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28日

5000港幣起家、40年4萬倍投資回報,他是怎麼炒股的?


「一生都對金錢饑渴」是曹仁超的一句名言。Sir5000港幣起家,歷經2次慘敗,但依然創下404萬倍的投資回報。其經歷不但是投資界的一個傳奇,更對廣大散戶投資者深具啟示意義。

香港著名投資家曹Sir (曹志明)因胃癌於221日逝世,享年68歲。有「香港股神」之稱的曹先生,既是香港乃至華人社會深具影響的投資分析家,也堪稱是香港乃至華人社會最會炒股的人。其經歷不但是投資界的一個傳奇,更對廣大散戶投資者深具啟示意義。特別為分享曹Sir的故事與思想。

一生都對金錢饑渴
「一生都對金錢饑渴」是曹仁超的一句名言。

對金錢如此渴望,因為他曾經實在是窮怕了。祖上曾是大商家的曹先生,3歲到香港,13歲喪父,靠在工廠做工的母親供養三兄弟,扣除房租、學費等必須開支,一家人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有65塊錢。

曹先生回憶,除了白米飯,連續5年,一家人都只能吃每天2老的三菜一湯:「用鴨血、大豆芽菜和豆腐滾湯,然後再分別烹調這三樣食物。」

貧窮讓曹仁超的童年充滿憂慮甚至恐懼,擔心沒錢交租,要看包租婆的晚娘面孔,或沒錢交學費不敢返學。甚至,有鄰居不見了金首飾,也馬上懷疑是他偷的,要搜他身。最終,他被證明了清白,但對方不但不道歉還反而說他窮,偷雞摸狗是遲早的事。

曹仁超回憶說,那句話刺得他好痛,讓他發誓要爭氣,掙大錢。高中畢業,老師讓同學們談人生目標,很多同學談這個,談那個,曹仁超卻回答:賺大錢。後來認識女朋友時,他的承諾也是:我的夢想是富有,讓你過上舒適的生活。

「我永遠對金錢饑渴(hungry)和貪心(greedy) 」身為億萬富翁,財富足夠家人幾代生活無憂後,曹仁超說自己也依然是這種心態。

因為少年窮對金錢饑渴的曹先生,不但自己夢想賺大錢,也主張所有人理直氣壯去賺錢。


他討厭所謂的銅臭味這個詞,喜歡發達賺錢這些很多人認為充滿銅臭的詞。他說:「中國人一向主張安貧樂道,但貪心才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原動力。」並且舉例證明,1980年賺到第一個100萬元時,太太已叫他退休,如果不是他繼續對金錢渴望,可能很快比靠政府救助的人都不如。

曹仁超還開宗明義地說過,中國人有些假清高,這是不必要的。而造成這種局面,是因為輿論往往由寫字的人掌握,而中國寫字的人是很少有發達的,所以就以所謂金錢多了是煩惱來自我安慰。

沒有金錢,我們很難感到幸福,因此人人必須擁有一定財富才可快樂。惟金錢達到一定水準後,更多的財富並不能帶來更大的幸福感,則是事實。

只不過,超級愛財的曹仁超也強調,君子愛財,要取之有道,貪得其所。而炒股,則是他的和他的

1967年高中畢業後,家裡窮,成績不好的曹仁超無心再念書。在母親的主張下,他進入當時紅火的紡織業學習紡織機維修,希望掌握一門技術,有個穩定的謀生之法。

但曹仁超受不了工廠的環境和工作強度,尤其是掙錢少且看不到出頭之日的苦,幹了半年就轉行去假髮行業繼續做工,並且認識了太太。

曹仁超對太太一見鍾情,而且心動就行動,沒有多想就跑到對方面前說,我要追你,直到與你結婚為止。沒成想,太太卻淡淡地回他一句:神經病。後來,在他瘋狂的攻勢下,太太有所妥協但提出條件,不能在工廠做工,要做上穿西裝的人的才行。

曹仁超非但沒有覺得對方嫌自己窮,反而借勢吹捧自己,這個太沒有問題了,我將來要帶你去希爾頓吃飯,上半島吃雪糕,搭的士入龍華吃燒乳鴿。

水吹出去了,但在假髮行業,曹仁超還是看不到什麼希望,加上一位老伯也告訴他說,工字不出頭,幹這一行沒有什麼大出息。於是,他又成天想著要再換跑道。
剛好,一位同學的伯父買了一個股票經紀的牌,需要一個認識英文的人幫忙打下手,於是曹仁超又進入到證券行業,從擦桌子掃地開始,一步步做,月薪220港元。

證券行業讓曹仁超大開眼界,也讓他認定這就是賺大錢的好管道。他抓緊積累本錢,每天兼做多份工作。不但投稿到報館賺稿費,又到股票行隔壁的洋行幫人打英文信,再到旺角教書,晚上替人補習英文。

1969年,存到了5000元的曹仁超用這筆錢做本,開始炒股票。

剛入市場的他,初生牛犢不怕虎,光腳不怕穿鞋的,不但專炒高風險,高回報的股票,還利用當時買賣股票可以在兩周後交割錢款的條件賒購大量股票,最高時曾經手裡拿著一百萬市值的股票但兜裡只有一萬元的現金。

他的運氣也特別好,趕上好行情,不但基本上沒有大虧過,而且曾經一天賺到3萬元,差不多兩年就賺到將近50倍。到1971年年中,他的5000元已變成20多萬元。而當時,普通香港人的月薪不過三、四百元。

曹仁超喜歡講:天要其亡,先令其狂。這是他從自己的經歷中總結出的血的教訓。

快速賺錢,讓曹仁超覺得自己就是股神,忘記了股市有漲也會跌的。1971年下半年,他開始學人融資炒股。結果,中國加入聯合國被市場解讀為利空,指數3個月跌了30%多,大量融資的曹仁超被打回原形,20多萬隻剩下了7000元。

這次慘敗,讓曹仁超體會到了控制風險的重要性。之後,他收兵休戰,並反復思考學習,看了很多關於股市尤其是技術方面的書,提升自己的作戰能力。

調整好狀態後,曹仁超重新再來,不久就王者歸來,到1973年已將市值做到了50萬左右。當時,恒生指數也相當瘋狂,3個月漲了超過40%,有了教訓的曹仁超變得理性,將股票賣掉換成現金,然後和太太到東南亞度了蜜月。

之後,恒生指數果然如他所料,從19733月的高點1774點一路往下跌。到19747月已跌到478點。躲過股災的曹仁超又開始找回投資天才的感覺,認為478點應該是底了,投下50萬買入了後來被李嘉誠收購的和記企業。結果,市場再次給他狠狠一耳光。在他入市之後,恒生指數依然跌跌不休,到197412月最低跌到150點時,他的50萬已只剩下10萬。


也就在那期間,因為經濟大勢不好,曹仁超還被公司炒了。股票蝕出血,還丟了工作,而現在已是拖家帶口的主人,這讓樂觀的曹仁超也無法接受。他還記得,跌到讓他無法承受的那個晚上,他一整晚沒有回家。(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