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2月6日

成龍點解咁乞人憎?



內地朋友送我這本書,「你們香港人咁討厭成龍,快看看吧。」沒想過會看完,不錯。舊老細同成龍好friend,成龍又同楊受仔好friend,所以年年春茗都見到佢哋,我對佢印象又不是太差,佢封封利是都有500-1000蚊,而且以成日送飛我睇戲。

成龍做乜講乜都比人鬧,被那麼多人罵,早就習慣了。不要說是他自己,連成龍的工作人員也早就習慣了。走到今天,成龍還求什麼嗎?求名嗎?已經很有名了。求錢嗎?早就不缺錢了。奧斯卡也拿了,只要他高興,可以背一個背囊,開私人飛機,就退休了。

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人在做天在看,他今天還在不斷地做事,也做得很開心,而且這麼多年來,就是在一路的批評聲中走過來的。他說:「很感謝罵的人、討厭的人,因為有他們,我會檢討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如果有不對的,謝謝大家的提醒,會改正。」

成龍做乜都比人鬧,連收藏藝術品都比人鬧,當今香港只有林鄭可以打贏佢,吸嬲嬲啲速度直迫特朗普,但特朗普比佢叻,佢識用FBTwitter。

蔡瀾、黃霑、倪匡、金庸合稱香港四大才子,就是才子蔡瀾將成龍帶入收藏之門。嘉禾電影成立不久,蔡瀾與成龍做咗同事,在長期合作之中,兩人的友誼逐漸升溫,從同事變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冇戲拍的時候,成龍常常跑到蔡瀾的辦公室吹水,當時蔡瀾坐的是木頭櫈,書枱上擺的是黃花梨的筆筒,紫檀木的紙鎮,清代的水丞,令到成龍非常好奇,成龍問蔡San呢啲老古董真係咁好玩嗎?當時的成龍眼裏只有溝女、拍戲、工作、閒暇之餘就同黃玉郎、楊受成一齊玩,買跑車、花天酒地、玩錶、玩車、玩女人,對於蔡瀾的愛好,他想不通,也不想瞭解。

名車、名表、女人再多,也無法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久而久之,成龍就對這些奢侈品感到索然無味,蔡瀾非常敏銳,挑通眼眉,他睇得出成龍心中的迷惘,於是對成龍說,你冇可能一日到黑拍戲、睇劇本、剪片、溝女,你應該培養自己其他愛好。如果唔係咁,你就會心浮氣躁。

蔡瀾諗咗諗,話:「我可以教你做收藏家。」在蔡瀾的指引之下,成龍漸漸地走上了收藏之路,蔡瀾最鍾意就是紫檀木,於是成龍也跟著蔡瀾開始收藏紫檀木。蔡San教曉曉成龍什麼是紫檀,如何去看,如何去聞,學會分辨那些是非洲紫檀、還是印度、中國的。

導佢升仙的除咗蔡瀾,還有一位老人家,那就是何冠昌,何是嘉禾電影的創辦人,與成龍的關係非常密切,在許多公開場合成龍都話何冠昌窗係佢嘅契爺,1997年何冠昌逝世,成龍悲痛不已。

何冠昌經常對成龍說,應該學習下收藏,修身養性,何的話成龍不敢不聽,佢教他先從一些小的玉器開始收藏,並向他傳授了許多玉器理論。例如如何分辨青海玉、和田玉、子岡玉等等,成龍按圖索引,買咗一大批返嚟,興致勃勃的攞俾何先生看了,何生搖搖頭,話全部都係假貨,這句說話像一盤冷水淋在成龍頭上,這時候成龍才發現,收藏玉器並非易事,要學很多年才能夠入門,於是就放棄了,不在涉足玉器,轉玩木頭。

二十年前經人介紹,成龍在國內買了十間安徽的古建築,本來想著找一塊地,把老房子重新建好,讓成龍爸媽住。不料爸媽都在十多年內相繼離開。這十棟包括廳堂、戲臺、涼亭的徽派木建築,便一直躺在倉庫裡成為白蟻的食糧。這些老建築,是中國建築藝術的精髓,如果不擺出來讓人欣賞實在浪費。後來,成龍發了幾條微博:


第一條:十年前,我想把這些老房子捐給香港政府,作為展示用途,但和二屆特區政府談怎樣撥地,但幾年都沒有談出一個結果。可能有某些原因或者困難吧。兩年前我跟一個新加坡朋友談起這件事,他馬上請我跟一位新加坡官員見面,那位官員馬上為我在新加坡的科技設計大學找到一塊地。

第二條:好讓全世界的學生瞭解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古建築。我隨即答應把十棟安徽古建築中的四棟捐給他們。這次去新加坡,便到科技設計大學看看這些老房子的擺放進行得怎樣了。大學裡對徽派古建築有研究的學者和古建教授向我介紹他們準備怎樣擺放這四棟古建時,看著那些精緻的模型和三維圖樣。

第三條:鐳射掃描,我才知道為了好好陳列這四棟老房子,他們已經做了周詳的考證和周邊環境的設計。這令我非、常感動,幾乎有衝動想把其餘那六棟也捐給他們。跟學生和教授們道別時,我們還高興地來個大合照。

成龍2013年連續發出如上幾條微博,就其多年來收藏的徽州古建無償捐贈給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一事向公眾做出說明。本來以為這就是一條普普通通的新聞,沒想到瞬間就引起了公眾爆炸性的關注。一時讚揚者有之,批判者亦振振有詞,隨後成龍捐贈古建的事繼續比人炳發酵,相關新聞也成了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

成龍也不免有幾分感慨和委屈。「二十多年前,我一磚一瓦地將這些即將被丟棄的老房子殘件收集起來,那時候根本沒有人關注這些老建築。我買了二十年,在倉庫裡修了十年,我一直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呵護它們,就想到有一天讓它們恢復往日的光彩。」

他知道會有人拿這件事來攻擊,因為大家不瞭解其中的來龍去脈。他們只知道我有一些老房子,給了別的國家,我怎麼有的這些老房子,為什麼要去買這些老房子,一兩句話是講不明白的。

當說到一些蝗蟲的不理解甚至謾駡時,Why新加Bore選擇新加坡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的誠意。

幾年前,成龍在新加坡買了一些舊房子,是那種英式的建築,沒有投資價值的那種舊房子。當時新加坡官員及總理夫人過來說謝謝,說看來你很喜歡老房子,我說對,其實我還有一些更老的在中國內地。剛巧當時那些資料都帶著,成龍就拿給他們看,也跟他們說一個人負擔這些古屋的照顧和維修,壓力蠻大的。

她看完就問,你能不能讓我試試看想想辦法,我說好啊。她把資料拿去,不到一周就說有塊地可以送給你,位置在新加坡科技大學,你可以把古屋搬過來,我們負責搬運、維修和所有的費用。他們願意把它做成文化交流的形式,在整件事情裡給我很大的自由度。等我看到他們給我的具體回饋,就覺得很感動,他們那種保存、維修、電腦掃描、種種資料的收集和準備,都太用心、太專業了,人家真的把這些當成寶,真心地希望擺在他們那邊,去思考怎麼弄好每一個細節,這樣的態度太難得了。(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