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6月10日

大師系列 ---- 身邊人,決定妳的高度

阿媽都知道,身心靈的健康才是快樂的泉源,妳礙於現實壓力且自己也尚未準備好,忙於扮中產;就像剛上跑步機一樣,哪裡可以停得下來,花時間跟自己做朋友?跟自己對話?跟自己交朋友?一個人,尤其是有氣場的人,不僅仔細思考了人生的先後秩序、做生意的目的與本質;最重要的,理解了對自己的期待,學會如何靜心及思想。

每一個正在讀或者讀過大學的人,都體驗過宿舍效應。在一個宿舍裡,如果有條女談戀愛,那麼其他人也紛紛會去尋找愛情;如果有人早出晚歸泡圖書館,那麼其他人也會積極回應忙著低頭扮研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一個群體裡,如果你特立獨行,會覺得有百般不適。大學生活雖開闊,妳的同學有那麼多,可是給予你最深影響的,往往是同宿舍的那幾條友。普通人,普通港女,心思放在生活裡,終身大事、吃喝玩樂,煙火屁事就足以塞滿她們的大腦。懂事之前,情動以後,失豬之日,長不過一天。

同吃同住,同來同往,生活軌跡相似,低頭不見抬頭見,圍繞在彼此,浸染著彼此,註定會趨向同一種層次。進入職場以後,又會有同事效應。同事,是個奇怪的存在,它不是親人,但卻比親人與你相處的時間更長久。

成年人的世界,說到底,是一個people business。得人心者得天下,從遠古的江湖就開始傳頌,一入江湖深似海,這些藏在桌子底下的遊戲規則,是心照不宣的秘密,是眷戀紅塵的巨大誘惑。彼時,妳會仰慕天地會紅花會的民間俠客。

世界上最傻的事,就是跟年輕人講道理,該撞的牆,一面都少不了。

千萬不要和年輕人講道理,讓他們去做,不要告訴他們答案。只有菩薩才能渡眾生,渡人得靠緣分。目前這代人對做老闆懷有複雜糾結的情感,有多少愛就有多少傷害。有朋友一開開兩間餐館,忙得死去活來,蝕得一塌糊塗。緣分未到,急不來。只有不斷犯錯,不斷成長。哭過、熬過、恨過、毀過。在大部份心裡,「長大」意味著在一個地方跌倒就在這個地方爬起來,但「大師」意味著,在另一個地方跌倒同樣也不會被打回原形。

大部分人的人生,並不需要Mark Zuckerberg所說的「目標感」。雖然目標感可以帶來真正的快樂,但一般人更多的只想追求世俗的快樂。普通人,也不會緊緊追蹤經濟走勢,不會特別擔憂未來是不是有90%的工作被A.I.取代,她們對人生的「得失」沒有那麼敏感,對時代的「知情」,也沒有那麼全面,她們不需要那麼用力,頂多說要做最好的自己。

成人世界無趣,赤子之心難得。人生大部分的時候都在「成人」,它才是我們出走前半生的主題,因為它足夠難,也足夠慢。少年是天性,而「成人」是對抗天性,能成「大師」就更需要有「悟性」。知分寸,見天地,受夠了白眼,坐夠了冷板凳,見過了人情冷暖,還要有「韌性」能堅持下來。

還需要一點時間。

等你自己當了媽以後,會悔恨你曾經對自己的媽媽做過的事。
等你自己當了老闆之後,終於理解了你曾經的老闆。
為什麼明擺的不公平,卻會集體選擇性失憶?
為什麼你業績最好,升職卻輪不到你?
為什麼最忠心最能幹的是你,老細卻選了別人?
為什麼明明老闆最離不開你,卻一點都不懂得珍惜你?

每個人都活在圈子裡,朋友圈、親人圈、職場圈。這些圈子是你最熟悉的領域,而圈子裡那些與你交集最多的人,對你的影響最深,甚至決定著你的人生層次。一個人睜開眼所看到的世界,就是他心中的世界,他眼中父母的樣子,就是以後自己的樣子。父母的層次,決定著孩子的高度。門派代表了你的學歷,地位,名聲,境界,是正面力量還是反面教材,朝陽之勢還是落寞之姿。

江湖險惡,人心不古。但不妨礙瀟灑地到此一遊,那些聲名顯赫的大行、証券商與VC, PE的青年才俊,無論是常青藤名校畢業的驕子,還是在圈內混跡數年的無名小卒。見面時總不能吹得太淺薄,顯出自己的淺薄,不能傾得太深,讓對方應接不暇。後起之秀,不一定是大行裡如魚得水的紅人,不一定是名校畢業生,英雄雖不問出處,但一定是對答如流,一見如故。

聚光燈很窄,璀璨之處容不下凡人。實力才是王道,在最有夢想、有憧憬、有衝勁的年紀裡,囊中羞澀,臉上掛著青澀,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或許,就改變了接下來的人生。再決定,是繼續潛入這片江湖笑到最後,還是回撤走頭,再撥開另一片世外桃源。

我們皆如此,從幼年到少年,陪伴在身邊的是父母,從少年到青年,陪伴在身邊的是同學和朋友,而青年以後,陪伴我們最多的是伴侶和同事。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構成你的潛在意識圈,左右著你的人生方向。那些自帶光芒屬性的人,能激勵妳、照亮妳,而那些自帶霧霾屬性的廢柴,卻會死死拖住你。無論是照亮,還是遮擋,都是潛移默化的,身處其中,毫無察覺。妳能做的,便是沉定本心,篤守底線,遠離霧霾,奔向光明。花時間跟自己做朋友、跟自己對話、跟自己交朋友、思考了人生的先後秩序、做生意的目的與本質;最重要的,理解了對自己的期待,學會如何靜心及思想。

在好的關係裡,男女必須同心,然後同行,最後同成長。誰的腳步慢了,便要迎頭趕上,若追不上伴侶的腳步,在婚姻的分叉口,便只能灑淚告別,各自分飛。而對於那些無法遠離的親人和朋友,不妨就做那個自帶光芒的人,因為自帶光芒的人,自有他的人生高度。

朱平說,第一生命是學習生存價值、第二生命是賺錢,到了第三生命,則是用於之社會(give back)。他說:每天、每時、每刻都可以是一份禮物。當每個人都可以給別人一點東西時,我就可以改變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