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1月3日

那年花開月正圓的林青霞


在我喜歡的女星裡,有一個人,一直未合作過,半生遺憾,她既是美人的代名詞,也是80年代電影黃金時代不可或缺的符號。從小到大,美人無數,林青霞也只有一個。1994年,林青霞嫁給邢李源,資深馬迷一定知道,Michael Ying送比林青霞的馬,叫「百看不厭」

113日剛好是林青霞63歲生日,如今她年過花甲,氣質依然優雅。二十多年沒拍電影了,她平時在幹嘛?什麼才是女人真正的底氣?

十点读书妳父母那一輩的,信奉嫁人是女人改變命運的第二機會,所以妳老母總希望妳能夠嫁個有錢人,起碼衣食無憂,不用跟廢青過苦日子。豪門闊太、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是不是妳憧憬的未來?

她家中有一面牆,堆了一摞摞的書。李白、李清照、曹雪芹、沈從文、張愛玲、聖嚴法師、大寶法王、金聖華、瓊瑤、章詒和、董橋、白先勇、蔣勳。歲月無情,美人依舊。這麼多年過去了,她氣質不減,內蘊也愈加豐富。每次出現,都能喚起一代人不可抹去的青春記憶。

林青霞有多美?劉德華受訪時,被問及何謂美麗,他說:「林青霞」。徐克說:林青霞的美是可以延伸的,可以出色到令你認為反派也吸引人;《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裡的東方不敗,一襲紅衣驚豔,

什麼是美麗?不是外表的光鮮亮麗,不是生活的榮華富貴,而是內心無論你遭遇什麼時都能那麼麼純真。章詒和寫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回董橋約幾個朋友吃飯,林青霞來得最晚。最後來的她穿了一件綠色連衣裙,雙手扯著裙子,跳著舞步,轉著圈兒進來,然後舉著三根手指,得意道:三百蚊,打折的!

董橋瞥了她一眼,說:「誰能信,這個女人快六十了。」

2014年,林青霞六十歲生日時,在微博上曬了照片,一襲紅禮服,白皙的皮膚,氣質絲毫不減當年。

林青霞2015年參加湖南台真人秀節目,一身紅裙出現在錄製現場,讓全場過百號工作人員頓時鴉雀無聲。見慣了大場面的導演都表示:從未見過有人能不發一言僅憑氣質就Hold住全場。息影22年的她從容自如,舉手投足中都是當年東方不敗的英氣。她就這樣靚了六十幾年,也會這樣美一輩子。她的美是經過日積月累的修煉與沉澱才內化而成的氣質,靠的不只是時間與閱歷的疊加,更多的是自身感受的豐富性的不斷延伸。

17歲那年,剛從金陵女中畢業,有一回和好友在西門町逛街時被星探發現,從此開始了演藝事業。這個還不滿18周歲的女孩來到電影公司簽下了人生第一份電影合約,片酬是一皮野新臺幣。

當時的林青霞以為自己會演個路人甲,未曾想自己已被選作女主角,她的電影處女作《窗外》同時也是瓊瑤的小說處女作,飾演的就是女主江雁容。此後又成功出演了劉家昌執導的《雲飄飄》,票房400萬新臺幣,打破了票房紀錄。

1981年到1984年,她一共拍了14部戲,除了一部瓊瑤的文藝愛情片,其餘都是武俠片、警匪片。1990年,嚴浩執導的《滾滾紅塵》讓林青霞拿到了第27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領獎時,她說:「從台下到臺上,短短一條路,好像走了幾世紀。」

徐克《蜀山》讓林青霞與香港結緣,林嶺東的《君子好逑》讓她在香港落腳。1984年後,她在香港的片約不斷,此後更把事業重心轉到了香港,恰好趕上了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

好的演員也要遇到伯樂,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徐克在林青霞的演藝生涯中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早在合作《蜀山》的時候,徐克就對林青霞說:青霞,將來我一定找你拍一部戲。這個角色就是後來的東方不敗,她當時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因為我對他有信心。


《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的票房超乎想像的好,這部電影更是引領了武俠刀劍片的潮流,也成為了林青霞的代表作之一。她的東方不敗,風情萬種,冷峻霸氣,至今都是無法超越的經典。

在港期間,林青霞與香港最具實力的男演員都合作過,周潤發、成蟲、張國榮到星爺、梁家輝、梁朝偉……《新龍門客棧》《東邪西毒》《六指琴魔》都是有口皆碑的佳作,如今談起,滿腦都是關於青霞的回憶。拍完《東邪西毒》的那一年,林青霞已經40歲了,她突然決定告別影壇,嫁給了香港商人邢李源,將一地繁華簇錦丟在身後,過起平淡的主婦生活。

在淡去的這23年裡,她也在藝術和知識的海洋裡隨意馳騁,更加注重精神上的追求。與聖嚴法師結緣、坐禪;參加各種文化藝術展,學畫畫、寫書、練書法;2005年,每週從香港飛臺灣聽蔣勳講《紅樓夢》,去聽龍應台的寫作課,還去學習英文翻譯。


2004年,林青霞寫了第一篇文章《滄海一聲笑》,在黃霑追思會當天刊登在明報世紀版。看過文章的朋友都鼓勵並支持她,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她的信心和興趣。

2011年,她出版了人生第一本散文集《窗裡窗外》;2014年,六十歲生日之際,她又出版了第二本散文集《雲去雲來》。

林青霞說:我喜歡自己有進步,你叫我做一個太享受的闊太太,我覺得不夠,很沒意思,精神會很空虛。我喜歡有一點長進的生活、加分的生活。

瓊瑤為《窗裡窗外》寫的序言中有一段:我沒有看到那個皇后,如何在皇宮裡享受著她的三溫暖。我看到的,依然是我那純真飄逸的青霞,坐在燈下的電腦前,寫著她的所遇、所思、所感、所惑……體會著她人生中的三溫暖。

20歲時,天之驕女;30歲時,影壇天后;40歲,洗盡鉛華;50歲後,她說:不要叫我大美人,請叫我作家。六十歲時,她用「圓滿」形容自己的生活,往事早已雲淡風輕。女人原來可以這樣美一輩子。


她在新書《不丹·虎丘寺》一文中寫下了自己的心聲:到了耳順之年,歷盡人生的甜酸苦辣,生離死別,接受了人生必經的過程,心境漸能平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