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8月7日

住在天上的人


今年25歲的美國人Ben Schlappig是一個住在天上、跟星星相伴的人。這麼說有點韓劇。但其實他本人比韓劇更精彩。他的工作是全職豪華飛行人,什麼是全職豪華飛行人?


比如這個週末,他的工作就是登上CX從芝加哥機場飛往香港的航班,走進頭等艙的套房(飛機裡面還有套房我真的從來不知道),一邊喝著香檳,一邊跟美麗的空姐搭個訕,空姐們都是小賓賓的Fans,並順便掏出幾百美元的Designer Chocolate請她們吃(幾百美元的巧克力長什麼樣好想知道)。在這個總長度達69小時的週末飛行小假期,小賓賓將從芝加哥飛去香港,雅加達、東京、然後再飛回紐約。

 這趟旅行的全程當然都在頭等艙裡發生。小賓賓以奢侈飛行見長,他的旅途裡面不僅有沐浴,還有私人管家服務。你搭飛機要坐機鐵嗎?在最近的一趟飛行前,航空公司派出了一輛保時捷把VIP小賓賓從候機室接到停機坪。小賓賓吃在飛機上,住在飛機上,飛機裡的豪華套房就是他的家他的辦公室他的床。累了他就在這裡喝個酒,困了他就在這裡的平板電視上看個電影。 小賓賓並非富二代或機長。他究竟到底靠什麼維持如此豪華的生活方式?你要明白,豪華飛行並非小賓賓的消遣,而是他的全職工作。 小賓賓和其他一群美國人,屬於這樣一個強迫飛行症患者的小圈子。他們的目的單一且明確: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航空公司的積分體系,跟他們鬥智鬥勇,讓自己免費地飛個夠,飛個不停,飛到腳仔不落地。 這也能當成事業?答案是肯定的。 小賓賓把自己稱為Gamer。他的對手是推出各種Mileage里程累積計畫吸引忠實用戶的航空公司。小賓賓對這些里程計畫的規則熟記於心,並不斷尋找其中的機會和漏洞,甚至不惜於遊走在各種灰色地帶,讓自己在這場競技中賺到最多的貨幣 ---- 里程。 

怎樣才能打敗航空公司,讓自己得到盡可能多的里程,以實現免費豪華飛的目標呢?小賓賓在自己的blog一次一英里One Mile At A Time裡面提出了三個重要準則:




選擇一家航空公司,並全力以赴拿到最高等級的里程級別

他選擇了美國聯合航空公司。之後,他花了幾乎一年的時間,把這家公司的積分設計細節,規則,機票出票的演算法,漏洞,裡裡外外研究。天下沒有免費的晚餐,一分錢不花就想入門是不可能的。但從他的角度,他在航空公司花的每一分錢的前提,就是他必須要拿到更大的回報。 

信用卡

簡而言之,就是通過不斷的申請和取消贈送開卡里程的信用卡,拿到Mileage獎勵。這裡面也有無數的竅門和技巧,需要對號入座,度身訂造。他在自己的博客上非常詳細地介紹了各種最優里程信用卡,以及申請攻略。 

這是最進階,也是最複雜的一個層次,被小賓賓稱為製造消費(Manufacture Spend)

許多和航空公司有協議的銀行會獎勵里程給新開卡的人。強迫飛行者們設計出各種手段,讓自己其實根本沒有真正花錢的情況下,也能夠拿到這些里程獎勵。 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Ben哥用他的信用卡買了價值一萬元的嶄新硬幣。他再用這一萬元的硬幣把帳還掉。這樣他其實沒有真正花錢,但也拿到了消費帶來的里程。這是不是很天才? 第三個手段,也就是「製造消費」才是實現「免費飛行」的至高法門。他把這個辦法比喻成把硬幣投進老虎機,再通過一根透明的線把投進去的硬幣牽出來。 當然,這只是非常粗略和簡單的三個規則。這裡面的學問博大精深。並且,航空公司可能隨時都會搬龍門改變自己的里程積累規則。

因此,小本哥和他的同行的責任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找到各種竅門和必殺技,並分享給想要賺里程的人。 他是個工作狂,雖然沒有朝九晚五的框框,但他每天都工作18個小時,即使是在飛機上,他也每天以軍事般的嚴謹耕耘自己博客One Mile At A Time。這個博客已經當之無愧是強迫飛行症患者群裡的最火爆的網站。 而他最勤力的時候,每天要更新六次新內容。這個網站有各式各樣的資訊,從最基本的選擇什麼樣的信用卡,到各個航空公司的最新進展,到小本哥最新的豪華飛行細節。 航空公司對小賓賓可以說是又愛又恨。雖然他們對他鑽空子的本事非常無奈,但也成為了他的博客的最大廣告贊助商。 


他直言自己非常幸運,因為他做的工作就是自己非常有激情的事情。雖然IQ極高,但他從小對學習並沒有什麼興趣。他從小就愛飛。他15歲就自己開始獨立飛,爸爸媽媽常常週六把他送到機場,週一再去接他回來。16歲時,他已經完成了一趟旅途飛跨太平洋6次的壯舉,他從芝加哥飛到大阪飛到三藩市首爾再飛回來。那時,這個細路的讓人費解的旅行日程常常讓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看得目瞪口呆。17歲時候,他已經飛了50萬英里。

在漫長的飛行生涯裡,小本哥不僅找到了歸屬感,結交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結識到了後來自己的男友——一個和他一樣癡迷於免費飛行的Gamer。兩人一起做的最浪漫的事,就是里程長征(mileage run)。兩人的第一次共同飛行是2002年的情人節,他們從佛羅裡蓮的Tampa到夏威夷一共飛了7個機場,中途連停車場都沒有路過過。這對小情侶常常開玩笑,說自己不是異性戀(heterosexual,也不是同性戀(homosexual), 而是飛性戀 (aerosexual) 2014年的4月,小賓賓和男友分手。結束這段戀情的時候,也是他決定開始全職飛行的時刻。拖著行李箱,他走進了西雅圖國際機場,飛上天,至今也沒有下來。
 @春曉 曉有所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