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5月30日

如何掏空底特律

1994年,著名的美國經濟學家Paul Krugman發表了一篇叫做”The Myth of Asia’s Miracle”的文章。他的觀點是東亞國家的經濟增長主要靠的是密集勞動、高儲蓄、高投資增加,而不是科技進步。因為要素投入總是有限度的,而且邊際產出遞減,Krugman作出了「亞洲無奇跡」的大膽論斷,並認為這種Myth難以持續。

這一時期,包括四小龍在內的整個東亞地區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Paul Krugman的預言看起來危言聳聽,遙遠而陌生。

1998年的時候,強國開兩會,朱鎔基說,中國70%的工業製成品產能要提升,中國的製造企業要轉型升級,帶著國家往前走。即使萬丈深淵,也要鞠躬盡瘁。1998年中國政府開放了中國進出口市場,98年以前所有的企業做外貿,需要香港及其他進出口公司,服裝進出口公司,機械進出口公司,坐在中國民營企業和鬼佬之間,98年以後,民營企業不再需要進出口公司,中國的民營企業把許多法國、義大利鬥垮了,鬼佬買回來的東西基本都上Made in China

就在1994年,韓國經濟增速猛然加速到8.8%。外貿出口增加了17%,其中對中國的出口增加了20%,韓元貶值,研發費用(R&D)費用占GDP的比重上升到2.32%,遙遙領先於其他四小龍國家。1995年,人均收入首次突破1萬美元,並作為創始國加入WTO組織,1996年,韓國加入OECD經合組織,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所以才會有「以史為鑒,可知興衰」。危機並不會完全相同,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從亞洲四小龍之一到金融危機引發的市場恐荒,韓國的昨天,與強國現在正經歷的情境,何其相似。是否馬上也將經歷這樣的危機?能夠總結的危機成因與解決之道,又可否成為你下一個10年暴富之路?

2016年,中國經濟遭遇十年來最冷的寒冬。上次低於7%的增速,還是在1990年。漫漫25年過去,再也沒有鄧小平南巡,再也沒有加入WTO,房車路的大潮也將過去。這漫漫寒夜,將如何走出?難道你真的相信靠互聯網+?靠馬雲?連佢自己都唔信啦。


巴菲特的老拍檔Charlie Munger最近週圍向人推薦《美國增長的起落》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這本書,該書認為美國經濟的全盛期是19402015Munger和巴菲特就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巴菲特一生都在觀察,哪些東西可以進行商業運作,哪些可以做到,哪些無力做到。這並不複雜,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但必須能控制情感。

任何優勢都不敵趨勢。奧巴馬做國情咨文1/3 篇幅講創新,提出「激發國人的創新精神是我們制勝未來的基石」。

在美國,StartUp公司存活10年的比例為4%。第一年以後有4成破產,5年以內8成破產,活下來的20%,在第二個5年中又有八成破產。哈佛商學院的研究發現,第一次創業的成功率是23%,而已成功的企業家再次創業成功的比例是34%,咁你明白我們班老同學點解咁值錢。

不要相信那些一年創立兩年融資三年上市的故事,否則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些故事,幾乎肯定是吹的,即使不是吹的,故事的主人公也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幸運兒,即使跟你吹水的那個人就是那個幸運兒,也不等於你會是下一個幸運兒。

Tom Kartsotis和他Shinola利害嘅地方,唔係投入幾百萬美元搵攝影師及超模發動廣告攻勢,這些妳老母都識做。他的魔法就是投了100萬,買了間鞋油廠,講古仔,以假亂真,利用美國歷史打造一個「假的傳統品牌」,讓美國人能夠諗返起50年代的Good Old Days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令Shinola成為一個迅速崛起的品牌。之後,佢在New York Times登左一版全版廣告話:「睇唔起底特律的人,我俾個Birdy你。」

美國人說Birdy,即係屌你,比個中指你。而Shinola Birdy,就是一款US$500的手錶。

Tom想起了幫J. Crew 起朵的Andy SpadeAndyKate的故事,我寫過很多了, Andy又找來 Bruce Weber操刀拍攝廣告,Bruce Weber是誰?下,唔係唔知嘛?





要在紐約或者洛杉磯搞一個品牌出嚟,好難,因為實在太多競爭,底特律係一個死氣沉沉,破咗產嘅城市,這正是打響品牌的好地方,所以聰明嘅佢,以一個假的美國品牌形象,炒熱左美國製造2.0的口號。
廣告是大時代風格,照片中用上好多黑人老臨。佢班夥計、工廠其實就係品牌嘅一部份,例如工廠原本係General Motors研究實驗室,工廠員工大部份係美國三大車廠失業工人,成條生產線不單止生產手錶,亦生產單車、皮革飾品、生產著一個又一個掙扎求生嘅血淚故事,Shinola順理成章塑造成為底特律的救星,依家被塑造成美國最Cool的品牌,從巴黎, London到新加Bore都有精品店,美國本土幾十個城市有門市。

Shinola也沒有忘記鞋油,因為要擦美國總統鞋,短短幾年,Shinola就成為底特律重新出發及美國製造2.0的象徵,克林頓來過、奧巴馬又來過。

強國今天為什麼很困難?第一,製造業30多年來所具有的三大優勢,成本優勢、規模優勢、制度優勢基本上喪失了,強國人不是不聰明,強國越來越有錢,還敢於消費,人民幣也沒有崩潰,有些行業還能保持10%-20%的增長,為什麼賺不到錢呢?不是你變笨了,而是你原來的競爭優勢喪失了。

當今世界最可怕的是能力喪失,核心競爭能力突然間喪失了。在另外一個地方拿走了你本來的優勢。轉型?你今天坐在這裡,要獲得Force Awakens,原力覺醒,擁新的能力,獲得新的工具,獲得新的商業模式,談何容易這就是你今天所面臨的問題。

Putting America back to Work.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永遠有市場,Donald Trump代表的民粹市場也是,美國即使一日未復甦,我荷包己經漲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