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0月1日

為什麼福建人創業的成功率那麼高?

在強國,不少有政績有民望的高官,退下後都可以在民企私企中獲取高薪厚職,睇你識唔識得用。前深圳副市長,現任嘉里建設主席兼席CEO黃小抗,年薪過億。他是大馬首富郭鶴年最相信的人之一,當年羅湖香格里拉酒就是他拿下來的。

郭鶴年福建人,是「糖王」「香格里拉之父」,他還是馬來西亞首富。從白糖、酒店、房地產、船務、礦產、保險、銀行、傳媒到糧油,不但建立起龐大的商業王國,更讓這個商業王國持續向上。郭鶴年可能是除了政治領袖外,最廣為人知的馬來西亞人。

郭鶴年一直對外聲稱,「我只是一個商人」。他本人並不熱衷政治功名,但卻十分注意和政界保持密切的關係。在經濟上,他對馬來西亞的執政黨和反對者都提供支援,但他極少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更不願接受媒體採訪,而他的低調也為平添很多神秘色彩。

郭鶴年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富二代。當然,如果沒有父輩早年打下的基礎,郭鶴年還會成功,只是通往成功的路可能走得更曲折、更長一些。

他出生于小康之家,在此之前,郭氏家族第一代人經營糧油食品在當地創下豐厚的家業,在當地柔佛巴魯比較知名。1949年之後,郭氏家族企業重新整合,年僅的25歲郭鶴年由家族兄弟推舉為掌舵人。此後幾十年中,郭氏家族開始名揚海內外,成為Asian Godfather,在東南亞經濟界舉足輕重的角色。

當家族兄弟把生意經營得風生水起之時,1954年郭鶴年突然飛往英國,在那裡他參觀眾多知名大企業,瞭解到管理制度的重要性,同時他見識了期貨的作用。1957年,郭家依然做父輩的老營生,米、面、糖還是他們的老業務,不過郭鶴年敏銳地注意到食糖越來越走高了。他花了兩年時間全面考察煉糖業,之後在一次家族董事會提議,全資投入煉糖業。

當時的馬來西亞沒有一家煉糖廠,這是一塊空白市場,也是一次孤注一擲的冒險。但郭氏家族最終同意了。郭鶴年配合馬來亞聯邦土地發展局,在靠近檳榔嶼的北海創立了馬來西亞第一所煉糖廠——馬來西亞制糖公司。同時,他看準時機,迅速建立遍佈馬來西亞全境的銷售網,形成一體化經營體制。1962年郭鶴年即被人們譽為馬來西亞糖王。

這是郭氏兄弟公司成名的第一仗,但這還只是一個開始。郭氏的甘蔗園不斷擴大,食糧產量越來越多,1976年,郭鶴年收購了馬來西亞糖廠的93.3%股份。郭氏集團控制了國際糖業市場的10%的份額。郭鶴年也升級為亞洲糖王

當初郭氏家族全資投入煉糖業,當豐厚的利潤滾滾而來時,郭鶴年又做出多元化國際化的決策,把放到一個籃子的雞蛋又放回多個籃子裡。

除了繼續發展煉糖業,郭鶴年又將企業經營的觸角伸到糧食、工業、航運、礦產,地產、國際貿易、保險、酒店、建築等多方面。上世紀90年代,他以钜資收購香港英文報《南華早報》、TVB等香港重要媒體,從而使他多了個「傳媒大亨」的美譽。

在郭鶴年眾多的王冠中,除了糖王之外,香格里拉之父的稱號格外醒目。七十年代初,打完越戰,亞洲政局大體穩定,經濟發展迅速,經常飛往世界各地的郭鶴年又注意到旅遊業將是一個重點發展區域。而酒店則是旅遊業的發展工具之一,環太平洋區域擁有促進旅遊業成長的最大潛能。

1971
年,郭鶴年在新加Bore建立了他的第一家酒店,香格里拉酒店。在他的心中,傳說中的香格里拉就是個世外桃源,他希望自己的酒店成為所有人心中的世外桃源,清靜不受干擾地卸下所有的負擔,盡情享受生活的美好。就像他的低調處世原則一樣,不論他現在多麼知名,他還是像隱士一樣希望不受外界名譽受累,執意把自己隱於媒體的聚焦之外。

像當年糖業一戰一樣,定位於高級酒店的香格里拉酒店又是一戰成名。郭鶴年趁熱打鐵,開始在星馬泰佈局。漸漸地,香格里拉被認為是高級、與眾不同的象徵。而在郭鶴年創辦的酒店中,只有最高級的五星級酒才能命名為「香格里拉」。

六七十年代是郭鶴年事業發展的黃金時期,似乎他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後來他說了歷年心得:失敗是成功之母,我本人的經驗,成功也是失敗之母。這位商界奇才也歷經了幾次商業帝國拓展中的失敗。

早年郭鶴年的力克務公司就經營航運業,他的船隊後來也成為家族企業的重要部分。七十年代的經濟復蘇讓航運界十分樂觀,船隻被一艘艘造起來,到了八十年代大家卻發現全球貿易雖然繁榮,但一些原產品加工生產已經轉移到原料產地,而且飛機也被用來運貨,航運生意日漸清淡。經過慎重的考慮,郭鶴年決定從航運業中脫身,只保留在新加坡的太平洋船務。據媒體估計,他在航運業的損失高達1億美金。

與此同時,曾經給他帶來榮耀的酒店業在八十年代中期也陷入了低潮,不過他不再斷臂。後來他解釋道:酒店主人的成功故事,必定促使他人造更多的酒店,最終造成客房過剩,但是再經過一段時間的平衡之後,還會有一個盛宴期。

而曾讓他最早成名的糖業在八十年代後期因判斷失誤,在糖的期貨生意上遭遇滑鐵盧。幾次失誤讓郭鶴年對「成功是失敗之母」有了特別的認識。

1973
年,還在新加坡的郭鶴年被一個神秘電話請到了香港,在那裡他見到了中國外經貿部的官員和華潤公司的高管。原來中國政府希望他幫助國內搞一批糖,同時也幫做一些期貨。在之後的幾周時間裡,郭鶴年漂亮地實現了承諾,不但幫助中國從巴西買回了優惠價的白糖,還從期貨市場賺了四五百萬美金,並按要求存入了中國銀行倫敦分行。

這次聯手,郭鶴年被定位為愛國華僑。改革開放後,他成為各地政府最受歡迎的投資者之和共產黨打交道,必須看你愛不愛國。這種政治敏感度從他的父輩就可以看出來。早在父親郭欽鑒發跡之後,他就與當地政府首腦關係很好,戰後,他因此擔任了米糧統治官的要職,負責採購事務。而郭家的東升公司還經營了政府特許生意,家族企業更賺得盆滿缽滿了。


在上海,他參與了虹口區的重建以及閘北不夜城的部分重建;在杭州,他建了中國內地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在北京,他興建了地標建築物,國際貿易中心。即使在89年的屠城後,很多外國投資者相斷撤資,郭鶴年反而增加了專案和投資。

2015年,郭鶴年就滿92歲。郭家第三代孔字輩早已深入到父親事業中,郭鶴年的兩個兒子郭孔丞、郭孔炎已經是他的左右手。郭孔丞1976年加入郭氏集團,現任嘉里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郭鶴年許多商業活動都有他的策劃。郭孔炎在新加坡料理事務。郭家其他子侄都在集團中各有所長。

雖然目前郭鶴年已經辭去了一些公司的重要職位,但他在家族內部的地位無人替代。從九十年代起,人們都在猜測誰會接手郭氏企業,可郭鶴年一直未有表態,郭家各個子侄也都表現出色,一時答案未定。


郭鶴年對領導之道,也有獨到的看法,從重用黃小抗便可得悉,上面冇一個姓郭的,包括他的公子也冇得做Chairman他認為,一個企業領導人的成功要訣有三:

一、擁有一批強大及有高度效率的經理人才,並與屬下的各級員工密切合作,為公司奮鬥;

二、郭鶴年認為:員工能否對公司有歸屬感,與雇主本身是否有公平對待員工,以及給予他們怎樣的報酬息息相關。

大家稱呼他做糖王,甚至是亞洲糖王。但事實上,他可以稱作是世界糖王,直接控制了全球20%以上的市場份額。其名下的業務,還包括各種糧油相關的大宗商品,例如麵粉、食油、飼料等等。地產只是其中一個財富來源之一。他的商業地盤除了大馬之外,差不多輻射整個東南亞以至印度,可謂低調得真人不露相。


而且,他更是中國油王,大陸的食用油七成也是他的,每年銷售過千億人仔,益海嘉里在中國的食用油粗煉和精鍊廠共24家,特殊油脂生產廠5家,罐裝油生產廠20家,金龍魚、胡姬花、口福、鯉魚等品牌也是他的。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人將郭鶴年與李嘉誠相比,認為他比李嘉誠還利害?僅僅是坊間傳聞,聽聽而已,不必當真。大家在香港都只知李嘉誠,認為他主宰了香港的商業版圖。但提到郭鶴年,在內地的深耕的實力似乎在李嘉誠之上。

為什麼福建人創業的成功率那麼高?

天下武學,出於少林,歸於少林,北京像少林;上海似武當,太極八卦,精微深益,以柔克剛;深圳如明教,起於海岸,淩厲中土;福建無門派,不分邪正,飄零於海島,招式套路,卓然不群,因此,不少在亞洲發跡的教父均是福建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