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0月9日

全職賭波能否成為一門職業?


大家姐是我簽投名狀,斬雞頭燒黃紙的好兄弟,江湖兒女,義氣仔女,以前不敢寫她的故事,因為我怕她將我的手斬掉。

多年前,我的舊老細,寫文章得罪了一位目前仍活躍於江湖的文壇才女,呢位姐姐派一幫古惑仔到他的辦公室,把他的手筋也斬斷,好在當日我蛇王冇返,如果唔係就連我都斬埋,這位大佬依家寫字,食煙隻手都伸唔直。

我問咗大家姐,喂,妳的故仔寫唔寫得先?佢話妳鍾意寫咪寫囉,反正你咁多粉絲。我哋靠一雙手,一個腦搵食,都係辛苦錢,又唔係呃人。

大家姐的故事,曾經有電影公司想寫一個劇本,將她變成電影,名為「天涯歌女」,年青時的她,唱歌繞樑三日,紅遍台灣,出過數張CD專集,賺下的新台幣不計其數,又鍾意玩賽車,足跡遍佈東南亞,自己都落場跑埋一份,但是家族有命,不得不回港發展,In the Name of the Family

七十二行之中,肯定有一些行業你經常聽到,接觸到,生活中你又離不開,但距離又很遠,極端神秘,又極端封閉。一個是博彩業,一個是殯儀業,新人要入行根本難上加難。

大家姐阿軍是是博彩第三代傳人,殯儀業是第二代傳人。


江湖上,大家姐的朶全行皆知,各門各派叔伯兄弟對他稱讚有加,常常說,「唉,阿軍,如果你係男仔就好啦。」

有些行業,重男輕女男尊女卑,這個大家懂的。但是,活在當下,一般人都認為某些行業(例如投資、外匯、期貨)是麻甩佬的世界,其實在市場中表現較出色的往往是女性。我曾仔細觀察我身邊的港女投資人,常常大賺小賠,表現優異;而麻甩佬的成績單卻常常是清一色的滿堂紅,慘不忍睹。為什麼女性投資人在投資中會較佔優勢呢?一方面是由於女性對數字的公道性似乎有種天生的第六感,直覺會告訴她們某種股票是貴還是平。這種靈敏的第六感,或許是因為她們在日常生活中,就常常接觸到許多與價格有關的事務,日積月累,就培養出對數字的靈敏感。此外,女性比較缺乏人性的一些弱點,如衝動、固執、好面子、太自信、好賭等。這些弱點,幾乎都是麻甩佬的老毛病,而卻也是投資的致命傷。

我曾經寫過,死鬼李光耀成日同鬼佬講什麼Asian Value亞洲價值觀,其實,所謂Asian Value就係黑金同埋壟斷。東南亞的家族企業對小股東權益的掠奪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透過複雜的金融體系、內幕消息、公共和私人公司等不透明關係,上下其手,好嘢收埋自己食,衰嘢就隊俾你。

一般全球性的企業如Apple, Tesla甚至滙豐,都只有一間上市公司,但是一般亞洲教父會有十幾廿間上市公司,再加上一啲模模糊糊,持股量較少的上市公司,加加埋埋就變成一個個銀河系系太陽系,要麥迪文及列尼屎割才能解構這個謎。


可笑的是,亞洲的富豪大部份時間都盡量隱形,盡量低調,唔好俾太陽曬到。例如郭鶴年家族,佢地共持有幾十間正式的上市公司,由BankingShippingHotel,房地產、油、糖、出版乜都有。另外在中港星馬泰數百間上市公司持有少數股份,完全係你睇我唔到。佢地透過金字塔式交叉控股,任意操控金權政治,而在大多數亞洲的司法體系中,私人公司毋須公開紀錄,因此可以做乜都得,為所欲為。

這完全說明,除香港以外,東南亞股市的長期回報率一直處於低位,原因不言而喻。你看好亞洲買亞洲股市,其實就係買呢班大鱷嘅企業模式。投資者根本接觸唔到推動當地經濟的全球化公司,需要意識到一個主要因素是,所有這些教父統治之下的企業都是市場缺乏競爭的產物,公司治理不夠完善,較低的股票回報是常態。這也說明大部份的亞洲基金,都有一個括號,寫住(日本除外),東北亞(日韓) 一樣有很多 Family Business,一樣有好多貪污腐敗,但係佢地由於土地改革成功,戰後創造無數奇蹟及品牌,社會各階層相對分化得冇咁難睇。這也就解答了我一個疑惑:為什麼一貫強調儒家道德的 SingaBore會開賭,而且最近對賣淫態度比較寬鬆,大把北姑殺到,它重新定位就是一個洗錢中心,是經濟罪犯的天堂,你估真係咁乾淨?許多被印尼唔見得光的經濟罪犯都生活在新加坡,新加坡的相當大部分金融資產來自印尼富豪,尤其是蘇門塔立及婆羅州。近幾年新加坡金融業發展很快的一個很大原因,在於歐洲的反洗錢法規越來越嚴,很多不見得光的黑金從瑞士轉了過來。

每一晚,大家姐及他位於星馬泰台的團隊就開工,對着20部電腦金睛火眼的昅實成個亞洲的足球博彩數據,再加上她團隊研究的電腦程式,幾乎每一次都能夠戰勝香港賽馬會,她也毫不吝嗇,久唔久就會將D貼士轉發比友好,但是妳發到比我時,己經凌晨2點,我都去搵周公了。


每一晚,全球至少有100場,最多有超過幾百場波舉行,香港賽馬會因為膽小怕輸,只開了100場左右,這個咁大的金礦,就拱手相讓比區域內的各路人馬,大家姐說,活在金礦中,不去動腦筋,實在對不起江東父老。她又說,十賭九騙其實是十賭十騙,任何有涉及金錢的買賣,包括股票、外匯、期貨、足球博彩、國際足協,全部都是人為操作,數據中可見端倪。

佢話,可能睇得老占的文章多,她們目前在做的事,就是把整個行業變革顛覆,利用Big data把全球的博彩數據,成為一個可以參考的指標,牽一髮動全身咁話。

佢還補充中說,贏咗錢一定一定要做善事,佢自己個個禮拜都去老人院探訪派發餸菜、衣物、孤寡老人家的白事,低於成本也做,年復年的做,一點也不覺得累。

「喂,大家姐,不如搞個殯儀界的Open Rice,等D孝子兒孫點評好不好?個名我己經幫妳諗好左,叫 byebye.com,年底仲有個叱吒頒獎典禮,鬥下邊個行家死得人多,好唔好?

有圖有真相,下面是真飛,大家姐團隊利用程式研究,求其買來玩玩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