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3日

家境真的不重要(二)


本欄筆耕十年,一直少提家人。夫妻有緣、摯親有緣,我和父親的緣份,於今年七月二日告終。

父親退休前是文人,退休後從商,所以一世發不了財。他留下給我們三兄弟的,是最好的教育,最自由的舞台,去開拓我們的事業。我爺當兩廣大官,家族中只父親一人1949年來到香港,家中長輩文革時蒙的難,非筆墨可形容。至1975年才敢首次攜我等回國。

父親一生事奉主,年輕時遠赴馬來西亞婆羅州參予教會的建設,回來後亦參與紅磡聖匠堂,教會及教育工作。受洗時,三位Bishop為他領洗,也是他引以為傲的終身成就。




正因為如此,吾輩一切男丁皆有幸就讀於所謂的聖公會名校,我們只是難民的二代,非傳統富二代,官二代,基督教的教育環境給予我們的是正確的人生觀及價值觀,有形和無形的資產,這些我只可以說一句,終生受用。

年輕時,父親已經指出我的問題,吾絕頂聰明,恃才傲物,洞察人性,考試考80分就算,從不想想如何考到90分,100分。他說這是「80分主義」,要改。於是,中學會考我英文考了一個A,中文考了一個B另外的好像是BC,之後,再也不改,「80分主義」讓我後來吃了不少虧。

我也遺傳了先輩的文人儒商的DNA,雖從商,但好文;以文會友多年,商場無真我,人人戴著各式面具,但也結交不少知心朋友,這也是緣。

緣份有厚有薄,父親和我的緣屬於薄,他退休後一直雲遊世界,見面不多,父子二人盡在不言中。縦使仍有話要說,已經再冇機會,他的教誨也很簡單,堅持、堅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二日按行程出差回港,能趕到醫院見最後一面,家人同在,痛苦減到最少,無憾矣。

喪父之痛,是揪心鎚心的,各位看官請惜緣,珍惜眼前人。謹此向我FB及微信留言的各位朋友致謝,尤其是第一位留言的詹瑞文先生,我和許多香港人一樣希望你多一些和香港觀眾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