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8月4日

中環蝙蝠俠之波含掃嗒縮

美國鋼鐵大王Andrew Carnegie說:「有兩種人註定一事無成,一種是絕不會主動做事的人;另外一種則是別人要他做,他也做不好的人。在如今這個時代,聽命行事的員工已經失去競爭優勢,想謀求職場發展,更需要積極主動地去工作。

 


有條友,好X煩,一天到晚寫電郵過來,話自己看了老占的垃圾文章年,又話自己點解咁識做生意、又話自己班朋友有幾勁。基本上我都唔Q理佢,有時間都禪修老五馬經啦,我班朋友夠勁咯,叫Tony StarkDarth VaderStorm TropperDeath Tropper仲有柯柏文及大黃蜂。

 

「你係咪白撞?老細

 

「唔係呀Jim Sir,基本上現在我的製作公司已經上左軌道,做商業、藝術,我們是香港八十後當中最多媒體報道:300-400間;最國際化,TorontoLondon、日本有分公司,全世界都有分區拍檔。年年做一個慈善Show,賺公司名氣,捧新攝影師,繼續釣住有品牌合作,做長線做靚個朵。做片不是行內同齡最Top,不過都有李嘉誠、中銀、長江生物科技,再加一堆BrandVideo。做Animation我地係第一間香港公司接香港太空館IMAX DOME所以,現在只是等運到。」

「呵,即係滾D港女除衫迷姦,那些Production House呀嘛。」

 

「長期來說,以我過去揀Artist的眼光,買親都中的往績,我最後一個職業應該係Investment Incubator,投資落人地公司教人做生意,肥水不流別人田。希望40歲做得到。就係想Develop呢個Career,所以先寫呢封野比你。」

 

X,又係那些白痴港孩,空想如何40歲退休,財務自由,早人一步早洩、早戀、早孕、早產,還想早些退隱江湖,何不想想如何早點死?

 

「我阿爸做廠,我12歲就開始幫手收PO Fax啦。中二我自己買左Rich Dad, Poor Dad睇;中四睇經濟一週,經濟日報,好廢嘅石Sir,同埋睇住好廢嘅 imoney出世;公司傳記:AmazonAppleAlibaba、長實、Facebook, Paypal, IKEA, Uniqlo 嘅發跡書我全部記得個故仔。仲有一本世界Fashion史 Illustration book,一本毛澤東傳,無限本三國野史,明朝那些事宜等。」「最鐘意嘅兩本書:野史講李家誠發跡同佢啲金句嘅書,另一本上年睇嘅 Zero to One,驚為天人。」

 

最近因為想開始一個從少以來的夢想,就是寫科幻小說,所以少了看書。不過,亦因為這個夢想,這兩三個月從零開始在網上學習量子物理學,這對中四已經沒有讀過物理的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雖然沒有A-maths/Pure maths基礎而看不懂數理程式,不過基本上,現在對「波函數塌縮」、「量子糾纏」、「波粒二像性及其干涉現像」,「薛丁格的貓」有一套自己的理解與認識(雖然不一定對)。另外亦有自學弦理論、部份相對論的概念,膜理論等等。亦因為這個夢想,看了Interstellar的原著,這一年看書都有做基本書評,你可以看以上Link,我的IG查看。

最近帶在身邊的是完成了三份之二的《The Tipping Point》,講一個epidemic的形成有甚麼因素。Stickiness, The Law of Few, the Power Context。他的例子全部都寫得很好,例如6 Degrees of Separation Theory,其實最後超過50%人都是找同一個城市裡同一個connector,也就是認識他一個就認識全個城市的人,這就是the Law of fewConnector的用處。

 

噴完一輪口水,「夠未?」話時話,乜野叫做「波含掃嗒縮」


「阿生,你點稱呼?」「除夕」「呀?乜話?」

「除生,你知唔知道邊個是衛哲?」

Jim Sir我看你文章十年,豈有不知之理?」(註:其實計埋 Yahoo Blog,都只有九年,好,算九數。)

衛哲剛進入職場時,曾有一段佳話。1992年,當衛哲還在上海外國語大學就讀的時候,他曾到萬國證券勤工儉學。他翻譯的一份年報得到了萬國總裁管金生的肯定,管金生表示一定要見見這個年輕人。就是這次見面,讓衛哲成為了中國證券之父管金生的秘書。

與一般秘書不同的是,衛哲工作時非常主動積極,想老闆之所想,急老闆之所急。剛開始管金生只是讓衛哲翻譯年報,剪剪報紙,這些事情對於一般人來說是小事,但是衛哲卻把它當成大事,做足了工夫。衛哲十分留心在那麼多的剪報中哪些是老闆看過的,然後進行引導。這些事情,老闆沒有要求他這麼做。

到後來,管金生不看剪報中午就吃不下飯。作為秘書,衛哲要做給老闆端茶倒水這樣的小事,他也琢磨出很多技巧。比如開會時,什麼時候去倒茶水,才不會打斷老闆講話的激情;什麼時候光倒水不加茶葉,什麼時候該帶著茶葉進去;老闆有抽煙的習慣,什麼時候打火機裡的油沒了該換個打火機,衛哲都把握得很有分寸。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管金生認識到,如果再讓衛哲做複印、倒水、剪報等事情,就是屈才。於是,24歲的衛哲出任上海萬國證券公司資產管理總部的副總經理,成為當時強國證券界最年輕的副總。

這些隱性特徵讓他們勝人一籌。


然而,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積極進取呢?坦率地說,現在許多年輕人,大多數情況下是茫然的。其實,工作是一個包含諸如智慧、熱情、信仰、想像和創造力的詞彙。沒有人會告訴你需要做的事,這都要靠你主動思考。

「你咁中意寫,去信報寫飽佢,咪丟我架,只有高手在可在HKEJ生存。」

此子姓徐名夕,29歲,是一個攝影師,美術指導、導演,偶然還會當創作總監。身上掛滿混飯吃的銜頭,剛剛多了一個新銜頭叫專欄作家。平日工作一堆𡃁模,開Party一堆老闆,外人以為很威,穿插名流圈子,其實外強中乾。每次陪客去玩,做足一晚小丑,博君一笑,卻多數是虧本投資。十次有九次簽單不成。

欄名叫夜半客船,第一篇名為「中環蝙蝠俠」,文章吊詭啜核夠地,按這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