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4月2日

強國搖滾史上最重要一人 ---- 老K

2001年,吳彥祖、舒淇拍過一套爛片,名叫《北京樂與路》,張婉婷導演,該片講述了三個熱愛音樂的年青人相互吸引,在一次下鄉演唱的奇異之旅中實現各自夢想的故事。吳彥祖演的那個美國來的孩子,原型是「唐朝樂隊」的Kaiser

 

不認識?沒聽過?當然啦,代溝嘛。

 

唐朝樂隊國搖滾史上最著名殿堂級樂隊之一。亦是第一支Heavy Metal風格搖滾樂隊,其知名歌曲包括《夢回唐朝》、《飛翔鳥》、《太陽》等。在這二十幾年中,他們幾度更換成員、解散、重組,艱困的成長過程中有無數艱辛的故事。

 

對於他們的成績,許多評論認為,他們是中國搖滾樂的一面旗幟,也是亞洲文化的一個新起點。從第一張專輯《夢回唐朝》到其主力之一的張炬不幸去世,再到第二張專輯《演義》,唐朝展現了搖滾樂的真諦。

 


Kaiser從頭一天已是唐朝的靈魂人物,左數第二個霸氣外露的男子就是唐朝樂隊的創始人之一,結他手,文化、科技評論人,現任百度國際媒體公關總監的郭怡廣(Kaiser Guo),朋友都叫他老K


K Kaiser 1966年在美國紐約出生,因為家教比較嚴,從小就十分叛逆,16歲開始玩吉他,在中學已經喜歡上搖滾樂,大學畢業就嚷著學中文來北京留學。1981年,郭怡廣第一次離開生長的美國,來到北京,獨自住在首師大的學生宿舍裡兩個星期,走到哪裡都帶著龐大的雙卡式錄音機。沒聽過Cassette?當然啦,代溝嘛。

郭怡廣上有聰明的兄長,下有能幹的弟弟,又比不過占了性別優勢的小妹,覺得要贏得父親的關注,只得叛逆。那年他15歲,為討得父親的歡心,使勁學中文,要求去中國。一到北京,他就認識了另外兩個叛逆搖滾青年,丁武(唐朝的主唱)和張炬(貝斯手),臭味相投的他們很快夾Band

Kaiser其實是美籍河南人。爺爺郭廷以是中國近代史學大家。爸爸是郭倞闓,博士,技術人,也很愛中國,後來一直在國內做生意發展。Kaiser在家裡排行老二。在這樣的知識份子家庭長大,Kaiser從小就對中國的歷史和文化耳濡目染。

所以在給樂隊起名字的時候,Kaiser提議叫唐朝,說因為唐朝是盛世,聽住!班細路都說好好好。然後是萬萬沒想到啊,唐朝就這麼紅了!

在北京各種搖滾聚會上吸引了大批粉絲,高大、型、皮褸、黑超的形象。尤其是Kaiser,人長得靚仔,琴彈得也好,眼神酷爆。不過,就像所有搖滾青年的故事一樣,他們後來過的很糜爛,和墮落總是脫不了關係。

於是,Kaiser決定離開唐朝,離開北京,回美國讀書,專業竟然是中國歷史,死未。回到美國,三四年不再碰音樂,潛心讀書,在大學裡謀得教席。

1998年,他放棄在美國的一切,最後一次來北京,駐留至今。當年,他騙父親說回國幫你做生意,結果在父親的公司裡裝模作樣待了一年,實在頂唔順。那是10年前他最後一次與父親吵架。

郭怡廣小學時看到父親在籃球場上喝退小流氓,長大後慢慢瞭解父親,覺得他氣質不一般,像做大事的人,應該是國家領導或幫會坐館的人才。但為了親手帶大家中的4個孩子,犧牲了很多。

父親把家中3個男孩子放在同一間臥室管理,電視機鎖上,三人意見統一才能打開,讓他們從小體會民主和專制。在兒子們的臥室中還有父親專用的椅子,每天睡前他會走進來坐下,拋出一個題目交給兒子們辯論,比如民主榮譽友誼”─那時候他們最小的不到10歲,最大的不到20歲。父親會訓練他們煮飯、做家務,競爭上班;每晚一定要全家人一起吃飯;在家中舉辦打字比賽,有獎,郭怡廣覺得如果能做到父親的一半,自己就已經是個好爸爸了。

幾年後,讀完書畢了業的Kaiser又被召喚,再次回歸唐朝,因為Bass手張炬不幸車禍去世了,而Kaiser也還是放不下他的搖滾夢!一起出了一張紀念張炬的專輯後,貌似是和隊友關係不合,沒兩年他和唐朝又分道揚鑣。

雖然《夢回唐朝》這張專輯一炮而紅,但後來唐朝一直很波折,經歷了無數次的解散、重組、換人。最仆街時還接過一些商場門口show

Kaiser回憶當時的離開,他說:「我覺得自己已經三十多歲,也該長大,該找一個穩定的工作了。」好吧,說回要重新做人的Kaiser

一個Band仔,能找什麼工作呢?

除了音樂,Kaiser還喜歡寫作。偶爾做自由撰稿人,給雜誌寫過一些評論文章,也給唐朝樂隊做過很多宣傳。於是他放下結他,立地成佛,舞文弄墨。

那時互聯網的大潮湧起,強國剛開始有新浪、搜狐,就跟今天的FintechP2PO2O一樣,都是熱錢一把一把的送上門,他加入了一個被VC投資的互聯網創業公司Chinanow.com。中文名字有點老土,叫「中國腦」,如果能活到現在說不定也Nasdaq上市了。

穿上了西裝的Kaiser,還是披著長髮,他擔任這個網站的英文主編,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包括Jerry Chan ,《The Beijinger》雜誌的創始人兼編輯之一。

後來,Kaiser在《The Beijinger》上每期寫一篇專欄,講他對北京和中國的觀察,既有美國式的狂放和幽默,又有中國人的細膩情感。和我老占博客一樣,這專欄一寫就是十年啊。2009年他把專欄的內容整理成書出版,並取名為《Ich Bin Ein Beijinger》前三個詞為德文,是借用的JFK在柏林牆說的「我是柏林人」,書名中文翻譯過來就是《我是北京人》。


除了寫作,他也很喜歡交朋友。他說他的互聯網公關的才能,大多來自他豐富的人脈。在北京形形色色的外國人,都對中國歷史政治有著濃厚的興趣,和Kaiser有很多共同的話題交流。

有了相關經驗,又有了人脈。他先後任職《Red Herring》雜誌、奧美和優酷。不過大概覺得都不太適合,所以幹的時間都不太長。慢慢的,Kaiser才發現自己的目標是什麼,「我的使命是向美國人介紹中國,向中國人解釋美國。」

他和長期生活在中國的老外還是不一樣。Kaiser的優勢是,他既是地道的西方人,又是地道的中國人。能做到這點的,全世界加一起都沒幾個。

直到2010年加入百度,他終於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職業。面對國際媒體、經濟分析家,讓全世界知道百度,這個在中國比較有代表性的互聯網大公司,在發生著什麼。讓美國人瞭解中國,更瞭解中國的互聯網。

這是他的金句:做音樂跟做任何事情一樣,都需要認真,都需要用心,人應該有一個vocation(事業),更要有一個advocation(愛好),最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兩者的區別!

Kaiser Twitter
的自我介紹是:Chinese-American writer, guitarist, Baidu int'l comms director


他還在玩搖滾,「我是很奇怪,我是越老越喜歡金屬,我現在比10年前還要聽金屬比例更多。」

他還在表達觀點,分享給更多人,只是換了一種形式,在Quora上非常活躍,還做了Sinica Podcast。他還在堅持做自己,披著一肩長髮,穿牛仔褲,黑T恤,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

 

搖滾明星到公關大佬,從唐朝到百度,誰能活得如此傳奇。

  • 1988 美國柏克萊加利福尼亞大學 政治科學專業畢業
  • 1989 與丁武、張炬一起組建了唐朝樂隊
  • 1995 亞利桑那大學的中國歷史碩士畢業
  • 1996 返回中國,再度加入唐朝樂隊,錄製合輯《再見張炬》。
  • 1999 再次離開唐朝,加入ChinaNow.com
  • 2001 組建春秋樂隊,做《The Beijinger》等雜誌的自由撰稿人
  • 2005 擔任商業雜誌《紅鯡魚》(Red Herring)的中國版總編輯
  • 2007 擔任奧美廣告數位行銷策略總監
  • 2008 作為奧運火炬手傳遞聖火
  • 2009 擔任優酷的國際業務總監
  • 2010 擔任百度國際媒體公關總監
  • 2010 開始製作Sinica Podcast「關於中國的一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