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7月19日

我係董驃你唔係;我講馬,你要睇!

我們這一代馬迷,最最最懷念已故殿堂級馬評人董驃講馬的日子,「我係董驃你唔係;我講馬,你要睇!」董驃聲如洪鐘講馬的畫面,仍令人記憶猶新,驃叔雋言妙語,仗義執言,敢言霸氣,2006年過世時,夏佳理、志偉、學友及成龍都有份扶靈。

驃叔的金句,你每隔一年拿來看,會有體會。這短短數十字,是董家的家訓,完完全全體現在驃叔的幼子Benny身上,董學賢是董驃最錫的囝囝,知書識禮,溫文爾雅,廿多年前我聽董驃卡洛斯,二十年後,我竟然會同董驃之子買香水,世事難料,亦很奇妙。

一出閘,董學賢挾着「董驃個仔」的名氣,當上馬評人,已經領先同行一個馬位。因為這先天條件,他如長相勻稱、擁有優良血統的良駒,走上跑道,比較受人注目。


但是從去年開始,他又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一位創業者,他在中環擺花街開設香水店Parfumerie Trésor,投入一門陌生的生意,今年剛剛一週年。馬季抖暑,冇馬跑的日子,反正贏了咁多錢當然要花,好,我就去買香水。

香港的香水市場非常狹窄。大品牌推出的香水味道大同小異,選擇不多,不似外國有香水專門店和獨立品牌。在英國留學的他見到兩地香水市場的不同,開始研究當中的商機。

由構思到開幕,Parfumerie Trésor醞釀長達十年,Benny親自到海外揀選香水,所有店中代理的香水品牌故事、成份以至調香師的一切他都瞭如指掌,並逐一傾代理權,該店現有17個獨立香水品牌發售,14個是亞洲獨家,包括埃及妖后情挑法老王所用的獨門秘方香油,呢個夠重口味!

我中意下面這個有馬鞍味的男士香水,你冇睇錯,就是騎師騎馬的馬鞍,味道滲有草味,好多層次,總之好正。


他們會去了解客人生活習慣、喜好和需要去介紹香水,不是為求Sale貨而介紹某種香水,開店至今已開始吸納了一班同道香癡兼客戶。

大學時主修企業管理、市場學和電影的董學賢,理應跟馬評絲毫拉不上關係,他亦透露,驃叔從沒要求他繼承父業。本來無諗過做馬評人,在英國電影系碩士畢業後,本來計劃回港當導演和演員,但有天看到報紙一句馬評人的說話:「有志躋身評馬業的人愈來愈多,不知當中能否出現另一個董驃?」

看到這篇文章,他下了一個重大決定,那一刻個人好清醒,第一次這樣反思人生。

他言行比較溫文,不像驃叔一樣說話擲地有聲,但在董驃身邊偷師二十年,評馬功力雖然未必學到十足,但也算有板有眼。驃叔教他如何看馬,自四歲起,每逢放假的凌晨三、四時,董驃都會準時叫他起一起看晨操。

以驃叔當時的豐富經驗,根本不需要看晨操來了解馬匹狀態,與其說是工作需要,其實是爸爸刻意安排父子獨處。他最愛帶兒子到近終點處看馬,告訴要注意的事,例如留意馬入彎時,肌肉結不結實來了解其當日的狀態等。九歲那年,Benny第一次在爸爸面前靠自己揀馬,結果那匹馬只跑第四,驃叔卻讚了Benny一句:「揀得幾好呀」父親一句話,對Benny而言是最大的肯定,令他有勇氣面對新挑戰。

以前驃叔時常教導『做任何事都不要抱一個和人比較的心態,你要挑戰的是自己!』外間將他與敢言見稱的父親比較時,Benny即時回應「一定冇得比」!


他自問不可能超越爸爸,亦不想做第二個董驃,希望做第一個董學賢,創出自己的風格。我會在節目中盡量保持中立,表現具主見和決斷力的一面,多做功課,謹慎言行,不希望因做得不好而影響爸爸的金漆招牌!

什麼「贏在起跑線」?有D老母,推個六歲小女孩張腿影老底,小朋友長大後,這一切就像當年的波姬小絲,永遠有鉻印,永遠存在網絡上。像驃叔,言行如一,仗義執言,這是身教,學野啦怪獸家長。

RTHK港台上月有Benny董的專訪。佢話:「乜你都有聽?我以為港台係D老野至聽……..」「喂,靚仔,你話我呀?


伸延老作




董驃金句

急事,要慢慢講 

大事,要清楚的講 

小事,可幽默的講 

無把握的事,要謹慎地講 

無發生的事,不要亂講 
做不到的事,別隨便講 
傷害人的事,不能講 
討厭的事,小心地講 
開心的事,睇場合講 
傷心的事,不要見人就講 
別人的事,最好唔講 
自己的事,聽聽自己的心怎樣講 
現在的事,做了再講 
未來的事,未來再講 
如果對我有不滿的地方,請一定要對我講 
不勞而獲無道理,勞而不獲無天理 
交一友要千言萬語,失一友只三言兩語.

Parfumerie Trésor
中環擺花街28號地下及閣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