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7月2日

人生第一本書《快錢遊戲》


現在市面上的書分為幾種:1. 好內容,賣得好;2. 好內容;賣得差;3. 壞內容,賣得好,4. 壞內容,賣得差。

Amy春曉及馬賽克是目前中國加上香港,寫Hedge Fund、寫高頻交易、寫金融交易生態圈人物故事最好的二人組。Amy以前是SCMP的,成都美女帥哥,文筆細膩幽默。

20176月,她們共同撰寫的金融類非虛構著作《快錢遊戲——關於投資的22個真實故事》,由中國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發行。這本書是Amy和馬叔兩年來,集中採寫中國金融交易生態圈人物故事的一個結集。是我和馬叔一起運營的金融新媒體《交易門》的一個階段性成果。

根據FT中文網總編輯王豐老總的描述,「我所認識的春曉,是個外表嬌小、靦腆的川妹子,又是個思維獨立、見識過人、仗義執言的優秀記者。十幾年來,我們曾在《財經》(博客,微博)雜誌、路透社和香港《南華早報》等多家媒體機構共事。儘管我們在工作中偶爾會有意見不一的時候,但她從來不會因為我是她的直接領導而隨聲附和。她堅持的觀點和建議也常常讓我深思,促我進步。」

春曉在自媒體領域一直勇於嘗試,我們也經常討論自媒體與傳統媒體之間的長短得失。但是,我看到她最終走上專注採訪金融業一線交易員、操盤手和散戶投資者,以深度專訪和個人故事為主要形式的路線時,仍舊吃驚不小。春曉和馬賽客都是經驗豐富的記者,但我仍舊一度懷疑:他們關注的這個群體、精心製作的這種內容,是否過於小眾,能否激發足夠的讀者興趣,產生足夠的影響力?在諸多內容創業者以層出不窮、或精彩或花哨的內容爭搶移動端讀者有限注意力的市場中,他們能否找到自己的空間,甚至開發出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原文網址

以下是《快錢遊戲》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交易門Amy

首先要聲明的是,這本書出版我們並沒有花一分錢——也就是我們不屬於所謂的自費出版

我們著手做交易門公眾號幾個月後,就有幾家出版社或圖書策劃機構主動聯繫我們出書。但我們覺得積累還不夠,時間精力也忙不過來,所以並沒有太著急去做這件事。

20169月,我們感覺時機趨於成熟。金秋時節,我飛往北京,與中國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的石編輯碰頭。一想到又可以去帝都吃南門涮肉,我就很興奮。

我從機場趕到北京西城區百萬莊南街的編輯部辦公室時,已經過了午飯點。石編輯專門給我留了一盒工作餐:土豆圓子盒飯。

盒飯味道真的很北京,讓我想起大學食堂學三。土豆圓子下肚後,午睡時間又到了,我忍不住上眼皮打下眼皮。

石編輯是一位戴眼鏡,穩重端莊的女士。她開門見山告訴我,現在市面上的書分為幾種:1. 好內容,賣得好;2. 好內容;賣得差;3. 壞內容,賣得好,4. 壞內容,賣得差。你們呢,是有好內容,但不要成為好內容,賣得差的那種。


石編輯一開口,我的瞌睡蟲就被嚇跑了。我說,能否請你明示,怎樣才能不要成為好內容,賣得差的書呢?

石編輯說,行銷很重要。因為你們不是名人,所以要想好怎麼去介紹這本書。有作者自己買幾萬本書,就是為了上榜。京東等上面的書的評論不少都是假的。但兩本差不多的書,你看到一本有幾千個評論,一本一個評論都沒有,你買哪本?

什麼?京東上的書評都是假的?誰這麼吃飽了撐著自己去買自己的書?

石編輯解釋說,很多人出書不是沖著版稅去,而是為了增加影響力。有些人本身就是網紅,出書是為了賣課,賣培訓。有些人出書為了建立形象,拉風投,目的各不一樣。你們出書,是為了什麼呢?

這一下把我問住了。我思考了一下,支支吾吾說,嗯,是為了當作家

石編輯繼續指示說,一本書的書名比內容更重要。我以前做過一本聽故事,學會計的書,把書名改成全世界最簡單的會計書,書銷量一下飆升。一本叫《XX醫院》的書,後來我們把改成《跟全世界最好的醫院學管理》,正好衛生部要號召學管理,馬上來團購,這還愁銷量嗎?

書名我們跟你一起想。不能太死。她叮囑說。

跟石編輯開完會,我和馬叔就把取書名這個任務提上了議事日程。

一個好的書名要同時滿足許多特點。要切題,要吸引人,不能太惡俗,也不能太高冷,最好還能有新意,賣弄下情懷和小聰明。

我很快就發現,要同時滿足這些條件是不、可、能的。我們鎖定的第一個書名是《快錢遊戲》。

石編輯回復,有個公司叫快錢,如果取這個名字可能會有版權糾紛。還有4個交易門友人異口同聲地指出,快錢遊戲這名字聽上去像騙子。同時我們意識到,書裡不少主角做長線投資,賺的並不是快錢,這跟他們的投資理念不一致。

於是,我們放棄了快錢遊戲,開始了漫長的取名征途。前後糾結了起碼3個月,以下這些書名是我們考慮過,又槍斃掉的。
  1. 狠狠賺 (要俗就俗到底,你在書店看到這書名你能忍住不讀?這個標題被馬叔無情拒絕了)
  2. 錢戲——給你最想看的交易 錢戲系列是我的最愛)
  3. 錢戲——22段長鏡頭講述交易浮沉
  4. 錢戲——22個瘋狂交易員震撼白描
  5. 錢戲——金融浮沉人生如戲
  6. 談一談我們的投機生活 (太大媽)
  7. 交易是圓的 (啥?馬叔你在想說啥?)
  8. 交易叢林戰 (太野路子)
  9. 交易人生+7(太平庸)
  10. 交易遊戲(太不嚴肅)
  11. 快易人生 (太武俠)
  12. 數位人生  (太偏資料)
  13. 交易門+2  (太空洞)
  14. 博弈者的故事 (太商業)
  15. 國內金生 (啥?)
  16. 市場黑洞 (負面情緒太濃)
  17. 觸底反彈 (股評家氣息濃郁)
  18. 門內門外 (像是要勸讀者出家)
  19. 交易門之我的奮鬥/人生百態/百態人生 (太囉嗦)
  20. 股海浮世繪 (太偏股票)
  21. 交易狙擊手:貪婪又克制的人性 
  22. K線上的貪婪與克制 (俗)
  23. 金錢永不眠 (俗)
  24. 職業操盤手 (俗)
  25. 金融進化論 (太理論)
  26. 築夢路上  (太空洞)
  27. 交易啟示錄 (太文縐縐)
  28. 券海沉浮  (俗)
  29. 交易獵手 (俗)
  30. 交易怪獸 (主角有好幾個是美女)

經過斟酌衡量,馬叔和我打算主推錢戲,然而這被石編輯拒絕。編輯有自己的邏輯,她覺得錢戲這個名字讀者看了不知所云,不利於賣書,會產生低俗化聯想。她建議我們繼續用快錢遊戲

但快錢遊戲依然有版權的問題。出版社領導傳話來說,如果能在正規出版的字典中找到快錢詞條,就可以用這個書名。

世上就怕「認真」二字。在我的祝福和鼓勵下,馬叔和重慶酉陽老家的兩隻生態豬依依不捨地告別。他端著一根小板凳,親自奔赴位於四川成都的四川省圖書館、成都市圖書館做研究。

四川省圖書館三樓的工具書區域,最引入注目的是《大漢和辭典》,浩浩蕩蕩十三卷本。馬叔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他在這本詞典找到了134字詞條,但唯獨沒有快錢。他前後查閱了34本字典、俗語詞典、經濟學詞典。終於,他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全球華語大詞典》找到了快錢詞條。

然而晴天霹靂。馬叔找到了詞條,出版社編審委員會還是沒有同意用快錢遊戲,也拒絕給出任何解釋。

什麼?圖書館白跑了!?馬叔表示很心碎,那天中午,他要了二兩臊子面,卻難以下嚥。最後,只吃了半斤紅油水餃。

最後,出版社編輯給我們出了折中方案——“錢遊戲。為安全起見,字打上引號,避免法律糾紛。

事情就是這樣,到這個地步,這已經是雙方都能接受的最好的方案。

我還想回答一個大家很關心的問題。賣一本書我們能賺多少錢?按照一本30元的定價,每賣一本我們可以賺7%,也就是2.1元人民幣,我和馬叔可以各自入袋1元。

這本書的出版,馬叔忙前忙後,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在此對馬叔和石編輯致以最誠摯的謝意。

石編輯告訴我們,對於新書而言,第一個月銷量很重要,第一個月銷量好的話,出版社的其他推廣資源就會跟進。銷量不好,出版社就會無情拋棄我們,去推其它的書。好消息是:《快錢遊戲》上架第一周,就進入京東、當當、天貓三網新書周銷量Top3,不到十天京東和當當網各大城市全線斷貨,只有天貓部分商家還有庫存。目前出版社正緊急加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