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26日

一世做一份工作的時代已經結束


從神童到牛津碩士,從金融高管到職業攝影師。6歲就跳級到12歲學生的班,他16歲就從牛津畢業並取得物理學碩士,他在金融界打拼10年,做到高管,最後卻毅然辭職,拿起相機,成為了一名全職攝影師。

馬來西亞年輕攝影師鄧安銘 Ming Thein正在這裡舉辦一場特殊的攝影展 Connection,展示自己過去一年在香港20多個建築工地,用鏡頭捕捉到的鋼筋水泥的世界和辛勤勞動者的臉。


鄧安銘的人生不走尋常路。他有讓人豔羨的天資,16歲就從牛津大學獲得物理學碩士,隨後進入歐洲的金融行業。在金融圈子做了10年之後,他忍無可忍,毅然離開。2012年開始,一直對攝影有濃厚興趣的小鄧棄商從藝,成為了一名全職攝影師。

但這個故事並不以文藝青年為了藝術挨餓而結束。

鄧安銘用自己的勤奮和實力證明:搞藝術也可以養活自己——還可以過得不錯。轉型至今,鄧安銘每天平均工作12-14個小時,從2011年開始,一天假都沒有放過。專注,專業,為他贏得了包括SwatchNissan汽車、Hijjas Kasturi建築集團、丹下健三建築集團以及其它馬來西亞大型企業在內的多金客戶。

此外,文筆優美的鄧安銘非常積極耕耘自己的攝影網站。他筆耕不輟,2012年至今一共寫了1000多篇文章(200萬字),發表了4000多張圖片,話題從器材評論到攝影理論,從實踐心得到拍攝哲學,覆蓋攝影的方方面面。

他重視每一條來自讀者的評論,光是與讀者互動的文字就有幾百萬字。很快,他吸引了全球範圍內大量的骨灰粉和器材控。(我認為良好的寫作能力對從事任何職業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加分項。當然如果你的職業就是寫作,那不好意思你多半就悲催了)。

在這個炎熱的香港午後,瘦得像閃電、外貌雷同理工男的鄧安銘把玩著他的徠卡,告訴我他成功的秘密:成功需要大量的運氣,但前提是你要非常努力,否則有運氣也白搭。

此刻,那句警告在我耳旁震耳欲聾地響起來:當比你聰明那麼多的人都如此拼命,如此努力的時候,你還有什麼藉口偷懶?

採訪
注:採訪用英文進行,由春曉翻譯成中文。Amy是我好友,SCMP高層。

16歲就從牛津畢業,還拿到物理學碩士學位。神童!你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我不是什麼神童,我跟其他孩子一樣的年齡上學。但上小學時因為老是在課堂上搗蛋,我被學校送到了心理醫生那裡。心理醫生檢查之後說,你們教他的東西他都會了,他覺得無所事事才調皮。醫生宣佈,我的程度至少比同班同學高五六年。結果,我6歲的我就坐到了12歲孩子的教室裡,跟她們一起上課。(這不就是神童嗎?)

你從小就想當攝影師嗎?
當然不是,即使是現在,我也不一定知道自己想幹嘛。我的家庭比較傳統。大學畢業時,家人也希望我能當醫生、律師,或者做金融之類的。結果我就進了金融行業。

那時我也想跟其他同學一樣進投行,但我不知道歐洲要求必須年滿18歲才能考交易執照,畢業後徑直去考交易執照,悲催地被他們放進了黑名單(我那時只有16歲)。因此,我沒有進投行,先後任職於諮詢公司、對沖基金、私募基金等。在我當全職攝影時之前,我的最後一份在企業的工作是麥當勞的高管。

從金融跳到攝影,是因為不喜歡賺錢嗎?
我當然不想跟錢過不去。但我在金融界幹了10年,就是一點也不喜歡。每天做spreadsheet(試算表)、開會、平衡辦公室政治的人生,無法給我滿足和成就感,也沒有任何的樂趣。我做了10年,卻沒有幾個朋友,很大的原因就是跟這個圈子裡面的人都三觀不符。

賺錢很多當然好,但有個問題,你賺那麼多錢,如果沒有時間花,沒有時間跟親人、朋友一起度過,有什麼用?到頭來,你必須賺更多的錢去填補空虛,去說服自己這是個值得做的工作。

終於,我問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我為什麼不開心呢?那時我意識到,我必須創造出實實在在的東西,才能找到快樂。而我的宿命不是當工程師,不是當設計師,而是做個攝影師。

其實我從2001年開始接觸攝影,已經認真做了1314年。攝影給了我巨大的成就感。

你的妻子支持你的決定嗎?
她很鼓勵我的選擇。她說,你既然不快樂,還那麼累,不值得繼續做。



換工作帶來的改變,比如收入減少,穩定性下降?
穩定就是個幻覺。你在大企業天天上班,你買房買車還貸,就穩定了嗎?顯然不是。這些事情瞬間就可以改變。

我曾經在一家私募基金工作,有一天我的老闆在和董事會其他人的政治鬥爭中失敗。結果不但他走人,連他招的人(包括我)也被趕走了。這就是人們想像的穩定。

如果你自己雇傭自己,我覺得反而會更穩定。因為你會更小心地管理賬務,確保自己有足夠的緩衝 ,並對突發情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做攝影跟做金融比,社會地位會改變吧?
至於社會地位,說實話,大部分都是裝出來的。

在客氣的場合,人家會說,哦,這位是XXX大公司的總裁。接下來呢,很自然對方就會說,那你要不要來我們這投資,或者,你幫我兒子安排個工作吧。我覺得這樣非常彆扭。

相反,現在我就跟別人說我是攝影師。很多情況下,人家就再也不搭理我了。我覺得這樣很舒服。

你怎樣看待社會和媒體對成功這件事情的渲染和追捧?
我想很少有人意識到,我們的社會和媒體超級喜歡極盡誇張之能事,去渲染那些成功人士,卻完全忽略那些失敗者,那些努力嘗試了,但沒有成功的人。

我現在做職業攝影師,在香港開展覽,我的客戶是修了半個香港的多金地產商。但是你要知道,全職攝影這條路,我前面嘗試了3次都以失敗告終。第四次,也就是這次,才成功。我這次也許是非常幸運,雖然我知道,運氣只會降臨準備好的人。

這次能在香港做展覽,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是Derek看到我在馬來西亞做的一個項目,在我的網站留言問我是否願意幫他做些拍攝工作。我回復了他的留言並跟進。沒想到這是個巨大的項目,今年明年我都要接著拍下去。

我想我能做成是因為:1、我在網上有一定的知名度;2、我一直和我的讀者保持互動,每一條評論我都回(我並不知道給我留言的人是誰)。如果Derek給我留言,我不回,或者只是敷衍一下,就不會有今天這個展覽了。

為什麼你說自己現在的生活比做金融的時候累多了?
現在的生活更累,是因為對我來說,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再也沒有界限了。我現在每天平均工作12-14個小時。從2011年開始,我一天假都沒有給自己放過。 我想原因是我真的沒有時間給自己放假,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拍攝是我,跟客戶跟進是我,回評論是我,寫文章是我,洗廁所是我。

我有幾個合夥人,他們是非常有創意的人,並在不同的層面上幫助我完成工作。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迷戀器材?
很多人覺得相機對拍出好照片至關重要。這是對的,不同的相機,拍出來的照片當然有差別。但比相機本身更重要的,是勤奮的練習。拿著好相機,卻很少去學習用它,很少去練習拍攝,是永遠拍不出好照片的。越好的相機,它的功能和能做的事情越具體,其實需要你花更多的時間,更多的努力去學習、掌握和使用它。

對器材本身的崇拜並不是出好照片的解決方案,好的技術才是。

儘管如此,很多人對器材的熱情是難以阻擋的。我寫一條相機的評測貼,可能3天就有400個評論,5萬多人看。但是如果我發一條關於攝影哲學的帖,可能就只有幾十個人評論。

你在你的網站上售賣攝影教學視頻,這是你收入的主要來源嗎?
我需要教育我的讀者,也需要教育我的客戶。我認為我如果不能給我的客戶帶來附加價值,我就不值得被雇用。

互聯網的問題就是,大家都覺得所有的東西都應該是免費的。我的教學視頻要收錢,是因為裡面有我的心血和勞動,和我用10年的積累到達的現在的高度。我覺得收取費用是說得過去的。

不過我從來不在我的網站放廣告,哪怕一個豆腐塊廣告我一個月可以收到2000 美元(要知道我的網站訪問量巨大)。我更願意去維持一個更純粹的閱讀和欣賞環境。 這兩者之間是有區別的。

什麼是專業精神?
我的客戶都是主動來找我的(當然這也要看運氣)。我的一個讀者是法拉利引擎的設計師,有段時間一直在跟我討論請我去拍攝,把我興奮壞了。後來他工作調動離開了,我也沒拍成。

我想我的客戶喜歡我主要是因為我的專業精神。什麼是專業精神?就是我答應了客戶要拍好這個東西,哪怕我今天發高燒,不舒服,這些都不是藉口,我都一定要在規定時間內交貨,並且高品質地交貨。

另外我一般不會拒絕客戶。但是如果我在前期交流的過程中,發現他們在藝術口味或者酬勞上都談不攏,那我也不會勉強,因為強扭的瓜不甜。

你拍攝很多奢侈品和手錶,拍完之後能手錶能拿走嗎?
當然不是,客戶付我的報酬都不夠買一隻表。

你一共有多少個相機?
我有5個。去年賣掉了2/3的器材。我對有一些相機會有感情。但大部分時候,它們只是工具。我和我太太剛有了孩子,我們打算買房子。


最難忘的三次拍攝經歷是?
坐在直升機飛香港上空拍香港

怎樣在疲勞和頻繁的旅途中保持創造性?
爭取不那麼累,該睡覺的時候一定要睡覺。如果我幫客戶拍攝,我都會坐頭等艙出行。

你鼓勵年輕人把愛好當成事業做嗎?
一個人一輩子做一份工作的年代已經結束了,因為現在生活的節奏已經改變。

如果你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應該去試一試。如果成功了,你會非常開心,因為是你熱愛的工作,你會更加投入、積極、堅持,更有想像力,你會做得比一份你完全不喜歡的工作好很多。哪怕失敗了,回到之前的生活,你還可以告訴自己,我已經努力過了,不會有遺憾。

鄧安銘的攝影網站地址:http://blog.mingthein.com

曉有所得 by 李春曉
微信號xiaoyousuode
功能介紹原創、獨立的媒體和人文觀察,來自媒體人春曉。春曉畢業于北大英語系和米蘇里大學新聞學院,曾經生活戰鬥在紐約芝加哥、達拉斯、北京、成都,現居香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