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0月1日

中國經濟新拐點 ---- 引洋鬼子進村

老一輩的中國人,肯定對《鬼子進村》這齣愛國教育影片電影並不陌生,二戰期間,西原少佐帶著一隊精銳的日本皇軍,惡狠狠的衝進一個小漁村,大舉掃蕩,要漁民交出美軍與情報人員,不然殺盡全村老百姓。原來,漁民引日本鬼子進村只是詭計,目的是要殲滅皇軍。

中共承襲蘇俄嫡傳血脈,六十餘年,它不斷變臉,踐行「假、惡、鬥」,製造外企災難,你入得國門來賺RMB,終有一天你要還。

前年阿里巴巴美國上市的時候,馬雲接受美國傳媒訪問,曾經提到他年輕時候去肯德基面試,25個人之中只有他一個人落選, 30年過後,君子報仇10年未晚,君子報仇10年未晚,他把整個中國肯德基買下來。說回來這些都是戲譃之言,為了報仇買了肯德基,其實背後並沒有這麼簡單。


百勝餐飲集團(肯德基和Pizza Hut母公司)日前宣佈,與馬雲旗下,春華資本及螞蟻金服達成協議,二者共同向百勝中國投資4.6億美元。其中,春華資本投資4.1億美元,阿里系的螞蟻金服投資5000萬美元。該項投資將與百勝餐飲集團和百勝中國的分拆同步進行。

在出售中國區業務這一點上,KFC和死對頭老對手麥當勞也是步調一致,無獨有偶,麥當勞同樣欲出售中國特許經銷權,首旅、新希望、華潤、首農、三胞集團、中國化工等幾家都已經參與了競買,最大可能是由中信集團與美國私募基金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合組財團競得麥當勞中國及香港業務,該業務估值20億美元至30億美元,涉及近2000多家餐廳。

2015年,百勝中國營業額則超過500億元人民幣,在百勝餐飲集團全球業務中,中國收入貢獻占了一半,但是相比前些年的快速增長也出現了疲態。各類新潮的中外快餐品牌湧現,加上消費者越來越遠離漢堡、薯條、可樂為標配的「垃圾食品」,肯德基、麥當勞不再成為快餐絕對首選。

7月份剛剛公佈的百勝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肯德基中國門店銷售同比增長了2%,外界分析,百勝餐飲集團將中國業務分拆出去,與預期業務風險攀升、增長乏力不無關係。麥當勞中國未來5年仍計畫每年新開設約250家餐廳,屆時中國內地將成為麥當勞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可是麥當勞連續兩年門店銷售和門店顧客人數同樣出現下滑。

當年,KFC、麥當勞爭先恐後進入中國,短兵相接開新店,一條深圳華強北路竟然有三家老麥及兩家肯德基,現在又都急於抽身走人,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在中國人眼裡,一直都是「萬惡資本主義」的符號和代表。風光多年、代表邪惡的快餐連鎖店紛紛走人,到底怎麼了?


肯德基是最早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美國快餐連鎖品牌,1987年在前門開設第一家門店。當時,無論是北京人還是外地遊客,能排長隊在肯德基吃上一份炸雞或者一個漢堡,是件很時髦的事。麥當勞緊隨其後,在1990年進入中國內地市場,這兩個品牌成了快餐文化的標誌性品牌。


有意思的是,國際餐飲巨頭都在賣,中國的財團都在買,而且這些財團裡很多都是國企。那麼,外資賣出的原因是什麼?中資收購的原因又是什麼?

無論是KFC還是麥當勞,在華業務都在尋求重大改變。先是百勝餐飲集團分拆中國業務,百勝中國將作為百勝餐飲集團在中國的特許加盟商,成為獨立上市公司,百勝餐飲集團會以肯德基、必勝客的中國收入為基準向中國業務公司收取3%的特許權使用費。

而麥當勞則通過在中國引進戰略投資者的方式出售特許經營權,為實現全球特許經營餐廳比例達95%的目標,將出售中國內地、中國香港和韓國的特許經營權,為期20年。

Franchising(特許經營權)為何如此吃香?當租金、人工經營成本越來越高的時候,把經營權轉讓出去,是盡可能降低成本和風險的辦法。不過,出售特許經營權並不意味著肯德基、麥當勞看空中國市場。相反,依靠特許經營模式,兩大巨頭在中國的擴張或進一步提速。OPM (Other Person’s Money) 

肯德基和必勝客2015 年銷售額超過80億美元,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約10億美元,利潤率為12.5%,而世界500強企業2015年利潤率排名顯示,只有75家企業利潤率高於12.5%,這說明資本在中國獲得的利潤率並不一定比其他地方低。此外,中資就有能力點石成金?恐怕原因沒有這麼簡單。嚴格來講,馬雲是以4.6億美元入股百勝中國,即係肯德基中國。

4.6億美元佔5%的股權,百勝中國整體估值蹟大概在80億美元左右。肯德基的消費場所具有小額、高頻的特點,非常適合移動支付的發展,是不錯的推廣通路。更高的一步棋,支付寶作為螞蟻金服最關鍵的業務,跟騰訊微信支付仍然處於競爭狀態,用錢收買線下通路,亦頗為合理。用戶使用之後,螞蟻金服將會獲得更加寶貴的用戶的數據,將掌握「社交+支付」的巨大資源。對於馬雲旗下一切業務,例如消費性金融服務的開戰有很大幫助。


大生意離不開衣食住行,百勝中國擁有一個龐大的產業鏈,又有大量上遊供應商,往上是大量的農民、雞牛豬畜牧業,掌握了這些群體的產業數據,可以為這些群體提供供應鍊貸款,一環扣一環,這樣阿里巴巴旗下的小型信貸和網上銀行又可以增加了很多數據和客戶資源。我看的是兩家合作夥伴資源整合的洪荒之力,更像是戰略投資。

引洋鬼子進村
二三十年前,凡是舉著外資的品牌旗幟入華,中共無任歡迎。中國市場是萍果、星巴克、可口可樂、P&G、麥當奴、Nike等等美國企業除了美國本土以外最大的市場。2008年後,中國經濟下滑已經是路人皆知的事實,出口製造業再不是刺激經濟的保證,比GDP成長得更能反映中國經濟走勢的李克強指數一路下跌,奢侈品、高消費因為習近平明令打屠反貪,不少高消費零售業行業進入寒冬。改革開放之後,這些美國巨頭進入中國,獲利不可謂不豐厚,從中國抽走了大量的利潤,現在中國經濟遇到困難,民族主義者此時能聯想到的這些逐利的資本家就想拍屁股走人。

除了麥當勞及肯德基,外資品牌近年亦冇啖好食,紛紛中箭,Uber ChinaAmazonGoogle紛紛連番受挫,敗走中國,連蘋果iPhone在中國業績也節節下滑,中國對外企,科技大廠日益嚴厲的監管動作,蘋果CEO Tim Cook 四個月內2度造訪中國,不斷釋出橄欖枝。承諾將增加對中國的投資,並設立一獨立的研發中心,深化與中國夥伴和大學的關係,以技術換取市場,中國政府甚至要求他們共用原始碼,同時接受檢查,以證明他們產品的安全性。蘋果拒絕此要求,該月中國政府就勒令蘋果關閉上架僅6個月的iBooksiMoves,稱蘋果缺少必要的許可。

此外,蘋果5月初在iPhone商標權官司中,敗給名不見經傳的北京新通天地公司,後者可繼續在產品上使用iPhone字樣。北京市知識產權局也裁定,蘋果iPhone 6iPhone 6S侵犯深圳佰利公司手機的專利權,並遭禁售。

遭遇連番打壓,蘋果為了進一步向中國政府示好,在5月中旬宣佈,將向中國網路叫車服務業者滴滴出行投資10億美元,將Uber China逼出中國,這一連串事件,令人不禁聯想到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將已經入來的一一圍堵、堅壁清野、打垮、殲滅,雞飛狗走,血肉橫飛;扶植聽話的走出去,這些的場景一點也不陌生。想當年共產黨就是以打砸搶撈取政治資本的,搞恐怖暴力是其遺傳基因,馬列祖訓即是暴力摧毀一切。

引鬼子進村、打壓外資、鼓勵內需、中國企業走出去,這股新趨勢是來真的,越來越明顯,刀刀見血。可謂一半天堂,一半地獄。

為何中國餐飲市場上升速度如此驚人?因為民眾花錢娛樂、睇戲、餐飲的門檻,遠遠低於買車、買樓。飲食娛樂等相關消費,只佔中國個人消費支出9%,對比起美國、日本、香港、韓國佔16%18%成長空間極大,因此下一個10年,餐飲、娛樂、文化、旅遊相關產業將會是中國消費成長最大的亮點。


中國星巴克是年輕世代消費認定最具品味的餐飲選擇,星巴克一杯大Latte折合50多元港幣,比香港還要貴,仍然座無虛席;咖啡消費也讓星巴克股價一路走高,去到65美元的高點,金融海嘯的時候股價才4美元左右,集團總裁Howard Schultz透露,今年在中國的門市將會超過1500家,更成為星巴克最大的海外市場。

2015年中國出境遊客突破一億二千萬人,旅遊花費1,045億美元,每一個黃金長假,全球到處都可見中國遊客。每一班從歐美日本回到中國的班機上,幾乎所有遊客身上都是大包、小包。其實很多產品都是中國製造,但以日元、歐元、英鎊計算,便宜了兩三成,明明是來自中國的產品,大陸遊客兜了一圈還是願意花錢托回家,不只是為了售價較低,還意味著海外消費的強烈慾望。

為了迎接這股內消消費熱,不少和共產黨關係密切的民企央企,早於在幾年前就開始佈局,四出收購適合中國中產消費的品牌,將這些優質服務及產品納入旗下,進而成為中國消費者花錢的選擇之一。中國經濟衰退了幾年,透過政策播種的改革種子終於看到變化,先富起來的中產階級熱中消費,電影、旅遊、醫療、財富管理。中產熱切渴望得到的享受和體驗,花錢絕不手軟。

美國小說家O. Henry的小說,往往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結局,在大陸做生意也須如此。任何國策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入乎情理之中」。

引了你入村之後如何?當然是宰掉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