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0月23日

我幫你老母教仔


我問投行P,「喂,大哥,你地一般是點樣請人架?見你年年飛過去美國總部In人。」

「其實,一年真係收成萬張CV,一般都只看長春藤大學的畢業生,再看其他公立私立的,先過濾一批,再殺淨100個左右,我地全球的用人單位就會飛過去一個禁閉營,日InIn,只揀精英。」

「有次,碰到一個精英中的精英,而且仲係香港仔,心諗正呀,可以收埋自己用,點知一入到房,嘩,怎麼來了一個G. Gragon MK? 金毛剷清,四個骨衭,著鞋唔著襪,條Black Tie呔係最窄果隻,得一寸,件西裝似Dior Homme,大佬,你來見ibank喎?係咪去錯地方? 而且,坐到衰一衰,Sir曬落黎……

「好,沉住度氣,幫你老母教仔…….

接下來的情節我笑到噴飯。

金融圈,說到底是一個People Business。得人心者得天下,一入江湖深似海,這些藏在桌子底下的遊戲規則,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也成了人們眷戀這丈紅塵的巨大誘惑。彼時,你仰慕天地會、紅花會的民間俠客,此時,你在秘而不宣卻習以為常的老蘭Party。他們通常穿著做工考究的英式西裝,頂著頭上膠閃閃發亮的Grooming,舉著香檳四處談笑風生。

門派代表了你的學歷,地位,名聲,境界,是邪惡勢力還是正面力量,還是反面教材,呈朝陽之勢還是落寞之姿。那些聲名顯赫的大行、券商與PE的青年才俊們像是一流門派麾下的弟子,自然會在那些二三流門派的同行面前顯出天生的優越感。


1968年,在耶魯大學一間密室裡,小布殊像他的老豆20年前做的那樣,虔誠地親吻了一隻骷髏頭。從此他成為了這個美國精英骷髏會的一份子,在後來的總統選舉中得到了這個圈子裡的精英們鼎力相助。

血緣、地緣、業緣,同鄉、校友、同僚、戰友等等,都是形成人際交往圈子的重要因素。無論是在西方還是在我們中國,在這些圈子裡,校友圈子又顯得比較特別,有人說,世界上能夠產生最好的朋友的地方是學校和戰場。在人際交往中,引申而來的人脈圈子,卻決定了一個人事業的高度。

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初期,北大、清華、人大、五道口、中央財大、上海財大、西南財大、廈大、武大、北京工商大學為中國投資界輸送人才的高校數量眾多,現在中國投資界已經形成了這幾大圈子。

蝗蟲銀行系統,如今的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亦有不少五道口人執掌重要部門甚至高層。中財培養了超過5位正部級校友,人民銀行總行有3位行長或黨委書記和4位副行長(或同級別)4位全國性商業銀總行行長,將近20位的商業和政策性銀行總行副行長,30位以上省級分行行長、副行長。

校友圈子在近十幾年來形成的中國金融投資領域裡開始逐漸凸顯。中國產生金融投資的土壤也不過20多年,對於這個沒有市場化金融投資業務傳統的國家來說,這些高校就是中國金融投資人才的黃埔軍校。在中國的金融市場這個平臺之上,這些金融投資人士圍繞著自己的母校或清晰或模糊地在金融投資界形成了不同的圈子。

很多人都對自己的母校有著深厚的感情,畢竟這是他們生活過的地方,他們在這兒度過了人生價值觀形成的最重要時期。在金融投資界也不例外,很多人不光在大學裡學到了金融投資的專業知識,還對大學裡形成的人際圈子信任有加。

因此,他們通過校友,形成校友圈,不僅敘舊話情,更是相互再次汲取養分。除了規模龐大的校友會外,還有一些在投資界聚攏校友的小圈子。同門間、同級、上下屆間的聯繫都比較直接。論壇、俱樂部、基金會等等,這些則作為聯繫校友圈子的良好舞臺,一些相對活躍有影響力的校友在其中穿針引線,分享成功經驗甚至失敗教訓。

在這個圈子裡,你可以不說話,但如果說就絕對不能呃人,如果騙人,很快你就會搞臭名聲。同學溝通大家的防備心都是很低的,彼此之間更為信任,沒有人會有意識地呃人。

聚會敘舊那是自然,但同學會的校友,每每都會從一些瑣碎的事項論及當前的經濟形勢,或是各自所在行業的發展狀況。互通有無,交流觀點,就像當年在學校讀書時一樣,其實,這種對誠信、信用要求正是投資界繁榮的靈魂。

江湖險惡,人心不古。但不妨礙瀟灑地到此一遊,再決定,是繼續潛入這片江湖。我這個老占同學會,也雲集著財富,雲集友情,更希望作出少少榜樣的力量。

一向少公開談內心話的G-Dragon最近受訪時罕見感性地說:「聚光燈下的我們也只是凡人。」

璀璨之處容不下凡人,實力才是王道,放之四海而皆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