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2月3日

Amazon見US$$1800 ----為何要聯手巴菲特、JPMorgan合組建醫療公司?


130日,亞馬遜、巴菲特以及摩根大通聯合宣佈,三家公司將聯手打造一家旨在改善國內僱員醫療條件的新公司。受此消息影響,當日相關連鎖藥店類股票一度大幅下挫。

 

Amazon去年公佈要強勢入侵醫療這個領域,CVS已經由$109.1跌至昨天的$78.69,跌了足足28%,無堅不摧,所向披靡,這個夢幻組合將會支持亞馬遜很快見$1800,將徹底摧毀CVS這類傳統醫藥通路零售商,就像他過去三年殺死Macy’s霉西、JCPenny一樣。

 

新成立的公司將不以盈利為目的,也不受利潤指標的約束,旨在通過自身規模以及優勢互補,以性價比更高的方式來改善各自員工的醫療條件。


當今社會面臨的棘手問題,就包括了如何應對醫療領域的巨大挑戰,以及如何充分挖掘醫療行業的潛力。通過將三家頂尖的公司聯合起來,從事這項頗具創新和開拓性的事業,或許能為這些問題的解決找到新的答案。

巴菲特在公告中指出,醫療成本的上升正在不斷侵蝕美國經濟,雖然還沒有找到最好的解決方式,但也不打算被動等待;伯克希爾相信,通過集中國內精英的智慧,醫療成本上升的勢頭將最終得到遏制,患者的滿意度也會增加。摩根大通CEO Jamie Damon表示,美國民眾希望獲得具有透明度的醫療資訊。




亞馬遜CEO Jeff Bezos則表示,美國醫療體系相當複雜,對此亞馬遜也十分清楚;儘管如此,如果能減輕醫療對經濟的壓力以及改善員工及其家庭的醫療條件,亞馬遜願意進行嘗試。

在美國,多數人對醫療行業的印象還停留在醫生和保險的層面,殊不知其他分支的複雜性遠超想像。直到最近,美國醫生和保險公司之間的溝通方式,才因為一項由聯邦資助的大規模電子醫療資訊記錄方案而得以統一。

另外,美國還通過「責任醫療組織」的新形式將醫生群體和保險公司進行了責任捆綁。但即便如此,醫療行業的平均成本依然居高不下,令多數美國民眾感到難以承受。這種背景之下,最有可能獲益並且最有能力改變這種體系的並不是政府,而是企業。

人們或許並不知道,在美國,多數圍繞企業的保險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保險。它只是由包裝成保險公司的外包實體作為「自保險」企業保險採購代理人的一種方式。「自保險」是指由工商企業和金融集團設立、主要承保成員企業業務、規避成員風險的保險公司。

對於一家員工人數在100-200人以上的企業來說,直接由企業負擔員工醫療費用反倒比從外部購買保險要划算得多。企業只需要對其醫療報銷限額以上的部分進行「再保險」即可。如果「自保險」企業員工人數龐大,效果就會更好。

有意思的是,美國最大保險公司之一的Gen Re通用再保險,正是巴菲特的核心資產。

巴菲特深諳保險運營之道,亞馬遜則教授人們如何更好地在網路上購物,而摩根大通在醫療儲蓄(往往與高額保費和避稅優惠相結合)業務上具有豐富的經驗。可謂各有所長。這三家公司的公告傳遞出一個信號:這是一項以技術作為驅動,將各自的專業優勢進行整合,面向醫療行業所有領域的計畫。

隱含的意思就是:醫生和醫院必須適應新的環境,降低成本,使價格透明化,同時對醫療服務的物理和數碼過程進行創新。

不過,尚不清楚這種合作關係能否解決美國支離破碎的醫療體系所面對的其他問題。例如,專利保護藥品價格的不斷上漲、針對消費者的直投廣告、成本高昂的臨終關懷、基因資訊的濫用以及慢性疾病的預防和控制等問題就備受關注。

從歷史和財務的角度進行剖析,認為新成立的公司可能會顛覆醫療行業。他們指出,給企業聯盟繞開大型醫療實體的束縛提供了一種新的形式,未來可能加快醫療行業的並購步伐。
   
Trump在週二晚間的國情咨文講話中表示,他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降低處方藥的價格;在其他許多國家,這類藥品的價格遠低於美國,這非常不公平。比起特朗普的承諾,我更看好三條煙計畫。

過去60年,美國醫療成本急速上升。1960年,醫院總成本為90億美元,到2016年,醫院總成本達到1.1萬億美元;1960年時,醫生和診所的總成本為27億美元,但到2016年,醫生和診所的總成本達到6,650億美元;處方藥價格總成本則從1960年的27億美元上升至2016年的3,290億美元,美國醫療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就是行政開支占到醫療總支出的1/4,這在全球範圍屬於最高水準。



2016年,美國醫療總開支3.3萬億美元,折合每人10,348美元。然而在醫療費用不斷增加的同時,工資水準卻起伏不定。

Trump政府已提出要取消奧巴馬政府2010年推出的《平價醫療法案》。若果真如此,按照國會預算辦公室的說法,屆時將有大約100萬美國民眾失去保險保障。

三條煙計畫是在用商業的智慧來看問題,因為Buy Side的規模越大,議價能力就越強。

It’s a Dea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