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3月9日

從賣Yogurt、賣地氈到頂尖天使投資

PN是目前Silicon Valley最頂尖、最受尊敬的天使投資人。他是DropboxLending Club 等很多知名Startup的早期投資人,也給Android之父Andy Rubin投資過。然而就是這麼一位頂尖天使投資人,他在1992年的時曾一度無家可歸,寄人籬下。

當時,他剛離開了自己的祖國伊朗,只帶了700美元,隻身一人來到了加州。那時,他不會說英語,在加州也不認識幾個朋友。不過當時的他堅信,美國就是American Dream,絕不會錯失這個機會。

在德黑蘭的時候,PN是一個非常受人尊敬的體育記者,當時主持一個在伊朗非常受歡迎的體育電台節目。但在美國,這是廢的。後來他在聖荷西找到了一份洗車的工作,同時為快速解決語言溝通問題,在一個當地的社區大學學習英語課程。後來他放棄了洗車的工作,來到了一家Yogurt店工作,睡就睡在閣樓。

有一天,他正在Yogurt店的閣樓上看電視,偶然看到了位於Palo Alto的波斯地氈店的一則招聘廣告,他們當時正在招聘Sale屎。Palo Alto是在三藩市灣區Bay Area地區,加州聖克拉拉縣的西南部,西方毗鄰著名的史丹福大學

PN立刻打電話過去諮詢,就有了下面這個對話:

「你之前有過地氈銷售經驗嗎?」對方問。
「冇。」 他會回答道。
「那你之前賣過傢俱嗎?」對方接著問。
「冇。」他答道。
「你之前有過任何Sale屎工作經驗嗎?」 對方又問。「冇。」
「那你打電話來做乜?」
在他就要掛掉電話之前,PN懇請他給一個機會。
「對於一個你從未見過面的應聘候選人,你怎麼能直接就否定而不給一點機會呢?」
接著是長時間的沉默。
「好吧,那你明天過來面試吧。」

第二天,PN就過去參加了面試,並成功獲得了這份Sale屎的工作。一周後,PN搬離了Yogurt店頂層的小閣樓。新的生活即將開始。


來到地氈店後,他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波斯地氈的價格真的是非常昂貴,價格都在上萬美元。

他學到的第二件事是,大部分顧客其實並不知道他們花這麼多錢買的地氈是否物有所值。顧客們不知道地氈的製作流程,也不知道它的貨源地,所以他們也就不知道地氈的合理價格區間究竟是多少,當然,他們也沒有管道瞭解其中的價格。這就是為什麼銷售高端的地氈需要相互間高度信任的原因了,因此這需要銷售和顧客去建立穩固的合作關係。而這正是他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做的事情。

PN和很多顧客都成為了好朋友,他經常去他們家做客,並和他們的家人聊天敘舊,通過這種方式,能夠更好地去瞭解他們。也因此取得了非常好的銷售業績。他一年最高的銷售額超過 800萬美元。

他還會向他們提出有關他們的事業、品味以及對世界形勢看法的一系列問題。在銷售波斯地氈的過程中,他瞭解了這個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這些人群正在改變著世界,而PN也非常渴望能成為其中的一員。

因此,在向他們銷售的同時,開始諮詢他們很多的問題。慢慢地,PN對周圍的世界有了更深入的認識:背後的公司、技術和和所實現的告訴增長,受他們的啟發,終於有一天,他走進地氈老闆的辦公室告訴他:「我們需要成立一支科技風險投資基金。」

PN的老闆 Amir Adimi 是一個非常精明能幹的人。他曾在伊朗一手創建了自己的商業帝國,伊朗革命後,他來到了美國並選擇一切從頭開始做起。他非常聰明,也非常相信PN的提議裡蘊含的巨大機會。所以PN將自己的所有積蓄都投入到了這個Venture Capital中,並開始物色尋找有發展潛力的Startup公司。

他打算投入20萬美元,但當時手頭冇咁多錢,所以將自己每個月銷售地氈的佣金收入都投了進去,獲得該基金三分之一的股份。

成立了這個風投基金後,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讓人地相信他們是在認真做這件事的,同時讓他們相信這個基金是非常可靠的。和他們見過面的大部分的創業公司的創始人都曾和來自 Sand Hill Road 的那些頂尖風險投資人見過面。在他們的印象裡風險投資人都是在外人看來非常優雅的一群人。然而和他們的會面地點卻選擇在地氈店的Backyard,提供也是波斯風味的茶葉,來見PN的創始人們心裡肯定都O曬咀了,乜咁奪寶奇兵中東Feel

不管怎樣,PN總算走出了第一步。(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