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8月14日

鄧小平臨死前寫下的幾個字

多年前,受到黨的號召,(其實是人民幣的呼喚),我們跑到天津塘沽創業去,投資收購合併的對象項目分別有供熱廠、暖氣入戶、辦公室傢俱、服裝等。當時,香港人聽過天津塘沽這城市的人不多。

當年,我看到中央台一個重要SignalCCTV報天氣那位小姐已經不報天津最高氣温多少度,而是報塘沽氣温多少度,潛台詞即是說「塘沽」=天津」。

自此,十幾億蝗蟲對塘沽也多了些留意,我們這些跑中國業務的,見微知著,知道這座北方小城己是非池中物。那時,好的項目都給台灣人拿掉,高級住宅,別墅,高球場,地皮,港商只能小打小鬧的開間海鮮酒家,論到團結, 不得不佩服台商,當時房價區區三千元一平方米, 現在100,000多了。

塘沽位於天津市以北38公里,東臨渤海,人口100萬,流動人口20萬,是華北工業重鎮及最大港口,擁有中國第二大貨櫃碼頭。天津港、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天津港、保稅區均設於此,1小時30分抵北京。早年炒作很利害的港股直通車,試點就設在塘沽, 以點帶面, 就是幅射出去整個由塘沽、漢沽、大沽、開發區覆蓋的所謂濱海新區。

爆炸現場、天津港、泰達整個開發區,我們留下無數腳毛,當時開住部四驅,中午喝到啤啤俘,下年就和貪官沖涼,睡醒再劈過,得閑就坐炮艇遊天津港,吃海鮮,談合同。

1986821-23日,時任軍委主席鄧小平和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先後到天津視察天津開發區、天津港等。在視察天津開發區時,鄧小平親筆題寫「開發區大有希望」的題詞。同時,鄧小平指出天津「在港口和市區之間有這麼多荒地,這是個很大的優勢,我看你們潛力很大。可以膽子大點,發展快點」。鄧小平就天津港管理體制改革表示:「天津港下放兩年來經濟效益顯著提高。人還是這些人,地還是這塊地,一改革,效益就上來了。無非是給了他們權,其中最重要的是用人權」。


新區有中央政策傾斜,順理成章成為北方環渤海的經濟中心。濱海新區,自1980年代天津市開始「工業東移」大規模開發,1994年成為天津市重點建設的城市新區,2006年成為國家級新區,至2009年由經濟區轉型為行政區。19943月,天津市決定在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天津港保稅區的基礎上用十年左右的時間,基本建成濱海新區,名為「泰達」。

經過天津市10餘年自主發展後,濱海新區在2005年開始被寫入「十一五」規劃並納入國家發展戰略,成為國家重點支持開發開放的國家級新區。2009年,天津市撤銷濱海新區所涵蓋的塘沽區、漢沽區、大港區,將其合併為新的行政區,標誌著濱海新區由經濟區成為獨立的行政區劃。

1997年鄧小平後來臨終時寫下四字:開發塘沽,目的就是希望拉窄南北在改革開放的差距,今天,現今該四字亦成為當地市一塊遊人必到之牌匾。及後,溫家寶是天津人,佢加上同是天津佬的李瑞環過去20年加大力度開發塘沽,也埋下今天的重型炸彈。

Fortune 500在天津開發區上中有參予投資的有 Motorola, Coca Cola, Samsung, Dell, National, Canon, Boeing波音飛機, Volkswagen, Toyota, Nestle, 台資統一企業康師傅、頂益集團等。朱鎔基亦於2001年兩度親臨開發區考察,可見中央領導對此極度重視,亦發揮引進外資窗口作用。據當地政府官員表示,北京亦想將塘沽納入北京市版圖,因為北京2008年成功申奧後要將600萬人遷出,而作為首都大後方之天津正是理想之地。



我一生最錯的投資就是在塘沽,心諗發達啦,呢度人均收入3000幾人民幣,高於市區收入,點知當時是比中央政策早了三年),天津北京環渤海濱海新區成為重點是2006嘅事,另外兩個大家都知道是浦東及珠三角,再加上天津嘅麻甩佬是土包子無Taste,輸到我一仆一碌,冇咗一層太古城,只怪當時市場調研唔夠深入,只睇微觀,未能把握宏觀政策,及後經一事長一智,家陣當地經濟好到不得了,LV, Gucci都有N間,而當時最旺嘅步行街地鋪4000元一平方,家陣是10倍以上……」失敗嘅經驗係好重要,而且越早越好,。

我在塘沽期間,一直得到焦老爺一家老少照顧,大爆炸後第一時間電他們,「小占,沒事,三代平安,我們距離30多公里。」吾也放心。

天津爆炸讓人想起戰爭,類似的危險品倉庫或化工設施,在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如今比比皆是。但這樣的爆炸,如今並不需要飛機的投彈,而隻需要一枚導彈命中某個倉庫,就可引起。從天津看,一次這樣的爆炸就能造成全國性的極大震蕩,讓社會陷入恐慌。

如果戰爭爆發,不能期望對手隻點穴式打擊軍事目標。如果廣泛襲擊化工設施,造成的傷亡可能是巨大的。只要在每座城市選擇幾個類似天津濱海危險品倉庫的對象進行攻擊,那麼,半個中國都將浸沒在有毒的空氣中。

除了化工企業,還有其他各種目標:水壩,摩天樓,核電站,輸油管,高鐵皆可以成為打擊選項。正如上世紀台灣一本暢銷書,《一九九五年閏八月》,述說共黨攻台,三支巡航導彈就足夠,一支射總統府、一支射101、一支射忠孝東路四段。

強國享平日久,獨生子女政策長期施行,不再是七十年前狀況,有時死一個人都是大事情。因此,一旦這樣的戰爭發生,國家能否承受得起呢?然而,不僅是強國,任何一個工業化國家,在二戰七十年後,都已經很難承受起一場需要平民大量犧牲的戰爭(中東除外)。

當今強國的商業界仍是一個潛規則橫行的時期,正如文學家兼世紀契弟余秋雨對中國歷史所觀察的那樣,「我們的歷史太長、權謀太深、兵法太多、黑箱太大、內幕太厚、口舌太貪、眼光太雜、預計太險,因此對一切都「構思過度」。至今缺少對一種簡單而普世的商業邏輯的尊重,缺少對公平透明的遊戲規則的遵循,缺少對符合人性的商業道德的敬畏。所有這一切都使得中國企業的神話或悲劇都難以避免地蒙上了一層莫名的灰色。這層灰色就是目前大家看到的毒氣Toxic Cocktail.

原博名為「我最會賺人民幣系列」早己消失,刊於2007921日及2010128日,多謝Herbert KwongSam Yu幫我存檔尋回,2015815重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