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9月11日

活魚逆流而上,死魚隨波逐流

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後一步是黃昏,關鍵是行差還是踏錯,靠的,就是戰略思考和把握。越是大的企業,其企業領袖就更應當集中所有時間和精力,去辨析各種敏感信號,去洞察戰略大勢,去繞開陷阱,去把握機遇和促成創新。大牛市,隨便買幾支股票都能賺錢,如果看不懂經濟和時代大勢,今後很難再玩。先順勢再借勢,享受完紅利之後,如今也不得不去面對正在遭遇的危機。

反之而言,越少的年紀,更要明辯當前的困局。靠人人會走,靠山山會倒,靠風風會停。所謂的經濟大蕭條,無非是一場社會大洗牌。無破則不立,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所謂的「勢」,就是最傳統、最典型的商業思維,充滿了投機和捷徑。如果大家都想找捷徑而不是腳踏實地,那是很危險的。更何況選擇「勢」只是在賭跑道,對於提高成績來說,永遠都是有限的。世界變化那麼快,沒有永遠熱門的行業。

所以,我們就要做「勢」,做勢的首要條件,就是要做「莊」。

有人埋怨,香港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因為宏觀經濟上升大勢和各行各業的紅利期都已經不在,年輕人沒有上流力,而我們認為最好的創業時代就在眼下,因為湊熱鬧的人都離開了,廢的繼續廢,老的、阻頭阻勢的,由他死去吧,剩下真正熱愛這個行業的人在堅守。只有堅守的人,才是真正熱愛這個行業的人。只有他們才能將這個行業引向光明。

這個世界上沒有成功的秘訣,也沒有必勝的法則。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踏踏實實的走自己的道路,不要左顧右盼,世界上最悲慘的事就是蛇走了鼠道,而鼠的道路被貓霸佔了,就變成蛇鼠一窩。香港以前是這樣的:如果一條路看起來很好走,那麼踏上這條路的人就趨之若鵠,以至於很多人總要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近十幾年,香港再沒有中產。中產的價值觀也逐漸崩潰,中產階級在通往上層、頂層的步伐中遭遇了重垂困境。這一點尤其表現在職場上、官場上、事業單位中,舉步維艱、步步為營。香港的富豪階層與特權階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不管是先天基因還是後天營養,都不足以讓香港的中產階級與上層社會有過多的交集。

什麼是中產?按照對於中產階級的定義,是指低層次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得到滿足,且中等層次的「感情需求和尊重需求」也得到了較好滿足,但不到追求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求的階級(或階層)。

在涉及到權力與利益的交換中,中產階級發現道路極其狹窄。這是一個講關係、資源、潛規則的世界,背景、後臺、靠山等遊戲規則決定你一切,這並非中產階級所擅長。Stanford研究中心曾經發表一份調查報告,結論指出:一個人賺的錢,12.5%來自知識,87.5%來自關係。這個資料是否令你震驚?許多人以為,只有保險佬、Sale屎、記者等行業,才需要重視人脈,但在21世紀,無論哪個領域,人脈才是競爭力。人脈是一種潛在的無形資產,是一種潛在的財富。形同血脈、四通八達、錯綜複雜,是賴以存在的基礎。

或者再具體一點,中產就是近20年踏入職場的、受過高等教育的、受到社會認同的職人,比如說白領、律師、醫生、學者、教師、記者、公務員、設計師、程式師、中小企業的經營者等。還有一個詞彙與之相當:知識階層。在上世紀,人們還將他們叫社會精英。一般而言,大學生在畢業後,需要經歷十年以上的奮鬥期,直到擁有體面的工作、擁有良性的職業發展道路。因此,他們的歲數大多是在30歲以上,相當一部分人已經結婚。不管是公務員,還是打工者,或是創業,他們都要通過知識技能和職業發展得到社會認同。

但是,近十幾年間,中產階級的光環開始消退。近兩年帶來的移動互聯浪潮,帶來巨大的技術革新。很多中產階掌握的技能,在科技更新浪潮中被邊緣、被遺棄,而一部分中產階級從腦力工作者淪為普通技工。

與物質上的窘迫相比,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崩潰,才是他們焦慮的真正原因。他們曾無比相信,知識能改變命運,奮鬥能帶來成功;他們強調個人價值,強調生活品質,強調教育品質與公平。但是,目前的形勢,正在逐一否定他們的價值觀。

中產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奮鬥可以帶來成功,對香港的中產階級而言,這是他們最核心的價值觀之一。中產階級篤信知識的價值,他們通過考試進入高等學府、運用知識獲得機會和財富,並且大多通過專業知識在所處的領域得到自我實現和社會尊重。但是,由於知識貶值,讓他們競爭力下降。

中產所期待的更高品質的生活環境及更美好的社會(A Better Society),恐怕不會到來。不難想像,在未來的十年,香港中產階級會經歷一個寒冰期,他們有一條更艱難的路要走。不管是努力尋求全球資產配置,還是丟下過往選擇逃離,都是短暫消解中產階級陣痛的鎮靜劑。

在互聯網的海洋裡,精英已經成為孤獨的群落。時代正在經歷臨界點,當下就是一道分水嶺。今後中產可以走多遠,外界因素的影響將變得越來越小,自身因素的影響越來越大。

狼行千里吃肉,馬行千里吃草。活魚逆流而上,死魚隨波逐流。你自己諗諗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