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23日

很感恩,和你夫妻一場

老公: 轉眼已是一年。去年今天,下午三點半,醫生從搶救室裡出來,說你走了。我頭重腳輕地沖進去,你平靜地躺著,手還溫熱,只是身上所有的管子都拔掉了。

我很後悔當時沒有仔細看看你,以致現在都不太能想起你最後的樣子。那時候我好像迷糊了,總覺得這是場夢,是個幻覺,是全世界跟我開的一個大玩笑。怎麼能想像啊,兩天前還走路帶風朗聲大笑的你,居然說走就走了。

永遠不回來。永遠。

今天下午我去給你掃墓了。

墓碑很涼,你的名字清晰如昨。我坐在墓前的水泥地上,絮絮叨叨跟你說了很久。就像過去我們坐在梳化上閒聊那樣,只是我有來言,你沒去語。我說了那麼多那麼久,你也沒給我一點點回應。不過沒關係。哪怕你只是一個冰涼的墓碑,我也願意多跟你待一會兒。

今天我表現不錯,一直都忍著沒哭。直到臨走時,我站起身說老公,我要回家了。話一出口,我淚如雨下。

我終究還是要一個人回家,一個人過日子,一個人艱難前行,一個人熬漫漫時光。你不會再陪我。其實,你剛走時我特別怪你。

我那麼愛你,兒子那麼小,爸爸媽媽那麼需要你,而你居然那麼狠心,把我們所有人都扔下,轉身就走了。

你走多簡單,我可怎麼辦?我好好的日子,忽然就天翻地覆一片混沌。全亂了。那幾天,家裡每一寸空氣都是黑色的,每一個桌椅床角都帶著沉沉的悲慟。

我晚上整夜痛哭。循環往復。

生活艱難,我都能扛。沒問題。無非就是累點、難點、苦點、窮點,打不垮我。我受不住的是精神信仰的倒塌。這些年,我越來越死心塌地地愛你依戀你,也越來越相信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你忽然走掉,讓我瞬間失重,一切節奏都被打亂,一切規劃都被推翻。我像當頭挨了一百棒,眩暈,疼痛,不知所措。

我到現在都想不通,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就沒了。原以為生離死別都是傳說,哪想到突然就來了。

原以為我們會天長地久一起走,哪想到轉眼就到了頭。原來世事真的無常,天知道身邊人會陪你到什麼時候。

你走後這一年,別人都以為我挺過來了。可是誰又知道,我沒有一天不悲傷,沒有一天不想念。

你曾經存在的位置,變成了我生命裡一個巨大的黑洞,我拼命填也填不上。那裡面翻滾四溢的悲痛,不斷不斷地淹沒我。

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活受罪。走了的人不可追,活著的人活受罪。


我花了二十幾年才在茫茫人海中認定你,實在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再遇到另一個人,如你一般寵溺我,呵護我,給我遮風雨,讓我無憂慮,以一個男人最大的誠意,把能給的都給我。

這世上再不會有第二個你。

可是你在的時候,我都沒想過要珍惜眼前人。

我常常在心裡偷偷給你道歉,說你回來吧,我一定好好愛你,照顧你,把好吃的都給你,買最好看的衣服給你,再也不跟你吵架冷戰……

可是,你無可替代,卻不再回來。有時想想,我們這場相逢,真像是做了一場美夢。雖然夢醒人散,狼藉一片,但我從未後悔。

老公,很高興能和你夫妻一場。你曾給我的,我一世不忘。

我將努力幸福,不負你曾愛我至深。更盼你幸福,無論置身何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