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2月26日

女人不一定命好,要命硬

到了一定年歲,妳應該開始不羡慕命好,更喜歡命硬。天賜的東西說收回就收回,如果活得夠長,會發現每種命好,多數捱不過三代。

 

亦舒在文壇嶄露頭角的那一年,愛上了才華橫溢的畫家蔡浩泉,不僅女追男,甚至自殺威脅。蔡浩泉被打動了。亦舒跟家人提出結婚,家人反對,她就跟著蔡浩泉跑到老尖樂宮擺了一席酒,吃了一餐 飯,就結婚了。

可這段轟轟烈烈的婚姻只維持了3年,她不喜歡,就離婚了。離婚之後,她做了一個更絕的事,30年沒有和二人的兒子蔡邊村相認,以致後來,蔡邊村自編自導了一部紀錄片《母親節》,介紹了他尋找生母亦舒的經過和心路歷程。


亦舒短篇小說《媽》中的一段:「我懷你的時候是那麼年輕,但是我要你活著,甚至我親生的母親叫我去落,我不肯,我掩著肚子痛哭,我要你生下來,我只有十八歲。」可很多人發現這篇小說裡還有另一句話,似乎更適合亦舒的心境:你父親已經浪費了她的前半生,現在你又要去浪費她的後半生。

愛得熾熱,走得決絕。不要命好,要命硬

亦舒筆下的女人過著各種各樣的生活,無論是獨立自信的職場精英,還是靠男人吃飯的主婦,她們身上都有一個共同點,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因為知道,所以不被情感掌控,允許不合適的人離開,接受合適的人進來。果斷又決絕。


《傾城之戀》裡的白流蘇,經歷了一次失敗的婚姻,身無分文,回娘家後備受冷嘲熱諷,哥哥嫂嫂當然覺得這個妹妹是掃帚星了,但白流蘇想,她們以為我這一輩子已經完了麼?早呢!

如果沒有愛,就要有很多很多的錢,越是沒人愛,越要愛自己。女人自己才是那個永遠能讓自己笑的那個人,比起愛情、婚姻和金錢,錢不是手裡的那幾張股票,而是女人的理性。

這個世界只有一種女人能夠活成亦舒,就是有能力主導自己的人生。

命硬之人命運一定不會太好,半生半死,遭遇坎坷,但總能逢凶化吉,大難不死。

2008年的美國,37歲的Tesla創辦人Ironman遭遇劫數。赤手空拳來到美國打拼,失去一個孩子,被記者和前妻在媒體上狠狠羞辱,用盡畢生心血的公司卻處於倒閉邊緣,他說那時的自己簡直像是被手槍輪番掃射。即便創業就是「嚼著玻璃凝視深淵」,但他更喜歡邱吉爾的名言:「既然必須穿過地獄,那就走下去。」勇氣又讓他絕處逢生。

Darkest Hour 1940年的英國,納粹陰雲籠罩,66歲的邱吉爾臨危受命,接任首相攬下一副爛攤子。希特勒鐵蹄踏破,歐洲幾乎淪陷,而身邊人都在與他作對。國王與他握完手在背後擦了擦,妻子埋怨他洗錢如倒水,自己的黨派還在挖牆腳,走投無路時躲在屎坑向美國總統羅斯福求助,卻遭冷言冷語,一個孤獨而恐懼的老人,在書房沉默地坐了一個晚上。

妳會發現,哪有持金剛不壞身?都是金庸、古龍筆下的人物,簽了投名狀跨上戰馬,挺起長矛去挑戰風車的堂吉訶德罷了。妳與我的精力智力差別並沒有多大,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不下去」和「出頭」。

張愛玲說那些歷盡劫數、嘗盡百味的人會更加生動乾淨。所以應該對任何唾手可得的成功都沒有信心,對一夜成名的都懷有擔心,不應該相信人不經過漫長的磨礪就可以一直穩坐高位不掉下來廢柴,應該相信踏實、果敢、韌勁、滴水石穿的力量。

所以妳看,妳最討厭的那個死對頭,已經逐步走上巔峰的死八婆,最怕的還是沒有Darkest Hour

Darkest Hour是必要的,成就往往由此得來,需要妳首先經歷過艱辛與苦楚,也需要從中理解與領悟。更重要的是知道這點,會給女人帶來持續一生的自我教育和成長。

沒有女人喜歡命硬,逼出來的。

張愛玲給胡蘭成的情書,寥寥八字:因為懂得,所以慈悲。胡蘭成回贈:因為相知,所以懂得。世人都覺得胡蘭成配不上張愛玲,但張愛玲想要的,只是一個懂她的男人,懂她的孤傲,也懂她童年留下的陰影。 

把心留給懂妳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福氣當妳的知音。懂妳的人,會在妳累的時候給你一個肩膀依靠,而不是催妳趕路懂你的人,總能看穿妳的逞強,用一個擁抱溫暖妳說不出口的艱辛;懂妳的人,哪怕只有一個,也值得用一生的時間,培養一場心有靈犀。


所謂歲月靜好,好不過能有個人知冷暖,懂悲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