈,因為你相信你的主。投資也是一樣,如果你沒有自己的投資信念,每當碰到金融市場變動,每天無數的財經新聞,甚至財經演員的言論,都會影響你,讓你無所適從,繼而做出錯誤的決定。

嘗試猜猜華爾街最成功的基金經理,念什麼學科?大概是經濟系、企業管理、會計財務之類、反正就是商學院的畢業生、MBA。錯!研究結果統計出來,令人驚訝答案是歷史系。

歷史是很重要的知識,古人說受一次教訓,學一次乖,特別在投資的領域上,透過閱讀過去的金融歷史,其實你會發現,過去100年來投資者因為貪婪和恐懼所犯下的錯誤,總是不斷地重複又重複,投資方法並不困難,難的地方是你做不到和做不到的原因。

你願不願意放棄家族傳承的事業,與好友從零開始?你願不願意每天凌晨四點起床工作、運動,晚上九點睡覺,作息日復一日?這種聽來辛苦又枯燥的生活,大多數人都會敬而遠之,但有一個人,不僅成功做到這兩點,而且以二十年時間,與夥伴打造出亞洲最大獨立資產管理公司。與謝清海共同創辦惠理集團的葉維義,來自香港建築業世家,但他婉拒接班、投入金融業,靠獨特的識人學,他與謝清海一起將惠理集團,打造為亞洲最大獨立資產管理公司。

2013年初葉維義曾表示,最看好日本股市,當年日股大漲超過五成,期間我照跟,各位可翻看當時的老占同學會及博客;去年元月,他又預期,一四年中國股市有機會絕地翻身、成為最驚喜的市場,到了下半年,A股果然如平地一聲雷暴漲。葉維義深厚的投資功力可見一斑。



葉維義謝清海一直想試圖創造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當時的想法是在中國這個非常不成熟的市場堅持價值投資。他開始問自己:要是我們能創造一種商業模式,一個價值投資公司來運行,而這個公司不依賴擁有一位投資天才、一個明星基金經理或Pandora Box,結果會怎樣?

也許是因為市場人士或媒體,總是講戰勝市場必須得找個股神或者明星基金經理,這可不是做投資的長久之策。即使是普通人或從大學直接招聘來的新手,經過鍛煉也可以成長為優秀的價值投資者,至少在中國市場得到認可?實際的投資流程就是量產和工藝工業化,謝清海已經把這套流程拆分成了一系列的技能。上過大學的普通人就可以完全掌握每種技能,而且操作流程是可以學會的、能夠重複使用、具備持續性,而且可以升級。這種技能肯定不是魔術,也絕不是由什麼天才才能駕馭的。

謝清海做的第一步是必須從零起步,這只是就創造一個合適的文化來貫徹執行這個想法。及後,惠理做的第一件事,是總結了稱為「我的承諾」的Commitment,要求員工簽字。把它裱好後放在他們的面前,放在電腦前面,這樣能夠時刻提醒他們,確保彼此承諾的儀式,以嚴肅的態度來對待承諾,大體上囊括了所需的基本觀念,因為價值投資真正是一種非常有活力的哲學,也是對現實的深入探索,但如果你沒有找對理智且誠實的人,那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完成使命。

在這裡,VP第一家投資的大陸公司,就是美林幫助他們1991年在紐約上市的,名叫華晨1114。現在它是BMW在中國的合作夥伴。


謝清海認為,無論多麼聰明的人,例如美國總統,他畢竟也是人,他的卓越潛質也被人類的局限性所界定但如果可能,真正希望的是一種超越人類局限,類似「超人」的運作方式或狀態——於是他想到「蟻群」這個概念

有一種說法是,萬一發生全面的核戰爭,人類將不復存在,但螞蟻會。為什麼呢?單個螞蟻或許是相當笨的昆蟲,但靠社會化把生存和生產連結在一起,他們就會難以想像得強大。你們不可能真正將它們斬盡殺絕。他們不斷繁衍,不斷進化。毛主席說的,有些事情是用社會主義來發展資本主義,所以,作為一家公司,惠理是很社會主義的公司。許多人把他們比作以色列的基布茲集體農場希伯來文:קיבוץקִבּוּץ,即為「聚集」之意,英語:Kibbutz成員之間互相幫助,但惠理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的。

他們正做的是將每種技能分解成若干步,以下就是這些被稱為七個專業技能的步驟。

第一個技能,在於原創思想
原創思想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技能。謝清海有一個計分模型,把它的每一個部分稱之為ABCD。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強項和弱項,但凝聚在一起,就會組成一個強大的團隊。

所以,對於在大陸和香港的價值投資者來說,獨創思想的關鍵是要找到和市場上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想法。

惠理面對幾千檔股票:台灣、中國大陸、香港以及惠理基金,還有一些韓國、日本和東南亞的股票。我們只是簡單地把所有股票分為一、二、三類。第一類是被低估的,如果你為惠理工作或在我的團隊裡,你的工作就是必須設法找到第一類股票,然後對它做研究。第一類股票是被低估,第二類是估值合理。我們發現許多賣方的經紀人傾向於推薦第2類股票。如果你打的士,計程車司機告訴你的股票大概就是第3類了。所以,在技術上,惠理的目標是買第1類股票,在第2.5類的(老占注:介於合理與高估之間)時出售。

一般來說,對於第一種類型的股票,往往是從那些沒有人感興趣的、不受歡迎的(絕對不是股票指數),或者有什麼壞事發生了的股票中選出。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在現實生活中是相當困難的,也許是因為亞洲人的文化和人性特點,人們在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不願意去冒險關注那些不受歡迎的公司的股票。

中國股票市場裡,實際上有相當多的第一類股票,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市場,總是政策及趨勢驅動。因此,當股市下跌,這些公司很快就會失寵,事實上這的確是可以預測的。現在,如果你能找出不錯的第一類股票,接下來的步驟是開始觀察和研究它。

第二個技能調研
在謝清海最初開始投資的20世紀90年代,具有優勢特色業務的企業在中國還很少。實際上你只能以很便宜的交易價格去買進很垃圾的公司,這對一個長期投資者來說確實是相當困難的。因為其中有一些公司解體了,或當有新的競爭者進來後,他們就消失了。

因此,我們當時很像是一批典型的傳統型價值投資者,都想多吸最後一口免費煙。但最近幾年,趨勢變得令人鼓舞。你會發現有更多的公司,或許能用不錯的特許經營來描述。即持久的優勢,他們稱之為可持續的競爭優勢,而且在數字上也很難被量化。你需要關注其管理和商業模式的特點。

現在對於像惠理基金這樣的公司來說,我覺得和世界各地的許多公司一樣,要在人才智力方面冒尖是相當困難的。我們有標準化的資料表,我們關注所有明細,財務資料和數位運算。而在研究中國方面,可以說唯一的新東西是我們一直在逐漸遠離定量分析,趨向定性分析。

但總的來說,我們正在尋找一些具有3R 特性的股票:好的生意(Right business)、好的管理(Right people)和好的價格(Right price)

我老占很久很久前在「信報」開台時已經寫過這段說話,「……..發展中國市場,最重要的不是戰略和戰術,而是哲學問題。每間企業的長期戰略基本上都差不多,大家都知道一線城市成本高,避開一級戰區,轉戰二線城市,大家都知道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理論。但是,先要釐清的是你有多少能力?多少子彈?什麼不該做什麼?不想做什麼?而這些都是挑戰人性的哲學問題……..

看來,謝先生是把整套哲學融會貫通,而實踐於價值投資領域的第一人。是嗎?Larry? Eric? (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