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2月8日

人生,減法比加法更重要

唔駛Dalio,我都可以告訴你,什麼是Principle,人生,一定要學會做減法,而不是加法。

通常來說,CEO做事有兩種風格。

一種是做加法。它是一種麻痹。很多廢柴CEO跟我說,你看我幾撚忙,工作計畫很滿,排到2019,我很忙,一年飛足300日,盡心盡責。其實這是他們在回避戰略問題;

另一種是做減法。作為CEO,如果有10件事,只讓你選擇其中一件去做,你會非常痛苦,決斷力是創業者最稀缺的一種素質。

在撒哈拉沙漠裡有一種動物,名為Gerbillinae (沙鼠),它們就喜歡存儲東西。旱季時,它們會大量囤積草根,即使食物足夠多,它們也會繼續囤積,直到洞裡塞不下為止。可草根太多了,它們根本吃不完。於是,它們又把沒吃完的腐爛了的草根一點點運到洞外。它們每天這樣忙碌著,完全停不下來。於是,科學家們做了一個實驗。他們把沙鼠關在籠子裡,並給它們足夠多的食物,結果沒多久,沙鼠就焦慮症死咗。

因為籠子裡的食物,根本無法滿足它們的囤積需求。

看看妳的手機,是不是Facebook Friends好友數高達1500+,微信群的累積人數過2萬。

公司仔首先要Focus,想清楚自己的戰略是什麼。確定了戰略之後,要去尋找戰略對口的人才。跟戰略對口的人共事,做事效率才高。戰略想清楚後,最重要的是找人。

找人和諗戰略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你戰略想不清楚,其實你找不對人,你也不容易說服人。因為戰略的思考以及對核心競爭能力和壁壘的思考會轉化為公司需要什麼樣的必備核心技能,而核心技能是由人掌握的。所以戰略想得越透,你對所規劃需要找的人的描述就越清楚。

沙鼠的祖先們曾因食物短缺而大批死亡,所以它們後來就具備了這種DNA,成日都好撚忙,正是這種基因迫使它們不斷地囤積。一旦停止,它們就會感到焦慮。
而人則完全不同,人的儲藏行為,起源於內心。

雖然不儲藏也會有焦慮感或匱乏感,但這可以通過逐步做減法來調整。

人有DNA、公司也有 DNA。什麼叫DNA,其實簡單講,我理解就是戰略想透之後,組織了一群適合這個戰略方向的有那種特定技能的一班人,所以找人這件事情,其實非常考驗你對自己創業方向的思考深度,這個同學會8000多人的DNA都差不多,比較Elite,比較Intellectual,比較Global,好閱讀,會投資,但冇時間,唔會蠢到問我地攞Number

如果一個小公司連自己的戰略都沒驗證清楚,就開始用一個大公司的Perspective做人才培養了,這會浪費很多管理精力。所以小公司要找盡可能少的人,能請一個人,絕對不能請兩個人。那間8Vesting,好似得三個人,管理5000萬。其他我懷疑是臨記。Boxful,好似得三四個人。很少有人注意到,巴菲特是一位管理大師,他只用25人,來管理他的市值超過5000億美元的龐大企業帝國。實際上,他懂企業,又懂投資;既是投資家,又是企業家。正是這樣的雙劍合璧,巴菲特比企業家賺得更多,比投資者做得更大。巴菲特本人說:「我是個好投資家,因為我是個企業家。我是個好企業家,因為我是投資家。」

一開始,根本就可以適當減少自己的選擇。我地個倉,得八九隻股票,你班友都知道係乜。很多人做選擇時,總以為自己會猶豫,是因為選擇太少,或者不夠好。可事實是因為選擇太多,繼而導致注意力放在比較上,從而忽略了內心真實的想法。

一間公司剛開始就花很多精力做管理是不對的。因為從管理學上看,一個人的有效溝通是不能超過6個人的,超過這個數字,溝通效率會變得非常低下。

生活並不是越忙越好,要有所為,有所不為。做減法,減到自己最最熱愛和擅長的事上。如此才會有所成就。

骨子裡,人貌似是一種孤獨的動物,所以古往今來,為了不顯示孤獨,喜歡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一些人還會積極Post相,以顯示活動很多,生活很精彩。殊不知,越是這樣,越難脫離孤獨,本質上也是孤獨的另一種象徵。

細公司,不光要在戰略方向、路徑上做減法,組織上也要做減法。組織上如何做減法呢?Boxful憑著減法,B Round一億四,恭喜Ryan(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