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13日

Disruptive Series 2 ---- 唯有大破 才能大立

打造國際級品牌的成功要素,首先要有資金,產品和營銷,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近年來,社交媒體營銷至為重要。以前,消費者是故事的結束,現在正是反過來,Beginning with the story。頂級品牌的生存法則,是靠媒體、社交平台,幫品牌創造故事。

短短3天,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的中國首行斬獲豐厚,這也是他在2017年入主愛麗舍宮後的首次亞洲之行。設立12億歐元基金,收穫了京東20億歐元銷售承諾,一天更新31Twitter9Facebook,仲勤力過我同衛斯理。眾所周知,馬克龍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他誓言要改變法國的種種積弊,讓法國重新偉大。

華為及阿里巴巴螞蟻先後在美國出事,親華的結果就是斬獲豐厚,自摸爆棚。我首先關注就是VC/PE篇。

19日,國家開發銀行,法國國家投資銀行與凱輝基金Cathay Capital正式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共同發起設立中法(併購)基金二期。該目標規模為12億歐元,重點投資中法間具有跨境發展潛力的中型企業,其中國開行和法投行作為Cornerstine InvestorsCathay將繼續作為該基金的管理公司。

這三方的合作淵源始於2012年的中法(中小企業)基金一期。到了2014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法國期間,國開金融和法投行作為基石投資者,與凱輝基金再度合作,共同簽署相關諒解備忘錄;同年6月,中法併購基金正式宣告成立。不到半年,凱輝基金宣佈該基金已成功完成募集5億歐元,背後LP陣容堪稱豪華,除了國開行和法投行各自投資了1億歐元外,還有約30家來自中國、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機構和家族投資者也參與其中。

截止目前,三方一起共同發起設立了四支基金,分別為中法(中小企業)基金一期和二期、中法(並購)基金一期和中法創新基金,在消費、TMT、醫療、高端製造、企業服務等領域累計投資了近50家企業。

聽到未?「消費、TMT、醫療、高端製造、企業服務。」通通是我們Disruptive Opportunities的射程範圍。

當大風吹來的時候,有人壘牆,有人建風車。我們做的是後者,這樣可以更好地利用風。愛發Twitter的馬克龍,在做了「利用風向」的比喻後,也迎來了民用核電以及航工領域的大事件。

現在你我很習慣這樣的生活,用手機上網Shopping、投資買賣股票、用App看《信報》及我的Blog、用機械人掃地、有事就問Google、將文件資料丟到網絡雲端上、我們身處一個連屎坑蓋都會上網的環境。

Facebook擁有全球三份二上網人口的社群網站使用數據,每天吃掉你和我50分鐘的時間,同時Google拿下全球網絡搜索搜索87%的市場佔有率,他們知道你我的喜好,掌握更清準的數據,因此他們聯手可以吃下全球兩成的廣告市場。

展望未來是一個大破壞時代,而唯有大顛覆者,才能得以倖存。你不去顛覆自己,破壞自己所處的產業,人家就來顛覆你。

唯有大破,才得以大立。

典範在轉移,顛覆之後,連結很重要。過去的壟斷者垂直思考,他們講求競爭、規模、權力、地位;但連結者是橫向思考,他們講求合作、重關係、溝通,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大相逕庭的策略,我們都得洗洗腦,因為誰懂得破壞,誰就能稱王。

Wesley Disruptive Opportunity Equity Fund,主題就是挑選一些「大殺傷力」具「破壞性創新」的環球股票來投資,長期持有,這些公司充滿創意,而且不限於傳統的科技公司,涉及工業4.0、全球資源、數碼科技、互聯網、醫療及生物科技。

Disruptive這個字,不新,管理大師Clayton Christensen 90年代己經提出。牛津字典的解釋是「破壞性創新」causing trouble and therefore stopping something from continuing as usual是針對顧客設計的一種新產品或是一套新服務。

破壞的基礎是什麼?Disruptive的基礎來自於「定」,怎樣至夠定?

一,有沒有清晰的目標;二,有沒有在整個團隊、董事會、員工夥伴間建立共識?沒有目標,破壞得越快,沒有共識,只是讓團隊散得越快。在模糊的未來,所有行業都在尋找成長引擎,「創新」肯定是企業成功的指標,有基礎的破壞加上「快」和「定」才能令你成為贏家,而不是更快的去送死。

我認為,投資者關注的不單單是產業的趨勢,想的問題是「什麼將形成趨勢?」雖然我們有很多不同產業的投資及創業經驗,但我關注的從來就不是一個產業,而是「問題」issue 本身。在所有新舊經濟交替發展裡,最最重要的趨勢是什麼?我想是互聯網和傳統產業的結合,尤其是移動互聯網。這股力量是全球新舊經濟交替的現象,舊世界的東西,你照著它的規則玩,它就把你愈拖愈深,然後你就慢慢地溫水煮蛙地死去。

沒有所謂的確定,甚至是維護著僅存的根基。生意無分新舊好壞,端看是否替客戶創做價值。(例如我們的ziggie, shojin…..)

現在本來熱衷於推動小型新創新公司的矽投資界指出,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初創公司)已經過時。大家的話題開始充斥着「十角獸」(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企業),他們具有超大規模、巨額市值,因為這些公司什麼生意都可以做,投資後者,才有豐厚的回報。

投資人、生意人一般都是貪新忘舊,投資一般都是水往低處流,也就是投資未來,一定要把未來成長性算入價值評估裡面。投資未來,就要跟上未來的發展。現今的投資地圖,已經出現「兩個世界」的樣貌。一個是由傳統大型工業股、石油股、礦業股以及金融股等所組成的舊世界;另一個則是由服務業、高科技以及媒體產業組成的新世界。

世界的未來不在我們所熟知的舊世界股票上,而是許多名不見經傳的高科技、服務業、數據以及媒體產業等新世界公司。如果投資人只會守守成規式地根據價值投資,當然賺不到什麼錢,那種老套的「價值投資法」,好像在目前的投資世界已經不適用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