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0月21日

訪問陳啟宗(上)


今年有兩篇談中國經濟的文章在朋友圈流傳很廣。一篇是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陶冬4月的一個演講,說中國賺錢的黃金時代,財富集聚、財產價格上升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中國基建投資的黃金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中國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中國住宅熱的黃金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中國刺激政策的黃金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了。只有消費沒有成為過去。消費是現在時,是未來時。

陶冬的演講當時已有點影響,10月初突然又被大量轉發,很多人還以為是最新觀點。

另一位作者分量更重,他就是恒隆集團和恒隆地產兩家上市公司的主席陳啟宗。恒隆集團9月份發佈中期財報,中報上照例刊登了陳啟宗致股東函,8000餘字,雖然主要談恒隆商業地產的情況和策略,但也談到營商環境相當艱困內地整體經濟疲弱,零售業尤其奢侈品銷售增長進一步放緩等情況。此文在朋友圈一轉,黃金時代結束過冬等說法紛紛冒出。

那麼,中國經濟特別是實體經濟的黃金時代到底有沒有結束呢?

陳啟宗明確告訴秦朔,如果說中國經濟處於一定的調整期,這個我承認。但要說中國實體經濟的黃金時代已結束,這是癡人說夢。中國經濟真正的黃金時代還沒有開始呢。

秦朔是誰,自己Google

陳啟宗:恒隆財報上的《致股東函》我已經寫了25年,都是我自己寫。我們有兩家上市公司,每年有中期和年報,加起來有100篇。其實還不止,因為我們曾經有三家上市公司。寫的最長的《致股東函》有兩萬多字,我也沒想到這篇反響這麼強烈,這大概是互聯網的魔術吧,很容易就轉發。我也收到內地各個地方朋友的回饋,但我真的不覺得這篇寫的就有多麼好。你要認識恒隆,瞭解我對經濟的看法,我寫了25年了,特別是最近的15年,都在網上,你可以去看。你剛才說了一句話,說有人認為中國實體經濟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說實體經濟完了,我真的很奇怪,不知道是月球來的還是外星來的看法
秦朔:那你對實體經濟還很看好?
陳啟宗:當然還很看好,13億人每天要吃三頓飯,像我這樣的人也要吃兩頓,人要穿衣服、開車子、住房子,怎麼會不好呢?經濟總是會上上下下,有迴圈的,人性就是這樣,人組成的社會也是這樣有迴圈。現在經濟下去一些就說世界末日了,你怎麼能聽這種話?

秦朔:那如果說經濟處於一定的調整期呢?
陳啟宗:這個我倒是認同。但是經濟下來一些一定會再上去的。掉下來的時候才是你買入的好機會。說經濟完蛋了,經濟學家特別是投行經濟學家往往都是有目的的嘛,也不能完全不信他們,但都信他們不出事才怪呢。
他們說黃金時期完了。這句話大有問題。首先,上個黃金時期是個怎麼樣的黃金時期?上個黃金時期是從一個極度不發展的環境轉變為一個比較發展的環境,從很低水準到比較高的水準,落差很大,所以一定有很多賺錢機會。任何經濟體在發展初期,都是法律制度不太健全,當時賺錢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乾淨。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賺錢的那些人叫robber baron(強盜大亨),現在呢都大名鼎鼎,改邪歸正了。洛克菲勒、福特、卡內基,曾幾何時都是草莽英雄。中國經濟上一次的黃金時期基本都是草莽英雄,我能體諒他們的難處,不這樣做起不來的,但是你說叫作黃金時期嗎?草莽英雄時期你叫黃金時期,有不乾淨的人是英雄,現在市場比較規範了,反而說黃金時代結束了,說這話的人完全不負責任。
市場更完善、法治更規範的這個新的狀態,絕對會孕育出一個真正的、新的黃金時代。

黃金時代沒有結束還有一個理由,以往國營經濟在整個經濟中的比重很大,民企慢慢才起來,政府給他們多少空間就抓住多少空間,而我相信總體來說,政府對經濟的參與度會慢慢減少,當然也有起伏,但民營企業的空間是越來越大的。我昨天剛從新加坡回來,我和一個經濟學家談,問他新加坡的國營經濟到底占多少?他說新加坡經濟中40%是私人企業,是SME(中小企業),其餘60%一塊是GLC(和政府有關的企業),類似中國的SOE(國有企業)例如淡馬錫,一塊是MNC(跨國公司)。內地的模式不同於新加坡,也不同於香港。照我看,總的來說,內地國營企業的份額會慢慢減少,民企的比重會越來越大。一個更正規、更規範、更公平的經濟不是更黃金嗎?同時,草莽英雄時代也不能說完全過去,因為偌大一個中國,差別非常大,還會有草莽出英雄的。中國實體經濟的可發展的機遇多的是。

秦朔:你覺得未來的黃金時代,從產業角度會出現在哪裡,服務業、醫藥、環保、高科技?

陳啟宗:機會多的是。經濟體本來就複雜,中國那麼大的經濟體更複雜,像中國改變的那麼快的經濟體就是複雜之複雜,實在是世界上最複雜的經濟體。首先,外需一定還有,只要有市場,哪有人不去拿呢?你不賺外需的錢怎麼壯大自己?當然,中國成本高了,對出口有影響,我文章也寫到,中國與美國之間的成本價格差距已收窄,美國擁有像機械人、立體列印和廉價葉岩氣能源供應等科技優勢,可讓美國再次成為製造業大國,中國的製造優勢會受到影響。但是也不完全如此,世界還有很多市場,我剛去中南美洲,那裡就是一個大市場,還有非洲仍然有可為空間。雖然匯率是一個問題,國外市場好不好也不由我們說,美國市場不錯,歐洲、中東不大行,日本因為日元貶值,使得中國對日出口也受影響。但是你要看到市場也是會轉變的,所以不要把外需扔掉,否則等有一天市場好了,你想再撿回來就難了。

但是,內地自己的市場可大了。現在中國的居民消費占GDP比重不到40%,只有37%38%的樣子,不要說達到美國的65%70%,就是打個折,到55%,也相當於50%的增加。所以增長的量還是會很大。不僅是量,質的進步空間將更大。我知道中國的服務業比重已經增長了不少,但質的增長還差得遠呢。

我是亞洲協會全球聯席主席,最近我去美國開年會,我們每年都會選拔世界最優秀的亞洲人,在某個程度上改變世界的亞洲人,去年開始,都在聯合國總部頒獎,潘基文第一年也出席了,去年得獎人是馬雲。今年得獎人是雷軍。我宣佈時說,好多人都知道雷軍做手機,其實手機只是他的手段之一,不是他的最終目的。我想不到那麼多外國人認識雷軍。


那天我說,雷軍的重要性是什麼?我是50年代長大的,當時要是買個產品寫著日本製造,就是不良產品的保證。到了90年代,我兒子買東西,說爸爸這個東西不好,是中國製造。我說你說話小心一點,我小時候也說日本產品不好,但到70年代、80年代日本製造就是世界最好產品之一。我說你等著看,不用你到我這個年齡,中國製造可能就會成為世界高水準製造的代名詞,這個過程雷軍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就是要把中國國貨做到世界上去。

現在中國製造達到世界水準的還不多,無論是工業品還是消費品。比如我這把扇子,最近要到南美洲,我跟夫人說扇子不好用、扔掉了,你給我再買一把。夫人說,我下次到日本給你買。為什麼要到日本買?因為我在香港買的都是內地製造的,都不行的。就這麼簡單一件事,中國人已經到太空去了,但是做好一把扇子還很難。用腦子想想,這有多大提升空間啊?

說黃金時代結束了,絕對是癡人說夢,不動腦子。還有很多新產品出來,中國人的創造性你絕對不要小看。
恒隆主席陳啟宗致股東信原文:對不起,我這麼看經濟大勢。

老占註:為什麼矮仔陳一再,再而三提雷軍?因為打開小米的原始股東組合一看,你會看到晨興集團,晨興是由陳啓宗弟陳樂宗於1986年在美國創立。我在8月信報也透露過,當時的文章叫「小米上市,誰賺最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