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0月16日

一個海龜媽咪的鄉土創業

Michelle5年留英到2年北漂到回成都老家,先後任職於英國倫敦C立方、北京電視臺和4A廣告公司奧美。但自己當老闆,又是從未涉足過的農業,這對一路白領的她來說,是嶄新的挑戰。

笑容燦爛、性格外向的Michelle,是女強人和川妹的混合體。比大部分四川女孩(和部分四川男孩)高大出一截,的她有著天生的親和力和的幽默感。20145月,MichelleTony的愛情結晶:一個可愛的女兒誕生了。

此刻,她和Tony已經回到成都3年。當媽咪,讓Michelle對食品安全開始異常敏感。經本地一位從事農業的老同學搭線,她去參觀了一批雙流的蔬菜、水果基地,慢慢開始改變了她之前對本地食品安全的一些成見。

四川是天府之國,三國志·諸葛亮傳》記載:「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在和本地農人聊天的過程中,Michelle瞭解到兩個事實。首先,當地有優秀的農產品。其次,許多淳樸的種植者缺乏行銷意識,雖然種出優質的水果和農產品,卻只能等本地遊客採摘、或者等批發商上門採購。很多農民甚至不知道,現在的物流、順豐速運已經發達到12天,就可以把農產品從果園送往全國了。

此外,Michelle還瞭解到,習總的反腐新規推出後,許多當地農場的農產品銷量都遭遇嚴重下滑。果農和菜農們因此很願意嘗試新的行銷管道。

受到觸動,Michelle想,如果能把家鄉優質的農產品銷售給更多人,既能幫本地農民增加收入,又能滿足國人對安全農產品的需求,豈不是一項值得嘗試的新事業?

說幹就幹。接下來,她花了整整7個月的時間考察當地農場,補習農業知識。從果樹開花、授粉、結果、套袋全過程一一跟蹤,學習,一邊拍照記錄,一邊與農人和水果種植專家溝通學習。

考察調研後,Michelle跟成都雙流牧馬山一家有20多年歷史的梨園鎖定了合作。她決定,自己的「甜川果子」店推出的第一個產品,是當地拳頭產品,口感優良的「綠寶石梨」。

要創業,就得放下以前的所有光環。想到打工時代,以前不管工作多麼光鮮,她也不過是流水線上的一條毛、一顆螺絲釘。而現在自己創業,她就要做面面俱到、什麼都會的全能王。她像海綿一樣迅速地吸收知識和成長,覺得每天的時間都不夠用。

自從「甜川果子」開張以來,從品牌設計,到產品推廣,到打包物流,到客服諮詢,都是Michelle一個人跑上跑下。為了更好地學習客服,她上淘寶大學看視頻,為了補充農業知識,她堅持不懈請教專家。同時,發揮自己的留學和英語優勢,在Pinterest和其他國外網站上學習成功的水果行銷案例,從logo到水果攝影創意,都有她的心血和構思。

比如,運輸綠寶石梨的一個關鍵挑戰是要把運輸中的損耗減少到最低。如果梨兒在運輸中被碰傷,輕則影響客戶體驗,再嚴重點要求賠償,得不償失。

有了幾次梨兒運輸過程中被碰傷的教訓後,Michelle開始嘗試在紙盒外面再包裹一層氣袋,增加緩衝。由於快遞公司給他們的水果紙箱裡面有隔間,沒有空間放氣袋,Michelle決定把氣袋嚴嚴實實地裹在紙箱的外面。

氣袋是需要人工充氣的。每天在給當天要發貨的水果打包後,就用給籃球打氣的氣筒給氣袋打氣。這聽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並不那麼容易。除了耗費體力外,這額外的動作也意味著整個工作流程的延長。打包一箱梨的時間,其他的水果商已經可以打包5箱了。

Michelle認為創業最關鍵是找到自己有興趣,能發揮能力、創造價值的領域。農業是一個回報特別低、週期又特別漫長的行業,考驗人的耐心和毅力,但同時卻能帶給她特別的成就感。

「如果我賣衫,一件衣服賺200,但如果做農業,今天累死累活,打包20箱梨子才能賺一件衫的錢。」

但金錢上的回報,並不是支撐她堅持下去的唯一動力。一次,一個從來沒有用過微信支付的婆婆給Michelle發消息,說要給自己的孫女買無公害、放心的水果吃,這種信任讓身為人母的她很窩心。基地的農人為了支援讓米線兒,專門給她配水果,配得比進口超市的還要好,這讓她十分感動。淘寶上素不相識的客戶,因為喜歡她的梨,對她毫無保留地推薦,這純純的支持,也讓她感到自己不孤單。

作為一個剛起步的創業者,不管是維護穩定的訂單數,探索甜川果子的可持續性商業模式,還是尋找下一個高品質農產品,她非常自豪的是,自己走出了最不容易的第一步。
時至今日,我自己吃的蔬果有時也是通過電商網站由日本寄過來,食品從農場運到香港手上,基本上只需兩至三天,甚至較送到日本九州快,HK$30也照樣送貨。

直到現在,網路上銷售的食品大多是加工過的、包裝好的東西,賣新鮮食品的不多,我用日本這一家Oisix,五年前才進駐香港,主要售賣日本健康農產品及特色食品,原來公司已經在日本東京證券交易所上了市,上面東西的質量、保鮮度應該是沒問題的,送貨速度也沒問題,出身自McKinsey的老板高島宏平只有41歲,截至今年3月底止,年度營業額達159億日圓(12億港元),按年增長9.2%,而純利4.37億日圓(3,308萬港元),公司股東包括著名的當地郵購企業Nissen、化妝品品牌資生堂(Shiseido)以及幾家創投公司等。

Oisix公司基本上沒有特別的倉庫儲存食品,顧客在網上訂購後,公司會聯絡相關農場將農產品運到東京附近的運輸中心,其後送到顧客處。其實,Oisix剛於東京設立門市,開拓另一種購物模式,日本總公司亦打算在港實行此類計劃,或在超市租用貨架,以直接接觸目標顧客。

看來,生鮮電商未來的發展要走O2O線上線下融合的模式,所有的生鮮産品可以不由一個配送公司配送到千家萬戶,而是由各個實體店就近配送。這樣配送的物流半徑會更短,配送成本會更低。對於消費者來説,這種模式更方便:消費者在網上下單後,既可以選擇到門店取貨,又可以選擇到配送點取貨。

相信不出一年,福岡黑木巨峰提子、波士頓龍蝦、宮崎雪花和牛、北海道毛蟹,在手機上控幾個鍵,明天便送抵的尋常百姓家。

@曉有所得


為了嚮應習總「一帶一路」和人仔的號召,我們除了搞了個私募基金,仲在四川成都拿了十二間舖,地點在成都市雙流白家農產品批發市場,當地陀地己搞掂曬,會進口東南亞糧油食品農產品,如果您是從事相關行業,希望將產品以傳統渠道或跨境電商賣入中國最富有的西南大省,歡迎和我們聯絡。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所以您要導盲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