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9月5日

妳的職業是慰安婦

職場上很多迷茫女人,20幾歲已經在擔心中年危機?

這不是矯情,是現實。三十歲不到,她們走出校門不過三五年,己經感到中年危機指日可待,甚至提前來臨,很快就會停經

互聯網的年代沒有詩人、沒有遠方,大家短兵相接,成敗立見,離開薄如蛋殼的學校,年輕人直接被拋向了刀光劍影,肉帛相見,血肉橫飛的修羅場。

2016年,介紹過獅子銀行小魔女,人靚不在話下,而且仲好好玩,俗語有云:「DGS專出叻女、Maryknoll專出靚女、St.Mary專出才女」。玩泥沙名校瑪利諾,USC畢業,本身是CPA、在電訊盈科、獅子銀行工作,嚴格來說,我是她條o靚。

世上根本沒有穩定的工作,像梧桐会那些被豢養的狗貓一樣,是沒有自由的,其實,很多人一直站在籠子裡,沒有逃出籠外去享受更多人生體驗的自由。在這個當下,大部份人一直是站在籠子裡的夢中人,這是很殘酷的事實,然而,只要能全然接受這個事實,開始規劃自己往後想站在哪裡。

可喜的是小魔女馬上要脫離這困籠。

另一個上海婆,也是獅子銀行,MA出身,Commercial bank RM,做到SVP,睇客,這些廢中整個陸家咀通街都係,背景都差唔多,大外資行CMB/GM related 10+China experience,中高層,day to day自我感覺良好,中層通病,畏首畏尾,唔知做咩,睇得到前景一般,跳出去Opportunity Cost又好似好大。

「占Sir,有無咩睇法可指教?」
「妳係咪中石化高層個女?王岐山的私生女?」
「不是。」

我吐出一口濃痰,一手拿著馬經,正研究買蘇偉賢邊一匹,舊夥記嫁了比他,旺夫益子,Chris成為華人首席練馬師。

「自己想做闊D,申請轉上海做GB segment cash management現在專做中國 cash management RFP,兩年在中國睇住人仔鬆鬆緊緊幫客想Structure我地班廢青傾開計,講到宜家如果進修應該讀D 咩,幾有趣,大家都覺得傳統MBA MB BA 已經無咩特別valueFIN TECH / AI又覺得與其去讀不如衝去搞D嘢好過 。

「妳去做慰安婦啦。」


行業差異越來越大,高薪形態過於集中;除了Ivy League,其他都是一般;除了金融、互聯網和IT的行業其他都一般;工作不鹹不淡,辭職不敢,轉型怕晚;前浪尚在興風弄潮,後浪已然接踵而至;即使行業穩定、個人勤奮、升職有道,在樓價面前也會瞬間失去鬥志,十年後,40歲,如果嫁得去如果有仔生如果老公35-39沒有小三,能解決居有定所,子女教育,父母養老,達到體面的生活狀態是Mission Impossible;擁有兩套房失業後立陷財務危機的中產家庭,很可能就是你的未來寫照。

「慰安婦?我冇One Night Stand,冇性濫交喎。」

我意思是「塔羅牌、易經、Card Reading, Meditation, Yoga之類。」

我身邊很多美女,把下班當成另一個上班的開始,抵禦各種誘惑,當其他人在其他人吃飯、睡覺、看電視的時候,每天堅持寫作與健身,瑜咖、研究電影、編劇、文字、旅行、精神病、夢境研究,夢遊、心理學、兒童心理、木工與教育領域,自己做啤酒、整餅、照顧自己毫無邊界的好奇心。對了,還要照顧自己的兒子,換屎布、餵奶、哄睡,聽DBS的小學講座。

層次越低的人,越喜歡花時間在娛樂八卦上,越喜歡花更多的時間在關注他人上,越喜歡把時間花在不緊不重要的事情上。

「三十出頭正是我們剛剛需要打硬仗的年紀,而很多像我這樣的小姑娘(妳仲小?),光是參演辦公室甄嬛傳就筋疲力竭,哪裡有閒情為自己的職場生涯謹慎思考?」

誰都努力,誰都想出人頭地,而那些真正做到的,一定是對自己的工作、對自己的成長有著深刻解讀與規劃的人。人生最值得投資的時間就是用在磨練自己上。層次越低的人,越喜歡花時間在不重要不緊急的事上。


80%的精力做20%高價值、高優勢的事
工作熱情是有,就是失之盲目。一個女人在工作中,必須習得一些必要的聰明,這種聰明,不是奉獻,而是學會評判事物的價值。無論什麼類型的工作,都遵循二八原則:有20%的工作決定了你80%的最終成果,這20%不是其它,正是高價值、高優勢的事。

工作要看未來發展,而不是價格和難易程度
正如不要因為Cheap而上淘寶買件衫,要因為它值得才買一樣,在職場上,我們不能僅僅因為「容易」而作出選擇。容易最易出事。

我身邊特多慰安婦,她們用塔羅牌、MeditationCard Reading、瑜咖、小工藝去撫平、慰藉許多其他城市人的心靈。

禪修、正念的力量是什麼呢?它不僅僅是讓你發現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或者開啟你一段新的人生之旅,它還像三毛說的,潛在地影響我們的生命,在氣質裡,在談吐上,在胸襟的無涯,當然也可能顯露在生活裡。所以,那個Athena越來越似觀音,越來越美,可以叫Eric So幫妳做個Figure攞去供奉。
  

在大上海、中關村、中環,一半人在拼命,一半人在認命;一半人在搶時間,一半人在嘥時間;一半人在燃燒青春,一半人在虛度青春。

妳願意做哪一半的人?

中產階級這個標籤本身就是一個陷阱。中產住的房子,中產開的車,中產喝的咖啡,中產穿的衣飾,甚至包括中產的老婆二奶,中產階級的孩子都是構建身份認同的一部分。相對於完成階級提升這一巨大挑戰,模仿上層社會的生活要容易得多。


算吧,再努力也不可以成為Sir David Tang or Madame Tang,但妳可以做好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