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8月30日

矽谷代表的美國夢

現時的美國的經濟有兩個體系工作在運轉。一個是傳統經濟,根深蒂固,強大的,往往是最暴利的。大型石油公司,大型製造商和國防承包商屬於這一類。這些企業佔了大量的收入,同時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但他們過去沒有什麼改變。他們並沒有告訴國民我們將來會變成怎麼樣,佔領華爾街的對象就是他們。另外就是「創意產業」:由創作的新業務和新的經營方法,傳統上以矽谷為中心及定義。這個第二個經濟體已實行了幾十年,標竿的企業包括蘋果,思科,英特爾,微軟及本書的所有主角。

第一次來到Silicon Valley的人,感覺就好像去了聯合國一樣,這裡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地方,世界人才匯集在此,有增無減,在這裡,每個週末的聚會場所、咖啡店都在討論,如何進入中國?如何與印度產業打交道?哪一間以色列的公司有拿到李嘉誠的資金?如何打進第三世界?大家都在討論如何用創新、創業來改變世界?每一間矽谷精華地段的豪宅出售,搬進來的都是印度人、中國人或者歐洲人。

200910月,我第一次拜訪矽谷,帶著興奮的心情,想要一睹美國科技傳奇的風采,其中包括蘋果和Google我和幾位美國及香港工程師朋友見面,聊聊矽谷經驗,他們普遍認為在美國的學習,讓他們蛻變不少,不僅是專業知識,還有更多對自己的肯定。尤其當上司直接交代一件重要任務,如此信任,會讓人感到既興奮又害怕,因為許多時涉及的金額都過千萬美元,但在矽谷文化內,卻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美國矽谷是全球Startup孕育的發祥地,亦是將大學科研成果轉化為「知識資本」的佼佼者,其自由的創業環境與培育機制,以及專業的師徒培養文化都是吸引全球新創事業的主要園地,故其創業生態系統亦為各國所借鑑。

如果以矽谷中間的85號公路作為分界線,85號公路以東的公司還是舊日的品牌,由研發、製造和倉庫結合的建築群,從IBMHP、到Apple,然後出口在微軟,哪些地區代表著昔日的輝煌,象徵著中生代的領袖。但是目前矽谷大部分的Startup公司多數集中在85號公路以西,往三藩市灣區方向出發,一路上從GoogleFacebook,到舊金山的Pinterest, Twitter, Four Square等,幾乎所有全世界最出名的創新科技公司全部集中在這裏。


矽谷習慣「衝突」,互相交流、表達自己意見,即使是最基層的員工,也能夠在上級面前提出自己想法,而中國人的文化習慣以和為貴,直接接受上級的指派任務,並很少去質疑這些作法背後的意義,這同樣的思維也應用在產品開發上。在矽穀,任何部門任何同事都有義務思考其他部門的產品,並且歡迎任何建議或問題,即使相當愚蠢,收到問題的人也必須思考,為何別人會這樣問。

這個文化的差異,有些像以色列猶太人從小的教育,學生會反問老師,土兵會反問長官,這個,需要領導者的智慧以及更包容的空間,也間接形成這裡獨有的矽谷文化。

Google在矽谷誕生,誰會知道它居然會打敗微軟與Yahoo呢?Amazon也是,你能想像一個網路書店,現在可以以其網路與伺服器作為平臺,然後銷售網路基礎設施及雲端技術嗎?Netfilx剛成立之時,百視達影音出租店在各城市各角落都有,因此Netfilx 業務內容就僅是是郵寄DVD到用戶家裡,但誰知會預測到Netfilx現在會橫掃網路影音天下。

美國的風險投資領先世界,2013年在美國的投資總額就佔全球風險投資基金總額的百分之五十五,據美國資本研究中心 ( 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 ) 資料顯示,2011 年美國有318,480 名活躍的天使,共投資了66,230 家公司,其中60% 來自互聯網等科技領域,這個數字十年間翻了兩倍。據《矽谷科技投資報告》,光是2013 年,矽谷天使投資就達到了315 億美元。這尚未加入隱藏不明的天使投資者和企業直接投資,如果加上VC/PE以及對沖基金,總金額至少要說上看四到六倍。

來到矽谷,不可不提DFJDraper Fisher Jurvetson是矽谷最有權勢的家族,Draper一家可以說見證了整個Silicon的興衰。一手創辦了知名風投機構DFJTim Draper,是Draper家族的第二代。從早期的HotmailSkype,到現在的TeslaBox,後面都有Tim Draper的影子。他的兒子,也全力投身到Bitcoin比特幣生態的投資中去。

DFJ在全球30多個城市設有辦事處,並擁有超過35億美元的投資資金。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DFJ已經成功地對眾多領域近300 家公司進行了投資,包括Hotmail(後被微軟收購)、Skype(後被eBay收購)、United OnlineUNTD)、Overture(後被雅虎收購)、InterwovenIWOV)、411(後被雅虎收購)、ArametricPMTC)。近幾年在中國則有百度,分眾傳媒,空中網,龍旗等知名的成功投資。在這些投資中,尤其是Skype41億美元的天價出售給eBay,百度納斯達克上市,獲得超過50倍的高額回報,而至今被奉為投資界的經典之作。

現在的Startup發展範圍已經擴大了無數倍,自由市場到處都是,已經蔓延到了全球,而不像當初那樣,孤立地存在於矽谷和波士頓一些地方。訊息的自由流動、地理國界的逐漸消亡、全球化,中國化這些都將帶來大得多的想像和空間。這意味著不光會有中國Copycats會從矽谷吸取創意,美國也有Copycats從中國吸收創意,好的點子跨國界流通,這會對哪一方都好。

矽谷的五大支柱
李光耀曾表示:中國是在十四億人口中選人才,而美國則是全球七十億人口中選人才。這使得中美兩國的戰略、視野、胸懷、機制、社會開放度立時活靈活現地勾畫出來,高底立現。

我們看到現在所有的這些高科技高發明這些新經濟都來自於矽穀,但是矽谷裡邊50%的企業都是移民創造的,美國47%的科學家來自外國,不是出生在美國,例如What’s AppFounder Jan Koum是烏克蘭人。美國現在有200多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或者學者在美國工作。

現在矽谷的創新公司實在太多了,明星產業越來越多元化,由電動車到製藥,再到健康儀器,由再生能源到科技眼鏡、有機產物到大數據,樣樣都欣欣向榮,再一次證明矽谷整合人才、技術、資本、市場已經達到爐火純青,隨時在不斷蛻變更新,不管世界有甚麼嶄新潮流,任憑人類生活如何變化,矽谷都有洋洋領先的東西,天天都有全世界要複製的技術誕生。

矽谷代表American Dream(美國夢),因為在這片自由發揮的土地及平臺,擁有人才、技術、市場、資本、創意這五大支柱,所以一直在全世界科技獨領風騷,一而再讓全世界一路在追趕。

人才在哪兒,錢就在哪兒。

人才 ---- 矽谷地區吸引來自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這裏有美國人、華人、印度人、蘇聯人,大家到這裏落地生根,然後遍地開花,他們的共通想法就是在這裡天天想想如何破舊立新,如何以自己的新觀點改變世界,所以大家很容易溝通,並產生共鳴,如果想要創業,更可以一呼百應。

技術 ---- 有了這些不同背景但一樣聰明的人,天天在此互相切磋,技術創新就成為再自然不過的事,這年頭,所謂的技術早已不是狹隘的工程或科學技術,而是廣義的技術,包括創新的商業模式、創新的溝通方式、新的生活概念和新的共用平臺,技術創新反而是矽穀最容易,也是最自然的一件事。

市場 ---- 很多人會認為 矽谷因為有美國這大片土地作為他的後盾,所以得天獨厚,但是進入21世紀之後,人們不再認為只有自己的國家才是唯一市場,在這個國際化及全球一體化的新時代,任何創新也不會對陌生的市場抗拒,也沒有國界之分。

資本 ---- 這也是這本書的主軸,數十年來, 矽谷的許多天使投資者輝煌成就及膾炙人口的故事,早已被坊間報章雜誌歌功頌德,成功上市之後的矽谷創業者,第一件事想做的就是如何回饋另一些有需要的Startup,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在創業過程中得到很多幫助,成功以後反過來要幫忙別人。大家會認為即使有資金,能夠靈活運轉才有價值。
  
地球是平的,國與國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客戶對品牌及服務的要求卻越來越高,品牌的差異性競爭力就體現在創意及創新上。

Steve Jobs曾經說過一句話:”If you do something and it turns out pretty good, then you should go do something else wonderful, not dwell on it for too long. Just figure out what's next!”

翻成中文的意思是,如果一件事情做得夠好了,那就要思考下一步,不要一直停留在相同位置,而這句話似乎也是矽谷創新的方針。


(節錄拙作「創投基金送你一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