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1月18日

東方夢工場的褪色

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幾任政府就一直提倡發展文化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y更被經濟機遇委員會確認為六項優勢產業之一,為香港具明顯優勢及可進一步發展的經濟領域。

但是,十多年過後,搞出個什麼大頭佛來?來來去去,不就光一樣「電影工業」稍為有丁點看頭,然而在國際影展的榮譽上,還是要輸給台灣的李安導演、侯孝賢導演。

歸根到底,因為香港近年太浮躁,欠缺一種我們這代人的匠人精神。

今年,726日,《捉妖記》以12.76億元的票房打破了《泰囧》2年前12.67億元的紀錄,成為華語電影票房新冠軍,投資《捉妖記》的是江志強先生,江志強是香港電影製作人,安樂影片有限公司總裁。他不像香港的電影大亨寰亞林建岳、英皇楊受成這般高調,相反,他很神秘,神龍見首不見尾。其父是香港早期著名電影發行人江祖貽。江志強接手安樂之後,致力於向國際影壇推廣香港及中國電影,先後投資及發行了、《寒戰》、《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等影片。

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捉妖記》,包括他很好的朋友都勸他,勸許誠毅導演放棄不要拍。但是,大家看了這個劇本都覺得很high,認為這個劇本寫得很過癮。不要拍下去的原因是真人跟動畫合拍難度太高了。

香港這些年,主流文創產業都凋零。電影不爆,金曲不金,電影工業和大陸合拍片,內容質劣、格局浮誇、人物虛假,整個文化創意產業都在褪色,《捉妖記》只是萬中無一的特例。再問問,對上一部真正打爆票房,膾炙兩岸三地的港產片是哪一部?我想來想去,也只有《寒戰》。江志強喜歡這個劇本,讓兩個沒有真正當過導演的編劇執導,在3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寒戰》獲12項提名,拿下最佳電影、最佳編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9項大獎。

香港的TVB是娛樂工業罪魁禍首,身為最大的娛樂生產商,由以前幕前後的娛樂圈黃埔軍校,至如今無劇無星,只有自大的傲慢和霸權,對業界有害無利。以前TVB人才輩出。賀歲檔期曾慨嘆永遠都是「雙周一成張國榮」,哥哥去了,除了周潤發神級魅力,星爺炒去,成龍大哥炒了Willy Chan後,經常語出驚人,聲名狼藉,俱往矣。

行內人都知道,全球電視收視率下滑超過百分之20,每年電視台舉辦的廣告商招商大會,廣告客戶出席率也大幅下降,廣告公司及客仔正絞盡腦汁,將廣告預算轉自更靈活有效的新媒體上,傳統電視剩餘價值越來越少,網絡內容由於具可預測性,這令到內容及平台更有傳播力量,年輕人已經不習慣像老一代那樣被動的接受電視臺提供的慣性收視,而是更喜歡到互聯網上主動搜索自己感興趣的內容。

討論電視和網絡的分別根本毫無意義,因為我們手機上便是「小電視」、掛在客飯廳那個是「大電視」、平板電腦和iPad那個就是「中電視」。

今天我們要意識到什麼?電視業的整個基礎設施在發生裂變,今天這種變化不是未來,而是就在電視人的腳下,此時此刻站在傳統這一邊慢慢沉沒,要麼站在裂痕中間立刻死亡,要麼就到一個新的數碼混血平臺重新成長,就是這麼一個結果。


電視產業衰敗的壓力,無疑是十年前報紙雜誌的翻版,這一波媒體大殺倉在是全球性的,所有電視媒體無一倖免。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網絡世代的年輕人已經不看電視了,傳媒大亨梅鐸的21世紀霍士公司股價單日慘跌百分之12;擁有HBO CNN、華納兄弟影業的時代華納集團股價亦都跌了百分之十;迪士尼公布業績那一天,股價亦暴跌9%

觀眾花越來越多的時間透過網絡、手機、平板電腦、甚至能夠接通Wifi的液晶體電視來觀看全球影視節目,無論你是有線、無線、收費電視全部受到空前威脅。網絡電視如Netflix、樂視網憑著便宜又精彩內容,成為這一波的最大贏家。

歌壇影壇視壇一樣,嚴重貧新血。鄭秀文、陳奕迅、古天樂個個己經是四十幾歲的人妻人夫,四大天王,個個半百大叔,得閑就叫雞叫外賣、上岸半退休狀態,台灣好一些,有阮經天、趙又廷、彭于晏,柯震東,粒粒星也閃爆。

香港娛樂圈的式微,整個文創工業的不振,新媒體的出現,更放大了上世紀娛樂業管理層的家長式管治之失敗。歌影視的主要玩家,掌控娛樂圈的權力,決定了市場如何導向、新人、電影、唱片如何做,都沒創新,一味因循,完全與市場和時代脫節。

一個明星、暗星,自己擁有臉書、微博,讀者動輒上百萬,也奪去了傳媒的「利用價值」,明星、唱片公司、電視台不必對以前依附的太賣帳,這是因果,也是報應。

健康蓬勃生氣旺盛的文創產業,除了百家爭鳴,充滿優勝劣敗的競爭性,還有足夠闊度及深度,讓非主流及小眾作品找到生機,不會只有純商業化大眾化貨色,歐美日台文化工業、娛樂工業,就有這種「百川異源,而皆歸於海」的吞吐量,香港沒有。

江志強在二十幾歲時是個典型富二代,每天都是賭馬、賭錢。父親也沒有逼他做什麼東西,家裡也蠻開通的。所以他現在鼓勵柯震東,說他二十幾歲的時候你更壞,因為你還找不到自己想要做什麼。

這一鋪《捉妖記》,江老闆賭了一億,起碼贏了十億回來,這不僅僅是生意頭腦和計算,而是一種稀缺的文創品質。


@原文刊於2015年台灣GQ Business第八期,香港版再加料,此雜誌香港誠品己有售,不用麻煩台灣美眉寄過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