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23日

論聰明,幾時輪到你?

《論語》裡有句話: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在他人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自己。生活如此艱難,有些事情不需要拆穿。不拆穿,免得對方尷尬,免得自己顯得咄咄逼人,做乜要睇佢電話Whatapp先?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不能與人為善之人,最終必為他人所疏遠。

魯迅之所以經常臧否人物,解剖社會,他解剖的其實是自己,沒有一句罵人的話不能應用在自己身上。如果沒有這般勇氣解剖自己,隨便說出的評論只能傷人而不利己,最後剩下惡毒之名。因此,知人但不隨便評論人,既保護了他人,其實最後也保護了自己。

聰明人根本沒有民主和刻薄的分別
民主,其實就是聽從大部分人的意見;聰明人,其實就是聽從小部分人的意見。表面上看,民主較安全,其實不然。必須認定一個事實,大部分人是死蠢的,聰明的永遠只是極少數。所以一個CEO如果相信管理要民主,基本上,他幹不了什麼大事情。所以,規矩一定我定,做莊一定是我。

但一個人如果什麼都刻薄,他也幹不了什麼事。所以一個聰明人,要內斂。要懂得,有些事,要擺上臺,搞民主。有些事情,要放在心,暗中進行。

聰明人,永遠都要明白,什麼事情,輪到你的時候,一定都是一些大問題,都是一些很難解決的問題。表面上看,可能非常簡單。因為在你下面還有一些低層,死蠢主管,而低層之所以低層,都是輕易不把事情向上報告的,因為你會追問,會責難。所以一個聰明人CEO在做任何決定的時候,要多重考慮。

為什麼這麼做?有沒有更恰當的方法?公司如果在這方面有規定,為什麼低層不照公司規定做,而要向上傳?是不是公司規定不符合實際情況?其他人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是怎麼樣?都是要考慮的,不是只有照本宣科。那是死蠢。

松下幸之助一個準則就是:只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罵他的經理。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罵到對方狗血淋頭,對方要剖腹切腸咁滯。出了辦公室,就對他禮遇有加,在他的員工面前,會鼓勵他,會讓他的員工以他為榮。而讓他也為了這份面子努力工作。

聰明人,所處的位置不同,對處罰和榮譽的承受能力完全不一樣。一個經理,你誇他很努力,他可能只打個哈哈。一個基層,你誇她很努力,她會整個晚上睡不著,濕曬。


聰明人,看到了你看不到的地方,而且願意告訴你,不希望你把錯誤繼續下去。這樣的人才算是人才。一個人,你看到的東西,你告訴他之後,他才看得到,這種人算什麼人才?

巴菲特,就是一個嚴格限制朋友的人。他掌控的巴郡,沒有選擇住紐約,而是定居在偏遠的小城奧馬哈。他要把時間留給思索和閱讀,住的那套房我去過,樓下,已經住了53年,辦公樓,已經用了50年。

有一位忠實的信徒問:「價值投資的奧秘是什麼?」巴菲特的面容如佛陀般寧靜:「獨立思考和內心的平靜。」

原來聰明人這樣詮釋,難怪你咁死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