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2日

是Sugar,不是Treats的糖王自傳


Mon MonHoney是港大的李爾王,King Arthur,皇上同糖王好好朋友,久唔久會食下飯,Mon Mon同我講,她一生人碰到最聰明的朋友就是糖王,每一次食飯都獲益良多,是忘年之交。

年輕的朋友一定未聽過糖王。此「糖」不是彼「糖」,Sugar,不是Treats and Candies。糖王家族發跡自馬來西亞,糖王大公子,當年與鄧麗君的戀情,被老豆棒打鴛鴦,轟動中港台,可見一個戲子、歌姬,無論妳做到幾好,要嫁加入豪門,根本係冇可能,This is not fxxking HollywoodNightingale後來鬱鬱以終,成為一代傳奇。

糖王今年94歲,剛剛出了一本自傳,是世界級富豪少有的自傳,並不避諱寫出自己的致富之道,透露商場競爭的激烈過程,也寫出自己的心路歷程,甫一面世,便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

三百多頁的自傳顯然遠遠不足以涵蓋他精采的一生,但已經令人手不釋卷。他坦率與誠懇的自剖,還有對文化、企業經營、人才、資本主義乃至金錢價值等等觀念的系統性看法,簡潔而切入要害,引人深思,完全不同於一般傳記的閱讀價值。

Great GasbyF.Scott Fitzgerald說:「你知道嗎,有錢人和你我不一樣」海明威回答Ernest Hemingway:「沒錯,他們的錢比你我多。」縱橫商場七八十年,足跡遍布全球,郭鶴年的經歷當今世上已經沒幾個人能比。

1923年生於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祖籍福建福州。曾就讀新加Bore Raffles Institution萊佛士書院。我的All Times Favorite作者,Joe Studwell在暢銷書形容他是Asian Godfather

糖王從事米糧及糖生意起家,1949年在馬來西亞成立郭氏兄弟集團,60年代在倫敦糖期貨市場賺到第一桶金,始有「糖王」之稱。70年代赴香港,以香港為基地,成立嘉里集團,並在八十年代進軍中國大陸。旗下主要企業包括香格里拉酒店、嘉里地產、豐益國際(經營商品貿易、油棕種植及食用油生產等)等。

糖王為大馬首富,在Forbes全球富豪排行榜中排名115淨資產139億美元。元配謝碧蓉已逝,育有二子三女;現妻何寶蓮,育有一子二女。他有兩個哥哥,大哥郭鶴舉是大馬外交官,二哥郭鶴齡是馬來亞共產黨成員,1952年緊急狀態時被殺。

他懂多國語言,包括英語、馬來語、華語、福州話、閩南話、潮州話、廣東話,有助他與不同的人打交道,建立人脈。讀英校的他,憑著嫻熟的英文,60年代初在倫敦打入商品期貨交易商圈子,並瞭解英國商人的行事風格,借此掌握行情資訊,在國際糖期貨市場大賺,奠定「糖王」地位。

糖王在自傳中的爆料內容,涉及不少國家級和國際級的政經秘辛,在馬拉和新加Bore引起廣泛的討論。輿論為糖王在世界政經領域的身份地位卻願意當一個爆料者而稱奇,也為他在跨度近一個世紀歷史中的詳盡記憶而驚訝。

他比Asian Godfathers書中馬拉和新加Bore甚至東南亞許多政經界領袖都長壽,也與他們共同經歷將近一個世紀的歷史發展,期間還參與不少事務,他的回憶錄因此變得情節豐富,而他的直言不諱,更使得本書具有震撼性的歷史意義,讀者彷彿看見在一些關鍵時刻,歷史如何受到扭曲,而他如何在其間奮鬥求存。

糖王1923年生在馬來亞南端的新山,與新加坡一水之隔,父親做小生意很快賺了不少錢但不會理財,他童年遇到大蕭條和二次大戰,家道中落。

他認為,殖民主義是人類最大的禍根之一,對加害者和被殖民者皆如是。英國公務員十個當中有九個都是好人,無論在學校教書或在路上遇見他們時,均表現如常,十分友善。但當他們走進專屬的俱樂部或傾生意時,卻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

二戰時期,糖王曾任職日資三井公司(Mitsui)但他對日本佔領軍的殘暴不滿,戰後他發現,日本雖戰敗,但日商負責人仍然以殖民主義者嘴臉對待他。

二十幾歲時,他靠著在倫敦的食糖市場賺到第一桶金,隨後在馬拉開設糖廠、麵粉廠等等,發跡成為東南亞富豪,並且移居新加Bore後來又為了稅務較低而移居香港。

馬來亞從殖民時期到獨立後,都不幸地籠罩著濃濃的種族情結,始終走不出來,英國人帶著種族歧視的心態統治殖民地,而全書批判最嚴厲的,也正是他對馬來西亞在獨立後進一步走向種族保護主義的痛心。

1969年馬來西亞爆發「五一三暴動」,上千華人被打死,已經移居新加Bore的糖王剛好回吉隆坡開會,目睹暴徒四處火燒樓的瘋狂行徑。他感嘆馬來西亞獨立建國之初的一代領袖,如國父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敦拉薩Abdul Razak、敦伊斯邁Ismail Abdul Rahman,都是很優秀的人,深愛並關心自己的國家和人民,這些他所熟悉的領袖並沒有太強的種族偏見,因此執政聯盟中,無論是巫統或馬華公會找他作大筆捐款,他總是心甘情願、愉快、大方地給與捐。

相對於後來的政治,那還真是滿清的時代呀。

當時許多建國者都懷抱熱情與使命感。因此他緊接著寫道:「任人唯親者則完全不同,他們都是阿諛奉承之徒,把領導人吹捧得膨脹自大。領導人便拿國家利益去分配給他們。一個國家的財產、項目和生意是絕不容許任何人將之配送的。

任人唯親的領導會以加快振興國家為藉口,來掩飾他的所作所為。他會擯棄所有基本原則,如無視公務員規章,簡單直接地把項目交給某個華裔或馬來裔親信。國有銀行被逼貸款給這些項目,一些親信甚至為貪官污吏撐腰。

為此,1975年,當時首相敦拉薩病危,副首相胡申翁Tun Hussein bin Dato' Onn接班在即,糖王甘冒大不韙去見這位老朋友兼老同學。書中詳細描述兩人見面的過程,他謹慎地陳述他的觀點,希望胡申翁接班之後,以人格、才幹和勤奮程度三大素質作為用人原則,而不是種族和宗教。

他以懇求的口吻對胡申翁說:「請你選用聰明的人,心存正道的人,那些正直、有才幹、勤奮、堅毅不屈的馬來西亞人,不論種族、膚色和信仰,任用他們。」「這就是我們國家未來的簡單方程式」。

胡申翁全程幾乎沒有出聲地聆聽,然後靜默了幾分鐘,說「我做不到」。

書中毫不掩飾郭鶴年對這一局面的失望與痛心,他形容自己看到的景象,彷彿一列火車朝著錯誤的方向行駛,胡申翁沒有足夠力量去舉起火車放回正軌。那是這位商業奇才唯一一次試圖去影響馬來西亞歷史進程的努力。

他並不打算留下一本平平無奇、四平八穩如教科書一般的回憶錄給子孫,而是寫出他一生經歷和思索得出的大量對政治、經濟、經營等等見解,不但有成功心得,也包含失敗、挫折乃至自己犯下的錯誤的教訓,甚至是許多名人隱之而不及的家族私密。(未完)




後記:感謝我的KL老細,竟然人肉DHL香港這書給我,這份新年大禮無以為報,請你食貓山王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