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月13日

年少不聽李宗盛,聽懂已是不惑年(二)

1988年,李宗盛寫了一首歌《阿宗三件事》。這首歌分三段,第一段給女兒,第二段寫給歌迷,最後一段叫往事,寫給他自己。

我是一個瓦斯行老闆之子
在還沒證明我有獨立賺錢的本事以前
我的父親要我在家裡幫忙送瓦斯

我必須利用生意清淡的午後
在新社區的電線杆上綁上電話的牌子
我必須扛著瓦斯 傳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這樣的日子在我第一次上綜藝一百
以後一年多才停止

這歌詞寫得誠懇。

李宗盛出身在臺灣一個普通家庭,母親是高中老師,父親開著一個瓦斯行。他不太會念書,微積分不行,流體力學不行,電磁學不行,經常走堂,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不斷地被告訴說:李宗盛你將會是廢青。看懂了這歌詞,也就能看懂李宗盛這個人。

這話反而激勵了李宗盛,你以後一定要出人頭地。讀了中專,他就出來工作了,一邊玩音樂,一邊在家裡幫忙送瓦斯。當李宗盛進了唱片公司後,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在寫歌這條路上似乎有些天份。他告訴自己,抓住一切機會,要靠音樂出頭。


李宗盛後來寫了很多傳世、厲害的情歌:《領悟》《愛的代價》《夢醒時分》《傷痕》《陰天》,這個水蛇春咁長的名單可以列500首。之後接連創造了周華健、陳淑樺、趙傳、娃娃、林憶蓮、辛曉琪、張信哲一個個的銷量神話,到讓無印良品、莫文蔚、梁靜茹闖出一片天,連很不好做的張艾嘉和趙傳,都被他一手捧紅。

寫《阿宗三件事》的時候,李宗盛還是廢青,擔驚受怕,下一張唱片不暢銷,就要回家送瓦斯了,重新回到那個一事無成的日子,但,李宗盛終於通過寫歌,變成了教父,變成了大佬。被那麼多人愛著,尊敬著,懷念著。他將一切人生的經歷,最後都寫成歌,淡淡地唱著,輕輕地和著。

他與第一任妻子叫朱衛茵,商台CR2「因為衛茵」的主持人,倆人的感情正走到盡頭,多年後,那句「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丿出現在李宗盛為朱衛茵撰寫的新書序言裡。後來,「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這句歌詞又被他用在與林憶蓮的離婚聲明中。2013年演唱會北京站,李宗盛在唱這首歌時甚至唱哭自己。

朱衛茵,17歲考上商台DJ1988年結婚,隨李宗盛定居台灣,1997年,半年內連續遭受喪父、喪母、失婚三大打擊,命運坎坷如美國副總統Joe Biden,幸而有張小燕的及時雨,讓她在飛碟電台主持午夜節目《越晚越有感覺》,重拾得心應手的DJ工作。

才子佳人,滾滾紅塵,天后林憶蓮結緣於音樂,曾是一段華語樂壇羨煞眾生的夫妻搭檔。李宗盛為林憶蓮創作了《傷痕》、《聽說愛情回來過》、《為你我受冷風吹》、《當愛已成往事》等一大批的經典金曲。

2004年離婚之後的那幾年,恐怕是李宗盛人生最低潮的幾年。曾經一起居住過的上海也成為傷心地,離開了服務二十年的滾石,離開了熟悉的臺灣,先是上海又是北京,漂泊。

50歲之後的李宗盛,更爐火純清。2010年《寫給自己的歌》,2013年《山丘》,給華語樂壇帶來一股清流。這兩首重量級的歌都是李宗盛走到50歲上,自己的人生感悟。捂了十年,最終寫出來,句句中了在文青的心坎上。

組成「縱貫線」是在08年,李宗盛剛好50歲,周華健,羅大佑,張震嶽,年紀合計190歲的他們如頑童不老,把五月天和蘇打綠當作假想敵,北上南下,亡命天涯。


2011卓台灣第22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最佳作曲人獎/最佳年度歌曲獎: 李宗盛/縱貫線,〈給自己的歌〉,《南下專線》,當組團四年的縱貫線,巡迴海內外47個城市,唱了52場,超過136萬觀賞人次,門票收入達43億,創下華人演唱會紀錄。

有人話他59江郎才盡,你一年可以有43億收入嗎?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首李宗盛,李宗盛寫盡了整個人生。妳們聽的人、凡夫俗子、心意糾結,在他的歌聲裡流淚,又笑著,這是一件多麼滿足、多麼幸福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