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7日

殺手級的投資本能


早幾天有一位來自真正的Big Four,現在幫老細搞投資組合的HKU哥哥找我吹水,HKU哥哥年輕有為,兩眼有神電死人,香港上市公司的會計標準是非常高的,世界一流的,通常是來自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核數師審計。我也毫不保留地分享我們殺手級的投資哲學。Well,我們也是凡人,也會犯錯,三份一的投資會泡湯、三份一的投資打個平、三份一的投資會有微利,但是幾乎沒有基金經理擁有像我們那樣的研究資源,而且遍佈緬甸、泰國、美國西岸、北美、以色列、當然包括內地,我們的目標很簡單,成為那2%

如果你有5個人的研究團隊,在一個組合中有大約30-40個公司是非常驚人的能力,但是我們有這個資源,我們的組合裡有10多家公司,但是我們還有資源跟蹤30個頂尖的投資機會,那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保持多樣化,才能夠對付你意想不到的壞人,因為,我們是被海盜所包圍的,這可是索馬里海盜。他們向著你微笑,和你握手,交換咭片,然後帶著你的所有資金突然消失。


那些索馬里海盜,他們的工作是為你提供非常具有說服力的報告,誘使你把錢投入到他們的項目或者公司裡。事實上,很多國家是一個年輕的市場,它需要時間去形成正確的行業準則和職業操守。所以,當面對所有這些衣著體面的年輕人,或者擁有一個翡翠礦山的泰國土豪,他們擅長跟基金經理人對話。他們知道我們班鬼佬掌控著資金,而且不像銀行,我們不需要做信用評估,不用太詳盡的DD,就可以做決定投資。

早排拿了香港什麼 ICT Award金獎的傻佬,就是這類穿西裝的騙子,假扮成功人士、IT人、先騙 Kickstarter班傻鬼、再騙 ICT班評委,這些江湖術士假和尚,我老占一眼就看穿,你班友,直程係衰On鳩。

如果你的報告聽起來不錯的話,有時候,就在幾天之內,我們可以把別人的數百萬投給你,現在如果一個擁有名牌MBA大學學位、衣著光鮮的傢伙跑來找我們,講話風格與我們相似,說的是也是我們想聽的內容,我們就會滿腹狐疑。世界上那有咁著數的事?Why Me

所以,時刻都不應放鬆警惕。

日本人管理的生產線,一般習慣5-10人為一小縱隊,但我一直嘗試用各種理念把大公司分解成精品小店,這樣,每一個人都不會得大公司的毛病。每位員工實際是在只有5個人的小團隊中工作,因此他們不得不像經營Small Boutique那樣去思考和運作。有一段時間,我們比較偏愛那些舉止粗野而直接的死鬼佬,恃才傲物的Designer,這些人看起來就像是剛剛從車房、車間、Studio裡走出來。這就是我們現在喜歡的類型。

因為我認為基金經理的毛病就是自負。你的名字就是你的品牌。基金經理們在理財方面取得一點成績之後,就會很容易出現自負的毛病。他們認為自己是上帝,接下來的幾年、幾十年中,人們是怎麼看你的,就全靠你的這個品牌了。如果你永遠把賺錢擺在第一位,那你就會很容易毀掉自己的品牌,而我們要設法打壓這種念頭。我們接下來想做的事情就是拆招牌,將榮譽歸給上帝。

實際上,賺錢只不過是過程,成為職業精英後水到渠成的事情罷了。如果你專注你熱愛的產品、項目、興趣,金錢就會主動找上門,你不必去找它。就像那個賣咖啡的年輕人Ken、賣傢具的產品設計師Mike、婚紗及晚裝設計師AdaBeyond Jewelry的莎朗等等。

邱吉爾說,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於是很多創業者相信獨行俠主義,信奉自己的人生哲學。但回頭看那些短命的企業,卻往往正是因為在創業初期沒有合適的團隊結伴而行,才導致了最終的失敗。所以我覺得未來的機會,是我們共同的合作,共同的打造未來,互聯網經濟不是虛擬經濟,互聯網經濟是把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聯合在一起,才是贏家。


Good Will Hunting》裡的一句話:什麼是你的心靈伴侶?那些可以跟你較勁的,那些能夠毫無保留與你溝通的人,觸動你心靈的人。只有合夥人,才有這種意願,才有這個資格,才有這種能力。只有這種人才能在最後,你失敗的時候,他跟你一起反敗為勝。否則,你百分之百的股份,我幹嘛要跟你一起承擔風險。

情懷是什麼?情懷是理想。人不能說我這個項目投資值多少錢,明年又值多少錢,這個不夠。新項目是為了人才的培養,我們的基金是為了每一個朋友創業的夢多了一個可以找的人。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懷,當遇到利益紛爭的時候,我們就會用更高的情懷,更高的利益、價值觀、責任感,這能夠化解許多矛盾。合夥人制度僅僅是利益捆綁還不夠,還要有夢想的捆綁,還要有價值觀。

下面是另一Big Four下週搞的活動,到時我都會去,兄弟一定會撐場,各位同快快RSVP

Come join us next Thursday, click here for detai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