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4月6日

創業就是失去現在,要未來!(三)

面對狗頭牌CEO大班周的連珠炮發,白蘭度不慌不忙解釋:

我的中文名字就是白,White是也,有calling feelThe brand is me and I am the brand ! 大班周笑出來了,「刁,爛Gag。」

跟著他說,同時拿出支票,即是中國人賞金先行,要唔要先?5皮野,美金

雙管齊發,加上吹水,大班周當然不能拒絕,他在美公司US$50,000 Holland Bank Cheque支票,大班周就交去財務部,白蘭度連買什麼貨的清單也沒有,只告訴他妹妹會24小時內fax到來。

That was how they had the first order
,一星期後,空運到港,不消另一星期,差點賣光!跟著一個月,隔數天就落單,飛機急補貨。他們要將當地的貨先轉給白蘭度!

那時候,當然對白蘭度不敢睇小,快快找人成立International Sales , dept. head 於一個多月出現,白蘭度趕快安排妹妹過來,直接對話,要求代理權。可是business plan從沒有寫過,也不懂;最後經朋友介紹,找到個中大MBA 在校的碩士生肯試試,他也沒有寫過,白蘭度只好在美國遙控及溝通,利用這裡SMEtemplate 及其他的software and cases,一起去完成粗粗的所謂business plan的案子。足足做了個多月,他最怕交功課的,這個功課是白蘭度一生最落力用心做的一份!

生意當然火紅,他們趕快成立狗頭牌旗艦店,在新城市開了第一個小小專櫃,全場生意No. 1,百貨公司老板立刻將他們從店後面,搬到最前,每天都擠滿客人,一炮而紅!距離第一個order 才兩個多月!

總公司終於相信白蘭度了,98年夏天派新入職的International VP legal counsel 親身視察市場及洽商代理權。今次有備而面對,雖然是start-up,兩個妹妹加白蘭度,office只有一個全能的clerk,後來才有倉務員,300 sq.ft office space就是原創基地。


98Nov 進入新改裝的時代廣場,因為單是city super 已經很多時要排隊,試過週末下午,要幫忙推車子,從伊榮街office,補貨給city super。可能金融風暴令其他零售商不敢勇於開店,新牌子才可在大大的時代廣場,租下不到300sq ft 的小店,opening那天,蘋果有整整一大版免費報導,首月生意已經四百多萬,全場嘩嘩聲,收銀機也合唔埋。

跟著
們沒有把利潤分紅,反投進去開店,推廣,換更大office, 也是搬進Kodak House,兩年內狗頭牌的故事就是這樣開始了!

99
年初,連 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 也有專題報導狗頭牌,是個奇蹟神話故事。妹妹忙著開店,成立班底,推廣活動,花費很多精神及心血在營運及增長生意。

白蘭度在旁黙黙看,慢慢想,單在香港只有十八區,増長有限,既然momentum已成,何不考慮衝出鯉魚門?他提出去台灣發展,可是妹妹們不敢讓他獨個人去搏,倒不如將香港市場做好再算。當時董事局否決爭取台灣市場及代理,沒有人力財力支援!白蘭度不同意,只有他個人向芝加哥提出獨自發展台灣,爭取代理權。因為打鐵趁熱,momentum一過,怕機遇不再。如果不先拿台灣,證明不單一香港,而是可以regional,怎樣能進一歩北上大陸?

白蘭度很快自己又找人,付錢弄另一個台灣的business plan 出來,再跑多一次美國,吹水爛Gag去!

今次卻有難度,原來台灣的狗頭牌商標IP給當地公司搶先註冊了,是服裝加skin care. 雖然只是服裝有營運,skin care 還沒有開始。總公司的legal找台灣律師行想辦法,時間金錢都要花不少,卻不一定擺平。所以都先按下不理。

如果白蘭度要拿下代理,自己要先擺平台灣商標owner, 那才能成事!the ball is now in my court, 怎麼辦?加上妹妹們都在潑冷水,他心中那團火快要滅熄;還好有愛人在身邊鼓勵支持,迎難而上,頂硬上!

在台灣只認識一個USC大學同學,在台北Grand Hyatt當老總,飛到台灣,找他看看可有轉機?他給介紹他以前一個香港在CX工作的朋友,來台北開了間公關公司,人脈不錯。他的國語真的有限,跑了幾趟台北,終於這個朋友願意與我一起,試試這個項目。

首先找出商標老板在那裡?又是cold call 求見洽談,幾經艱辛,才親身面對洽談,我要求他license給他,付loyalty fee,又拖拉了差不多一段時間,最後總公司的legal也飛來台北,參與談判,雙方都有律師在場,合約大概已訂,就差少少,趕航班前,才拍板,否則legal要回美,就完了!總之,這條台灣之路不好走,跟著只有愛人白蘭氏支持鼓勵他,白蘭度就不怕了。

之後點?你地話呢?..........上左市,Multi Brands,現金經常有十億八億。

創業是沉澱,當你決定要出發時,旅行中最困難的部分已經結束。每一條路,都有坎坷和奇跡;每一條路,都有出發的人和迷茫的人。害怕困難的心理,比困難本身危害更大。勇者無懼。勇者的路隨著腳步延伸;弱者的路止於眼前。希望往往不在心裡,而在腳下。不邁出第一步,希望再大的事都没有希望。

爾冬陞話:「最需要恐懼的係恐懼本身。」


但世界上這兩種人生又非常不平衡。第一種人生占到98%,第二種人生是2%。大部分都是第一種人生在CCTVB和故事裡、我的Blog裡看第二種人生。但是進入2%以後會發現,是非開始改變了。你在95%裡面的時候,像白蘭度這樣,剛開始會被人說成廢中問題,到了進入5%,就變成生活精彩。這是另外一種玩法。如果我們在98%裡面,下班回家看孩子,補習,這是好丈夫。變成2%以後,這叫人才。叫做為事業奮不顧身地獻身,乜都變了。

所以在常人裡做極端的事情,哪怕不犯法,也會被很多人批評,睇衰你。但你堅持進入到2%裡後,就開始有人說好了。這就是人生的轉換。

比較尷尬的就是從90%98%之間的時候,相當於蟲子變化為飛蛾,還沒有變換完的時間,90%的人還在罵你,8%的人還沒有接受你。但一旦進入2%,就像SpaceX進入另外一個軌道。說來道去,就是要變成2%的人,變成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人。


剛開始創業,面臨的最大的不確定就是缺錢。白蘭度一開始都缺錢,錢在別人口袋,怎麼能跑到你的口袋呢?謀人錢財其難度僅次於奪人貞操。憑什麼人家願意把錢給你保管,讓你做事,最後賺的錢還能留一部分利潤給你?其實這個事的起因並不是錢。因為所有天下創業者共同點都是冇錢。沒錢要變成有錢,這才是創業的動力。

所以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很多年輕人朋友心小,不是說理想小,我說的意思是對人生的百態都見得少,就不明白。把事情容易想的絕對化,覺得那就是求人。那怎能叫求呢?那可以叫交流,交流求人和被求的經驗。所以這一關過了,再加一個誠實的素質。錢就來了。當然,還有就是你要做的事是真事,實事,不能吹水。

李嘉誠出現之前,香港有錢人也很多,馬雲創業的時候也沒有錢,但為什麼人家喜歡把錢給李嘉誠?把錢給馬雲?超人最近又俾了錢一個台妹,做音響技術,Why there are so many 年薪100-500萬都唔要,決心創業的年輕人? (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