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2月16日

記者妹兩年把公司做到100億


職業毋分貴賤,貴賤在自身,高低靠用心。千篇一律是人生的死水。2年,僅僅2年的時間,一個85後的小女子竟然就把一家公司從零做到100億。

Value Partners謝清海一樣,胡瑋煒是記者妹,摩拜單車的創始人,20151月份成立了摩拜科技公司,2年,僅僅只有2年,就把一個企業從0做到了估值高達100億,實現從0位數暴增到11位數。

2004年,她新聞系畢業後,成為一名汽車記者。後來北上到了北京,這一幹就是10年。少女最美好的時光給了媒體,給了汽車。月薪由4位數開始,而傳統媒體行業因為受到互聯網和新媒體的衝擊,她的收入一直沒有飛躍。辛辛苦苦的寫,月薪也不過從4位數到5位數,當然絕對不是開頭是95位數。

標籤是一種很危險的東西。人生如果不是用所謂的市場價值、PE來衡量的話,是好與不好?一方面要被迫接受老生常談的規則,一方面又受困於時代的光速爆炸。一面被「用物質來量化幸福」的生活公式帶跑,一面又不約而同地相信「從物質中獲得幸福的時代已經過去」。

能賺錢的職業才是「好」,女人的「歸宿」決定一切,男人的價值在於「金錢」。然而,這些論調不過都是由一連串的意外事件所創造。這一代要做的,是隨時隨地準備好,隨時展開第二段人生。

30歲到40歲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人生最精華的10年。在此之前,從一個羞澀的小女孩成長為一個女人,大部分女性完成了結婚生仔,而隨後的這10年是女性打拼的最好的黃金時代,絕不能再虛度。給別人打工的職業生涯,並不能實現自己的夢想,而媒體行業的低收入、高級一點的廢青地位讓她覺得,並不是對自己價值的體現,尤其和車壇那些從業者的收入相比,讓她覺得沒有尊嚴。

2014年,辭職。


她和一些投資人在一起吹水,當時一個天使投資人說:「妳有沒有想過我們做Sharing Econmoy共用單車呢?用手機掃描開鎖的那種。此話說出之後,遭到在場的人的反對,因為在支那,幾乎每個擁有單車的人都有過被人偷過的經歷,「共用」這肯定不可能。

機會就是這樣,當很多人都覺得是機會的時候,那一定不是機會,而是危機,只有在被人看不懂,看不起,不想做,不敢做的時候,這才是機會。機會永遠屬於冒險者!

春節前兩天,胡瑋煒完成了摩拜單車D輪,在這輪融資中共獲得2.15億美元股權融資,約合人仔15億元。這意味著,到今年1月底,摩拜單車的估值已經超過100億元。


胡瑋煒的幸運和她10年記者生涯分不開不開,記者最大的優勢就是識人多,有了人脈和技能這個儲備是她的基石,創新工廠的創始人李開復在摩拜單車獲得富士康戰略投資以後,第一時間在微信朋友圈裡發了一條微信,也正是這條微信揭開了,胡瑋煒2年把摩拜單車做成估值100億公司的秘密。

要想成功,就必須具備一種能力,一種隨時調動社會資源的能力。最關鍵是你能調動社會頂級精英社會資源的能力,這樣你想不成功都難,這是創業取得巨大成功的第一條秘笈,要善於調用社會頂級精英的資源。

這社會並不是靠努力和辛苦賺錢的。很多賺到大錢的人,他們都不辛苦。很多優秀的人在做沒有太大機會的事情,找到一塊沒有被挖掘的,或者說沒有充分競爭的領域,除了眼光,其實需要比一般人膽子稍大那麼點,正如走夜路一般,一個人走總歸是孤獨的,你需要堅守的同時,還要勇於走出去,在充分競爭的市場裡,其實雖然大錢賺不了,但是邏輯清晰,道路明確,你只要往前走就行了,這個時候就是比能力的時候。

互聯網時代,社會變化太快,不斷有思想在被拋棄,你發現你很努力即將變成專家的時候,這個領域已經沒法玩了,兩年前開始研究O2O,到現在成了O2O專家,可是現在沒什麼人和你談O2O了,阿叔。很有意思的是,你還沒有熬成某個領域的專家,就已經沒有人和你談這件事了。從投資角度來看,要獲得超額回報,必然是要去押注在小起點,大回報的東西,因此不確定性的東西,更值得被投資是必然的。

爆炸頭說,要想做一件事情取得成功,必須要在這個行業做滿1萬小時。胡瑋煒在記者妹行業幹滿了十年,這個1萬小時的定律早就已經突破了,女人的直覺是最准。創業靠的恰恰是直覺,而不是各種論證。胡瑋煒說,我沒有資料模型來證明我的創業項目是對的,而恰恰相反,很多人都覺得我這個項目很難成功。


其實,最利害的創業往往是創新的結果,而創新永遠是不符合常理,不符合邏輯,憑藉的都是直覺,誰說一朵花不能變成喇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