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1月9日

這屆美國大選是按照《House of cards》的劇本




美國總統奧巴馬也看、克林頓也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也看,神劇House of cards1,2,3,4,可謂紅遍中美。

前年十二月,正被監控事件與醫改網站搞得焦頭爛額的奧巴馬,也學咱們強國總理李克強一樣,找來幾位科技公司大佬到白宮討教,其中包括了投資製作《紙牌屋》Netflix的老闆Reed Hastings,奧巴馬問他:「你是不是把最新一季的劇集給我帶來了?」老闆馬上開口,你有無興趣在戲裏客串一角?

這一屆的美國總統大選可以說是美國有史以來最PK的一次,自從社會主義對手Bernie Sanders被擠走之後,兩位寶貝就開始快樂地進行人身攻擊了。各種花邊新聞層出不窮,簡直就是現實版的《House of cards》。一個身體有問題,一個精神有問題,我們看看一下這次大選跟《紙牌屋》的謎之巧合吧。


首先,兩位第一夫人都不甘寂寞,輔佐丈夫的同時擁有一顆想要成為總統的野心。《House of cards》中Claire Underwood協助丈夫參與了大大小小的選舉活動,為其出謀劃策,在外界看來是Frank成功當選總統的賢內助。而通過這些經歷,她自己也在探索權力遊戲的規則,最終和丈夫決裂,自己也參與到權力的爭奪中。他們曾經在公開場合相敬如賓,私下裡相互扶持,共襄大計。甚至有人認為這也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婚姻,目標一致,互為臂膀,不僅是夫妻,更是戰友。

Claire也位高權重,被任命為聯合國大使,但這並沒有滿足她對權位的野心。她的目標是取代丈夫Frank,成為美國總統。現實中,希拉莉也一直在丈夫克林頓身邊支持陪伴,獻計獻策,即便是克林頓爆出性醜聞的時候,這女人依舊不離不棄。希拉莉也曾參與2008年總統大選,敗給奧巴馬的她後來被任命為國務卿,但這並沒有滿足希拉莉對權力慾,她的目標依舊是美國總統。

其次,現實中的Trump和劇中的Frank一樣,都不被自己的黨派看好。《House of cards》中,Frank在總統的權力之爭中用盡手段也得罪了不少人,雖然成為了繼位總統,但是在民意支援率上表現不佳,民主黨領導層同樣不希望Frank競選連任。

現實中,Trump和共和的關係也是相當曖昧:一方面杜林普代表共和黨參選,另一方面共和黨他已經開始醞釀初選改革,主要目的就是確保像Trump這樣的候選人不再出現。不過,對於這位從參選以來就不被看好,還能一路撐到最後全民公投環節的Drama King,也沒在Care自己黨派的異議。

還有,參與總統選舉幾乎就是跟自己的隱私say bye bye。最好的做法就是像《紙牌屋》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Will Conway那樣,自覺向全國人民24小時360度直播自己的工作生活,私人電話啊、郵箱啊也都不要藏著,簡直是真人秀。

都到了最後白熱化的競爭關頭,Trump 2005年接受採訪時一段侮辱女性的言論遭到曝光。沒過多久,希拉莉的民主黨高層關於如何打壓競爭對手Sanders、暗中操縱選舉的種種幕後郵件資訊被公開。

最後,政治上對某些特殊群體的態度一直是很敏感的,處理不好就是兵敗如山倒。在美國,3K黨就是這樣一個敏感的存在,它是種族主義的代名詞,是奉行白人至上,歧視有色族裔的民間團體。歷史上還製造過不少暴力事件。

《紙牌屋》Season 4Claire為了打擊Frank,就拿出了Frank老豆當年參加3K黨的照片,並印成巨幅海報公之於眾。

今年大選中,Trump也憑藉其獨特的氣質吸引了前3K黨領袖David Duke的支持,這位老大還號召所有支持者給Trump投票,他接受的話就是跟黑人為敵,不接受的話又會失去很大一部分白人的選票。反正涉及到種族主義,就更尷尬了。

能夠寫出如此寫實的一部劇本,也多虧了《紙牌屋》編劇曾經擔任希拉莉助手多年,也算是深諳美國政治了,人物性格和劇情上也有多多少少參考現實。而《紙牌屋》中Frank的扮演者Kevin Spacey則是另一種反差,別看他在劇中機關算盡,手段殘忍,將對自己不利者趕盡殺絕時的決絕,現實中的他就是個可愛的中佬。

2013艾美獎頒獎典禮的時候,鏡頭掃到他的特寫還給自己加戲假裝打鏡頭,坐在後面的Claire的扮演者Robin Wright看到後露出的笑容也是一臉Kawaii2015年第72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典禮,調侃自己8次入圍最佳男主,終於封帝,他的獲獎感言是這只是我復仇的開始。我入圍八次金球獎,竟然今天才拿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