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12日

Disruptive Series 1 ---- 法國衛斯理

為了和傳說中的衛斯理碰面,我特意穿上了一對白色的Asics Tiger波鞋來相認,他回我電郵,互相的暗號是他也穿上一對黑色Asics Tiger,地點在法國巴黎的巴黎第七區Montparnasse,暗號信物是一份《信報》。


衛斯理,是著名作家倪匡所編寫科幻小說《衛斯理系列》之主角,小說以第一人稱敘述。真人版的衛斯理Wesley Lebeau是一位基金投資經理,法國人,身高一米九八,能操四國語言,他管理的基金名為Disruptive Opportunity Equity Fund,公司是全歐洲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Amundi。佢腳頭好,去年表現相當好,啱啱又做老豆,Fund Size 50M Euro


小說中,衛斯理精通世界各地的語言、文化以及武術,等閒之輩不是他的對手,他愛冒險,在《鑽石花》中,衛斯理曾對付過意大利黑手黨;在《地底奇人》中,更對付過菲律賓的胡克黨。在《妖火》中,他因協助瓦解一個欲統治世界的野心組織,而獲得國際警察一份特別證件,內有71個國家最高警察首長的簽名。衛斯理還擅長化裝,男女老幼都難不過他。


十一月初冬,就在巴黎第七區MontparnasseAmundi Building,和全歐洲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Amundi高級投資經理Wesley Lebeau,一口咬著牛角包,一口喝著Espresso,天南地北,暢所欲言。由法國紅酒、討論到巴黎哪間Macaron最好吃,哪裡買到Devialet Phantom喇叭?為什麼LVMH老闆Bernard Arnault要投資什麼叫「破壞性創新」?

大家都講創新,大家都在講故事,但是近三四十年來,這個世界沒有「聲音」的創新。法國音響技術公司Devialet,創辦不到十年,第三輪融資已獲得一億歐元,近年殺出法國,衝向全球。

過去二十年,得天下者多數是破壞加上壟斷,FacebookAppleGoogleAmazon、中國的BAT,他們壟斷了資訊,將技術深挖到最好,並對舊秩序、舊經濟展開破壞。Uber吃掉的士行業;Airbnb震撼酒店業;OTA摧毀旅遊業;Amazon重創百貨及零售,支付寶取代了現金,贏家通吃,所向披靡,攻佔全球,定義未來。

我問真人版,法國衛斯理什麼是Disruptive


「我們把這些年來全球的變化歸納為一個概念: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在這個概念中,工業4.0、互聯網、新消費和健康產業是值得關注的投資機會。這四大產業的年均增長大約為20%,大約是中國GDP年增速的三倍。」


「全球因為物聯網、大數據、互聯網、AI人工智能、跨平台整合、工業4.0,改變了消費行為、商業模式和經營業態,造就了無疆界、無規則、無極限,多元化融合的產業生態和市場結構,以科技為核心、擴及各產業新應用。」

小說中的衛斯理是傳奇人物,經歷過很多古怪事情:曾經到達過地心、天堂、陰間、未來世界、外星。亦曾和不少古怪的人打過交道,例如星際混血兒、支離人、透明人、擁有預知能力的人、擁有雙程生命的人等。倪匡以故事的形式寫下了他的經歷,創造了《衛斯理系列》。

法國衛斯理Wesley Lebeau說:「所謂破壞性創新,其實不僅僅限於科技公司,向外延伸至傳產製造、金融服務、零售通路及生技醫療等應用領域,有許多企業,在這一波破壞性巨浪之中重組核心競爭力,轉型和升級,為企業帶來全新的樣貌,是無國界競爭力的榮耀典範。

「跨界人才」是未來510年產業發展關鍵;那麼,投資產業型基金或許也得跟上「跨界」潮流,才能擴大自己的財富效果。以「破壞性創新」科技為核心出發,所形成的新一代主題基金,今年來績效便優於一般產業型基金,即是最好證明。


事實上,過去的主題基金,多半聚焦在某個特定產業,例如:人口紅利基金,瞄準的是消費型產業;農業基金,鎖定的是糧食、農產品上下游公司,性質單純,投資人容易理解。隨著數碼革命鋪天蓋地、席捲全球,新一代主題基金已無法用單一產業「概括承受」;也因此主題基金、與單一產業型基金佈局標的,開始分道揚鑣。

破壞性創新基金旗下有數百隻股票,根據法國衛斯理所說,這是一個投資宇宙,在宇宙之中找到最亮眼的星光,就是他的所長。

四大行、兩桶油、太陽能、電信類股票的時代過去了,大浪淘沙,他們沒有轉型,還待在本業裡面,就變成了被時代拋棄,這不取決於他們聰明不聰明,是那個產業最興旺的時間過去了。 

過去幾十年冒出了這麼多好的企業,我們很幸運,剛好生活在一個高速發展階段。 產業的興衰。首先你要選對,如果主題選錯了,大前提都是廢話,我們慶坐穩太空船,和法國衛斯理一同探索投資Disruptive的宇宙。


「話時話,有冇Number啫?」


Number就冇,但是我可以講比你聽,有一間叫Align Technology的,連我老婆都用他們的服務。公司是做牙齒矯正,摒棄了傳統矯正中的「鋼牙」托槽和鋼絲,採用的是一系列隱形矯治器。」

我問他費用貴不貴?「兩三千蚊歐元。」「咁咪仲平過買個包包?」

世界的未來不在我們所熟知的舊世界股票上,而是許多名不見經傳的高科技、服務業、數據以及媒體產業等新世界公司。如果投資人只會守守成規式地根據價值投資,當然賺不到什麼錢,那種老套的「價值投資法」,好像在目前的投資世界已經不適用了。

2018
年,如果你和我一樣,看好「破壞性創新」、看好全球互聯網股票、看好StartUp、看好騰訊、看好阿里巴巴、看好Facebook、看好Tesla、看好Softbank、看好一切創新、必須密切留意115《信報》及本地盤刊登的Amundi破壞性創新的2018年投資策略。


Wesley
將和我精挑了八間公司來介紹,深入淺出分析這些公司如何改變未來,賺全球的錢。大勢不可逆,既然這班霸主是靠破壞及創新而起,看清自己無可取代的價值,那麼我們因應競爭,也要學習背後的智慧。(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