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6日

你為什麼還沒有執笠?



上世紀,電視汁撈飯的時候,TVBATV晚間黃金時間的廣告,一般都是俾日本品牌霸曬,日本的國寶級家電產業:Sony新力 (後來改為索尼)、樂聲牌 National (後來改為Panasonic) Hitachi (日立牌) Sharp(聲寶牌) Toshiba(東芝) Sanyo(三洋) NEC (日本電氣) 晚晚廣告轟炸洗腦,相信都是六十、七十、八十後港人的集體回憶。

整個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是日本最囂張的年代,之後,好景不常,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失落20年」。

Made In Japan
家電產業這一個浪,也發了不少香港人,例如代理樂聲牌家庭電器及影音產品,有「電飯煲大王」之稱的信興集團創辦人蒙民偉,蒙先生也是全球唯一一個拒絕Sony代理權的人;另外更有寧波幫李達三先生,50年代,他在九龍區旺角開設一家樂聲(Roxy)貿易公司,經銷家用電器,生意蒸蒸日上,兩年後更取得Sharp(聲寶牌)電器產品香港地區總代理權,此後,又相繼成為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聲寶牌電器總代理。


樂聲公司代理的日本聲寶電器分為幾大類:一是家用電器,如電視機,雪櫃,冷氣機等;二是寫字樓辦公自動化用具,如影印機、傳真機、電腦等;李達三後來和日本聲寶公司合資的聲寶——樂聲(香港)有限公司在馬來西亞建立了龐大的生產基地,生產的電視機、音響器材、錄影機、數碼攝像機、高科技組合件等電器產品,其中彩色電視機年銷售250萬台,大部分供出口,經數十寒暑,成為城中低調富豪,68狗巴結的對象。

池田信夫在著名的《失落的20年》一書中提到,日本經濟長期停滯不前,一個最大原因就是日本沒能及時趕上20世紀80年代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日本企業的經營模式,也就是知識密集型的製造業,不太適應資訊產業的需求。

時至今日,整個日本經濟仍然是以先進製造業為核心的,豐田、索尼、松下、富士通、聲寶牌等製造企業是日本經濟的支柱,製造業在日本經濟中所占的比重要遠遠高於美國。相比之下,金融和互聯網已經逐步開始成為全球經濟的發動機,製造業所占比重開始日益降低。這些曾顯赫一時的日本科技企業正身處困境當中,猶如侏羅紀的恐龍,家家年年蝕千百億日元。

領導體制僵化是日本公司的最大頑疾。在日本文化中,社長地位至高無上,旁人不能提出批評意見,不存在質疑、反省和檢討。日本晉升講派系、論資排輩。在位的人犯了錯誤,到下一任才顯現出來,最後往往不了了之。這和國企很類似。

日本企業的奇怪之處喜歡用合併、重組代替淘汰、破產,掩蓋問題。它們特別喜歡超大型的財團,所有東西都要集權控制。「索尼株式會社」承擔著集團總公司的職能,下轄索尼生命保險公司、索尼人壽保險公司、索尼銀行、索尼金融控股公司、索尼電影公司、索尼音樂公司,以及全世界各地的索尼分公司等,此外還有4,700多家供應商。三菱、三井、松下等同樣也都是大財團,業務涉及日本的方方面面。日本的每個集團都像是大國企,下面的公司沒有自主權。

這是什麼怪胎?大集團內部盤根錯節、關係複雜,抱團取暖,經常讓幾個虧損的企業重新組合到一起,發揮規模優勢,這只不過是日本消費電子企業走向衰落的又一個明證。

這只是日本科技企業集體衰退的一個縮影,實際上索尼、聲寶牌、東芝、松下等早已是的難兄難弟,甚至三洋已經退出了歷史舞臺。而活下來的Sony, Sharp也好不到哪裡去,連年虧損,不斷進行業務重組,以其能扭虧為盈。

現在很多日本消費者會用略帶調侃的語氣問:「Sharp為什麼還沒有執笠?」

日企的財困,也激發了整個東北亞經濟情勢,產生了某些變化。列強在割據,各有盤算。

前臺灣首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過去幾年對聲寶牌窮追不捨,欲以7,000億日圓收購Sharp。但是,擁有日本政府背景的基金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可能會攜手夏普債權人,向陷入困境的夏普推出總值約6500億日元(折合55億美元)的救助方案。

有日本國寶地位的日本企業,當然希望同為日本背景的INCJ能順利拿下股權。甚至,在安倍政府經濟失火的時刻,目標就是要替日本留下聲寶牌這個種。

最吊詭的是,夏普後來宣佈,接受來自韓國三星約一百億日圓,約佔3%股份的投資。這顆震撼彈,彷如台南大地震,震撼全球科技界,也撼動曾高喊「聯日抗韓」的郭台銘。日媒甚至調侃,如今夏普帝國像是中國滿清末年,被列強割據的上海租界。

為什麼郭台銘對Sharp普如此棄而不捨?到底取得財務黑洞那麼大的Sharp,對鴻海有什麼好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