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2月20日

韓國青瓦台的風水出了什麼問題?

當年修建青瓦台,也是強國這邊派了風水師過去的。那位風水師在京城犯了錯,也是看一個風水。因為一時走了眼,觸了龍顏,所以被貶到南方。這才在南方定居下來。

青瓦台的龍穴是一處相當好的地方,因為按照中國風水學的理論,它背靠名山北嶽山。此段還有千年大運程。而北嶽山就屬北脈,北脈繼續東向,一直延續到日本。

當年點下此穴後,朝鮮國王大喜,欽點此地為天下第一福地。這個地方也保了朝鮮李氏王朝近五百年。青瓦台雖然格局不錯,但也不是完美無缺。這個世界要找完美無缺的風水寶地太難了,李嘉誠就找到了。

Google Map一下青瓦台的地圖,正前方有一道馬路,正沖著青瓦台,這恰好是風水上的一箭穿心煞,這應該是後修的,所以,以前朝鮮王室的亂還不像現在這樣。還有後面的靠山,山形也並不理想,整個像一個弓背,反彈向青瓦台,這同樣會對青瓦台的主人不利。

最大的問題,顏色不對。

黑金政治成了韓國總統揮之不去的夢魘,韓國證券交易所的相關資料,2015年,韓國名列前茅的四大企業集團:三星、現代汽車、SKLG的資產總額相當於當年韓國GDP64%。三星因其在韓國的壟斷性影響被韓國人戲稱為三星共和國。

這些富可敵國的壟斷財閥,影響力早已突破經濟範疇,深入到韓國政治的骨髓。韓國政府與大財閥之間的密切關係也不是什麼秘密。各大財閥均有秘密資金用於提供政治捐款,購買政府的支援。總統及其執政黨則利用財閥提取政治資金來支持和操縱選舉,維繫其政治生命。這就是黑金政治。

人情請托和裙帶關係盛行的韓國,即便是總統本人可以遠離腐敗,也難保證身邊人不犯錯。盧武鉉曾經是一個帶頭抵制政商勾結的總統,他在選舉時沒有依靠大財團的支援,靠中小企業和下層民眾的力量。從盧武鉉的妻子,金大中的三個兒子,金泳三的次子,李明博的哥哥,再到今天朴槿惠的閨蜜崔順實,都體現了這種血緣、地緣政治文化上的缺陷。

而每到總統執政後期,為掌握下屆大權,政治鬥爭就白熱化,每四五年這種局面就會重複。許多總統上任前以修憲作為承諾,但修憲工程浩大,往往在五年任期內難以完成,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朴槿惠曾經在「親信干政門」初期,提出修憲,縮短總統任期但可以連任。可是干政事件不斷發酵,修憲也成為了空談。

財閥與政府之間相互勾結、利用,已然根深蒂固。即使韓國總統潔身自好,也難保親屬親信百毒不侵,這就是韓國總統頻頻中招、難逃經濟醜聞的原因。

韓國人一向玩別人的錢絕不手軟,這項玩錢特質,而且總是借別人的錢來花、來裝闊,也喜歡打腫臉充胖子。這就如同他們「重外表」的民族性,導致整形手術成習,作假與文過飾非也蔚為社會風氣。

當你買Etude House,雪花秀,Skinfood時,就知所言非虛,韓國人要幾假有幾假,大陸的假太空用時速400公里的高鐵也追不到。人家是Global的產業呵!

韓國因為常被大國欺負,形成了他們自卑的性格,於是用自大來包裝自卑,而且打腫臉充胖子,好面子、重外表,連前總統盧武鉉都去割雙眼皮,讓雙眼看起來炯炯有神。善於以貌取人的習性,使得韓國紡織和成衣工業特別發達,動整形手術更是稀鬆平常。把女兒生得「很抱歉 Sorry Sorry」的父母,會在女兒大學畢業後給她一筆錢去整形,因為這樣才能找到好工作、甚至好老公。

在劫難逃,檢察官與國民有人會說,總統乃一國元首,即使發生醜聞,用手中的權力壓一壓不就息事寧人了嗎?

韓國總統的權力固然很大,偏偏遇上了權力也不小的韓國檢察官。雖然韓國檢察官由總統任命,但除總檢察長外,檢察官的資格不隨總統換屆而改變。韓國檢察機關實行的是檢察官獨任制原則,檢察官對於案子獨立偵查、獨立判斷並作出決定。哪怕是頂頭上司,也只能提出參考意見,不能更改檢察官的決定。這就賦予了檢察官極大的獨立自主權。

在韓國街頭,有時可以見到醉漢對勸他回家的警察大呼小叫,當中有一句臺詞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我們的稅金,你就沒飯吃。」對於總統,他們的想法也是如此。

選民投票選出來的,是一個為全國民眾服務的人,是絕對不容許利用選民給的特權滿足自己的私利,有時這種想法甚至達到了一種政治潔癖的程度。但偏偏,韓國政商勾結的惡習卻根深蒂固。促成漢江奇跡的朴正熙當初就是通過扶植大財團,使大財團成為政府經濟振興藍圖的實際執行者。

而家,因果報應報到自己的女兒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