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4月27日

要等遲來的獎金(二)

四五年前,我已經非常看好擁有「學者市長」、「金融市長」、「重慶CEO」等諸多稱號的重慶市長黃奇帆,己經Bet on him,他被傳將赴中央任職金融高官,近日再度曝出新職務動向,似層層可能很快宣佈將證監委、銀監委、保監委三個正部級單位,併入到央行,同時降為副部級。目前以黃奇帆擔任此職務的可能性很大。

黃奇帆到底有什麼奇招,外界對他如此期待?他有什麼把炮,完全可以在2012年薄熙來事件完全免疫?關鍵是政績及investment track record

北京的針指出,肖鋼下臺後,國務院在物色新任證監會主席時,曾經Shortlist有多名合適人選,經權衡再三,劉士余、黃奇帆入圍最後的兩人名單;不過在最終上報習近平時,慣用紅筆圈下了劉仕余的名字。當時有消息稱,是因為習近平此前往重慶考察,實地對黃奇帆進行期末大考後,對其考試成績較滿意,或將對其另加任用。

今年64歲的黃奇帆仕途起步於上海,2001年調任重慶副市長,並自2010年起擔任重慶市長。黃奇帆曾自稱與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配合得如魚得水,但薄落馬後,黃似乎未能影響,至今依然擔任重慶市長。

股權投資的更高階段應該在兩端:前端是VC、天使,後端是併購、整合。一個考驗前瞻性、判斷力,一個考驗格局和整合能力。兩端的核心都是項目,兩者拼的都是智慧。以產業為本的金融投資,可以提高整合效率、創造整合價值。

黃奇帆的投資邏輯是這樣的:

市場需求
現在都在講戰略性新興產業,即是曹Sir口中的「勢」,國務院推出了中國製造2025,重慶政府2015年開始研究了這件事,在幾十個產品的門類中,選了重慶有條件發展,也必須發展的十個行業,這十個行業包括晶片及液晶面板等電子核心部件、物聯網、機器人及智慧裝備、石墨烯及新材料、軌道交通及通用航空等高端交通裝備、新能源汽車及智慧汽車、綜合化工、葉岩氣、生物醫藥、環保產業等,這十個行業去年是600億產值,黃奇帆做了一個規劃,到2020年應該可以讓它發展到1萬億。

這十個行業,每個行業從小到大,要發展到1萬億的話,需要投資6000億。這十個行業,要麼不幹,每個項目少則幾十億,多則幾百億,屬於大資本、高技術、市場又是全球都短缺的。

在這個情況下,市場沒有問題,如果拉到了掌握技術的企業、團隊一起幹,技術也不是大問題,關鍵是大資本,一個項目通常幾百億的投資,靠一般的民營企業幹活很難,大型國有企業也不容易,就是世界性的企業,如果光靠自己原始積累拿幾百億搞項目,也很困難,所以黃奇帆考慮到資本市場,推進了一個改革。重慶一年要製造1億台式電腦、筆記型電腦,需要大量的液晶面板,但是搞一條8.5代生產線,就需要300多億,他們有市場,找了京東方,京東方有技術,它有1萬多個專利已經被世界認可,但是給他說搞這個項目要330億,他覺得很困難,儘管是上市公司,也不是輕易可以融資到300億的。

黃市長的投資謀略
後來黃奇帆說錢我們來解決,由京東方增發100億股股票,他們全部認購。當時股票市場市值2.1元一股,六七個重慶企業用210億認購了100億股。京東方拿到這210億以後,再向銀行借120億,共330億,去年3月開工,今年4月份全面完工,現在重慶多了一個330億年產值的液晶面板企業,很大程度上滿足了重慶電子產業零部件當地語系化的需求。

另外一個好處是,因為這麼大一筆投資,股市當然有反映,加上2015股市情況又比較好,所以去年京東方2.1元一股,現在已經變成近5元一股了,這100億股就賺了250億。這個意義上講,利用資本大市場融資,對戰略新興產業進行投入,這是個很重要的方式。

戰略新興產業,如果沒有資本市場的大格局引入資金,完全靠企業自身積累,是做不起來的。包括小型的風險投資,也是利用了資本市場、三板、四板、創業板的原理在進行,大型戰略新興產業,當然也要靠資本市場。

之後他們又做了一件事,六七個國有企業花了210億,賺了250億,原來的210億拿回去,賺來的250億,產權歸國企,大家Happy,由市政府建立一個高科技戰略新興產業的股權投資基金,他們就算LP250億放進去,還是他們的所有權,五年以後也許又Double了,變500億,大家發財。

這是重慶地方出了250億,但不是財政出的,是幾個國有企業,按市政府的要求,投入到這個基金裡,另外還吸引了16個國內比較重要的投資者,比如說中國人壽,國家開發銀行,社保基金,還有各種金融機構,他們出550億,加在一起就800億。

現在黃市長已經有了這800億股權投資基金,他們不會自己赤胳膊上陣搞幾十個專案,專案總體是有技術的企業來搞,他們也會帶來資本。大體上,如果企業帶來2蚊,基金參股1蚊,這樣Matching的話,800億能夠引入1600億,形成2400億的資金,這2400億是資本金,再跟銀行貸款3000億,這就形成了5000多億的投資。
  
在幾年時間裡形成滾動投資,相信今後五年,這個五六千億投資到位,1萬億產值就會出來。比如重慶頁岩氣,從去年13億方今年可以發展到40億方,岩氣的產值就能達到100億,估計到2020年,重慶岩氣會到250億方,它的產值有六七百億,加上輔助的岩氣產業鏈的產值,會到1000億,重慶已經成了中國岩氣開發的主戰場

黃奇帆謀劃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計劃性很強,但一切按市場規律辦。比如液晶面板,京東方的產能有100萬平方米,它以後再擴張一下,到150萬,另外還有富士康、HP的幾個項目,總的重慶液晶面板會到300多萬平方米產能,能夠平衡重慶需要的四五百萬平方米的百分之七八十,也不能什麼事都自己幹,總有一定的市場空間留給其他投資者。

堅唔堅?堅到我要照抄啦,放在另外的投資上,過去半年有太多老博提及,不重覆了。

在經濟學中,有一個理論叫「遲來的獎金」。什麼叫遲來的獎金?原作在此:要等遲來的奬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