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16日

讀這五類書,做高境界的人

本文是錢穆先生1962122日在香港調景嶺慕德中學的演講,他將讀書和做人緊密聯繫在一起,言簡意賅地說出了書籍對於人生的重要意義。你讀什麼樣的書,就決定了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讀書便能學得做一個高境界的人呢?究竟當讀哪些書好?我認為:業餘讀書,大致當分下列數類:

修養類的書

所謂修養,猶如我們栽種一盆花,需要時常修剪枝葉,又得施肥澆水;如果偶有三五天不當心照顧,便決不會開出好花來,甚至根本不開花,或竟至枯死了。栽花尚然,何況做人!當然更須加倍修養。

中國有關人生修養的幾部書是人人必讀的。首先是《論語》。再次是《孟子》。孔孟這兩部書,最簡單,但也最寶貴。如能把此兩書經常放在身邊,一天讀一二條,不過花上三五分鐘,但可得益無窮。

孟子曾說過: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連做皇帝王天下都不算樂事;那麼,看電影、中馬,又算得什麼?但究竟孟子所說的那三件樂事是什麼?我們不妨翻讀一下孟子,把他的話仔細想一想,那實在是有意義的。

人生欲望是永遠不會滿足的;有人以為月入二百元能加至二百五十元就會有快樂;哪知等到你如願以償,你始覺得仍然不快樂。即使王天下,也一樣會不快樂。我們讀歷史,便知很多帝王比普通人活得更不快樂。做人確會有不快樂,但我們不能就此便罷,我們仍想尋求快樂。

還有一部《老子》,全書只五千字。一部《莊子》,篇幅較巨,文字較深,讀來比較難;但我說的是業餘讀書,盡可不必求全懂。還有一部佛教禪宗的《六祖壇經》,是用語體文寫的,內中故事極生動,道理極深邃,花幾小時就可一口氣讀完,但也可時常精讀。其次,還有朱子的《近思錄》與陽明先生的《傳習錄》。

我常勸國人能常讀上述七部書。中國傳統所講修養精義,已盡在其內。

欣賞類的書

風景可以欣賞,電影也可以欣賞,甚至品茶喝咖啡,都可有一種欣賞。我們對人生本身也需要欣賞,而且需要能從高處去欣賞。

諺語有雲: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偷。

詩中境界,包羅萬象;不論是自然部分,不論是人生部分,中國詩裡可謂無所不包;一年四季,天時節令,一切氣候景物,乃至飛潛動植,一枝柳,一瓣花,甚至一條村狗或一隻令人討厭的老鼠,都進入詩境,經過詩人筆下暈染,都顯出一番甚深情意,趣味無窮;進入人生所遇喜怒哀樂,全在詩家作品中。

又如王維詩: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這是一個蕭瑟幽靜的山中雨夜,但這詩中有人。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那不是一幅活的人生畫像嗎?

讀散文更自由。學文學乃為自己人生享受之用,在享受中仍有提髙自己人生之收穫,那真是人生一秘訣。



博聞類的書

這類書也沒有硬性規定;只求自己愛讀,史傳也好,遊記也好,科學也好,哲學也好,性之所近,自會樂讀不倦,增加學識,廣博見聞,年代一久,自不尋常。


新知類的書

生在這時代,應該隨時在這時代中求新知。這類知識,可從現代出版的期刊雜誌上,乃至報章上找到。這一類更不必詳說了。

消遣類的書

其實廣義說來,上面所提,均可作為消遣;因為這根本就是業餘讀書,也可說即是業餘消遣。但就狹義說之,如小說、劇本、傳奇等,這些書便屬這一類。如諸位讀水滸傳、三國演義、紅樓夢,可作是消遣。

上面已大致分類說了業餘所當讀的書。但諸位或說生活忙迫,能在什麼時讀呢?



其實人生忙,也是應該的;只在能利用空閒,上床了,可有十分一刻鐘睡不著;上洗手間,也可順便帶本書看看;今人不騎騾馬,但在舟車上讀書,實比在馬上更舒適。讀書只要有恒心,自能培養出興趣,自能養成為習慣,從此可以提髙人生境界。這是任何數量的金錢所買不到的。

錢穆先生
先後授課於北京、清華、燕京、北平師範大學等名校,日華侵華時,輾​​轉任教於西南聯大、武漢大學、華西大學、齊魯大學、四川大學、江南大學等大學。撰寫《國史大綱》,一九四九年,南下廣州。十月,錢穆跟華僑大學,再搬香港。一九五零年錢穆在香港創辦新亞書院,使流亡學生,絃歌不輟。辦學有成,亦獲香港政府尊崇。一九六零年應邀去美國耶魯大學講學,亦獲頒贈人文學名譽博士學位。一九六五年正式卸任新亞書院校長,應聘馬來亞大學任教。錢一生以教育為業,五代弟子,冠蓋雲集,余英時、嚴耕望等人皆出門下。

一九六七年,錢穆應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之邀,以歸國學人身份,由香港抵台灣,於臺北市士林區外雙溪築素書樓,一九六八年膺選中央研究院院士。晚年專致於講學與著述,雖目力日弱,仍隨時提出新觀點,賴夫人誦讀整理出版,謙稱為《晚學盲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