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9月13日

衝擊波的第一排

1

201593日天安門大閱兵當日,吾在上海嘆小籠包,一早起身打開電視,就看每一個電視台卻在播大閱兵,看到很多香港見不到的畫面。這件盛事肯定將來會成為不斷被提起的歷史事件。然而,西方世界對習近平絕不友善,一點也不俾面,英美法德等各國領袖全部缺席閱兵儀式及國宴,只有普京及朴槿惠兩位總統,雖然習總在大閱兵後高呼裁軍30萬人,但西方媒體亦用爭議性的字眼來報導天安門大閱兵,揶揄習班子希望打造康熙乾隆盛世。

什麼康熙乾隆盛世呢?上世紀,河南作家二月河創作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系列帝王小說,出版後引起轟動中港臺。連朱鎔基也熱衷追看,足見歷史題材的優秀作品有其不可抗拒的魅力。

康熙有十幾個仔,小說以四阿哥胤禛即雍正皇帝與八阿哥胤祀、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俄、十四阿哥胤禵等人組成的「八王黨」之間的爭鬥為主線,通過一系列歷史事件,展現了那一特定時間的歷史。

八阿哥胤祀處處表現出正人君子的形象,他表面上溫文爾雅,冠冕堂皇,以賢王自居,但他背後處處施陰謀,耍詭計,用小人心、玩小人計,道貌岸然,是一系列陰謀的幕後總策劃、總導演,把自己想當皇帝的醜惡嘴臉躍然紙上、昭然若揭。

時康熙帝已經步入暮年,不能親自出征作戰,必須找一個代理人。而這個代理人將於眾皇子身上找,顯然這位大將軍王將會是皇太子的人選。官員推舉八爺,而前太子老師則推薦四阿哥。而四阿哥陷於兩難之中,康熙亦知道自己將會死去,故布置一切,最後傳位給四阿哥,即為雍正皇帝。

剛剛被義大利佬收購的The Economist,早20135月就以著住黃袍的習近平做封面,標題是Let's party like it's 1793

為什麼是1793年?因為當時就是滿清盛世,乾隆五十八年,雍正在位13年,留下一個盛世比乾隆,當時GDP佔全球三分之一,是世界第一強國。當時法國還在搞大革命,路易16人頭剛剛落地,英國特使Macartney帶著女皇密令千里迢迢來到北京,精心準備了一系列的禮物,其中包括了展現英國最新工業成果的武器:最新型的榴彈炮、連發手槍、新型步槍等。卻因為不肯雙膝下跪,被乾隆皇帝轟出紫禁城,開始了隨後中國百年屈辱的序幕。

英國當時確實是極需打開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因為它源源不斷的從中國買進陶瓷、茶葉、絲巾等產品,而中國卻極少對它的產品感興趣,巨大的貿易逆差使得早就完成工業革命的英國人甚是苦惱。

即使是現在,英國的媒體對支那也是特別尖酸刻薄,用這個封面亦都算狠毒,導致有關該期雜誌的文字和圖片在內地網絡一律被禁

強國民間經常將習近平與雍正皇帝相提並論,認為習近平跟雍正皇帝很像,不少人,包括我最近有拿起這本書重溫,書中描述雍正掌權之後與十三弟結盟,這個十三弟就是現今神憎鬼厭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當時貪腐嚴重,兩兄弟聯手,徹底摧毀了大老虎年羹堯的勢力。

如今,就是影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重慶市市委書記薄熙來。再意文字獄箝制異議分子、知識分子、打壓網絡言論、勤政、廉潔、肅清、大權在握、設立完全集團的軍機處,與作者二月河《雍正皇帝》書中描述鐵腕的雍正幾乎一模一樣。

香港商人有一種迷思,以為在大陸打好正常關係,認識某某高幹子弟、省長、秘書關係不錯,就能順利打入權力核心。這些關係到了關鍵時刻,仍然係冇乜用

天真的香港商人冇可能真正的打入大陸的正常關係,除非你是真正的紅頂商人,大陸的國營企業老總、企業家承受的政策壓力,絕不是低智的香港人,香港企業家能想像的。

地方政府俾錢你,你就要按政策辦事,唔聽話就玩你,做唔成就炒你,聽話又會辦事嘅就會升你做官,政商就是一家。香港商人冇可能打入這種正常關係,道理很簡單,道不同不相為謀,你的所謂關係,最多就是暫時的利益,一剎那光輝代表永恆。

大型港(例如李家)由於太大與地方政府以致中央政府的關係綿密必然身不由己處於衝擊波的第一排,即是和習近平握手那一排,上去天安門大閱兵那一排,也多屬於政府最關注的維穩小組必須要緊密配合政府的政策那怕是講過唔算數急轉彎搬龍門的政策在維穩之下,雖不至於粉身碎骨但是先天降大任于斯人,必須勞其筋骨,因此好似那記者仔,必須被迫穿上一件避彈衣

香港商人,最好把大陸市場當作美國市場,將大陸生意當成商務,商務的競爭力就是產品,產品品質好、價錢好、服務好、自然有人買。

93日晚,上海新天地,遠在北京的李總知老占在滬,連夜坐了五小時高鐵過來傾計,搞到我幾咁感動,「乜你冇上城樓睇大閱兵咩?」「有,市委有叫我,但係一上去,冇咁易走得甩。」

姓李的,皆聰明人,真係走得快好世界,目前在天朝,可供李家投資的機會已所剩無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