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17日

為何要再讀金庸(三)?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有結局;不是所有故事裡的結局,都有遺憾。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只影為誰去。

人間有情,情比天大。一個情字書萬卷,江湖,就是金庸。

金庸小說裡,寫盡愛恨情仇,道盡眾生百態。家國情懷為主軸,愛情故事為主線。寫盡世事紛爭,親情、愛情、友情、兄弟情、家國情的錯綜複雜。


寫盡愛恨、圓滿、殘缺、得失、痴情、薄倖,人物以及心裡鬥爭,淋灕盡致,蕩氣迴腸。歷史、人文、地理、風景、名勝、詩詞歌賦,武學棋道,不完的知識。就是金庸。

金庸小說中最出位的人物,毫無例外,都是痴情種,李莫愁如此,黃藥師如此,謝遜對張無忌,黃藥師對黃蓉,都是愛得深沈,愛得毫無保留。個個如此。多情自古傷離別,李莫愁被愛人背叛,應了「生離」,梅超風的愛人慘死,是為「死別」。

金庸寫了那麼多愛情,自己的情路卻還是坎坷,曾造出一個叫余魚同的角色,是個青年才俊,英俊瀟灑,然而他卻愛上了一個有夫之婦。聯想到金庸早年跟夏夢的情感糾葛,個中深意,耐人尋味。

除了愛情,
金庸早年的人生際遇,使他獲得了遠超常人的閱歷,有厚度的生命,也讓他對人世間的其它情感,有了更深刻,更超越的理解。

1976年,金庸在美國留學的兒子查傳俠為情自殺,時年19歲。

查傳俠,金庸長子傳俠大概是最具有父親遺傳基因的孩子。還在牙牙學語時,金庸就開始教他《三字經》。4歲時能背誦全本《三字經》,6歲時背誦《增廣賢文》,大家都叫他神童。傳俠6周歲時,走進了山頂小學的課堂。家庭的薰陶,使幼小的查傳俠對小說產生了濃厚的興趣。197610月,正在美國讀大學一年級的查傳俠因為與女朋友在電話裡吵了幾句,一時衝動,自縊而亡。

金庸對這個兒子非常看重,愛護有加,兒子在生前,給他打了多次電話,希望跟他說說心事,但金庸當時忙於事業,總是匆匆掛斷電話,以至於兒子去世的消息傳來時,金庸如遭雷劈,傷心欲絕,自責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認真聽兒子講話。後來,金庸親自把兒子的骨灰捧回香港安葬

白頭人送黑頭人,陰陽相隔的切膚之痛,對逝愛子的舐犢情深,一字不漏,全都被金庸寫進了書中。

張翠山死時,他的師父張三丰老淚縱橫,雙手抱著張無忌,望著張翠山的屍身,悲痛的說:「翠山,翠山,你拜我為師,臨去時重托於我,可是我連你的獨生愛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歲有甚麼用?武當派名震天下又有甚麼用?我還不如死了的好!」

這也是整部書中,張三丰唯一流淚的場景,除此之後,一代宗師再也沒有失態過。

趙敏為了張無忌,與父兄斷絕關係時,不敢多看父親一眼。她的父親汝陽王,轉身緩緩地走下山去,左右牽過坐騎,他恍如不聞不見,並不上馬。

走出十餘丈,他突然回過身來,說道:「敏敏,你的傷勢不礙麼?身上帶得有錢麼?」趙敏含淚點了點頭。汝陽王對左右道:「把我的兩匹馬牽給郡主。」

朱自清的背影,是孩子看父親,金庸的背影,是反過來,父親看孩子。

金庸何嘗不想兒子只是離開了他,只要他一轉身,還是能遠遠看到兒子的背影,像汝陽王一樣,為兒子噓寒問暖,打點人生。

向來痴。從此醉。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與其天涯思君,戀戀不捨,莫若相忘於江湖。

不少人從小看金庸,之所以看得入迷,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故事里,感情線永遠佔據著劇情相當大的比重,甚至能主導故事的走向和結局。

金庸世界里的男女情愛,都帶著一決英氣,江湖兒女,快意恩仇,沒有人能不被英雄美女的纏綿悱惻所吸引。古龍是冷艷,梁羽生是古典,金庸毫無疑問是多情,人間有情,情比天大。

金庸從來沒有寫過圓滿的愛情,哪怕最終修成正果,也一定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道苦難,吃夠了苦果,才能品甜。愛而不得的感情,金庸筆下不知寫了多少,樁樁盡是泣血。

姑姑和過兒,是最折磨,最錘心的一段愛情,他們被世俗禮教、世人反對、情花劇毒,十六年天涯相隔,一關一關闖下來,楊過立誓,就算被砍一千刀,一萬刀,他也要小龍女做他的妻子。哪怕後來斷了手,白了頭,身中劇毒,他也依然拼命做到了,到了在故事結尾,變成了一對誰也分不開的神仙眷侶。

絕情谷裡的「情花」是什麼? 這種毒很有趣,人無欲無求時,它不是毒,一旦人動了心,它就是劇毒。越相思,越折磨,越愛戀,越痛苦,無休無止,直到「情毒」侵蝕經脈,把人毒死。

情之為物,本是如此,入口甘甜,回味苦澀,而且遍身是刺,你就算萬分小心,也不免為其所傷。多半因為這花兒有這幾般特色,人們才給它去上這個名兒。情花的天然解藥,名叫「斷腸草」,換言之,只有斷腸之痛,方能解絕情之苦。人自然是不能斷腸的,所以情也是不能斷絕的。

《神雕》的一句話:「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細細品味,意味深長,一切皆是無常,如果把所有經歷過的情,都留在心底,那將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無人能擔。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飛《飛狐外傳》(1960)
雪《雪山飛狐》(1959)
連《連城訣》(1963)
天《天龍八部》(1963)
射《射雕英雄傳》(1957)
白《白馬嘯西風》(1961)
鹿《鹿鼎記》(1969)(封筆之作)
笑《笑傲江湖》(1967)
書《書劍恩仇錄》(1955)--第一部小說
神《神雕俠侶》(1959)
俠《俠客行》(1965)
倚《倚天屠龍記》(1961)
碧《碧血劍》(1956)
鴛《鴛鴦刀》(1961)


向來痴。從此醉。水榭聽香,指點群豪戲。劇飲千杯男兒事。杏子林中,商略平生義。
昔時因。今日意。胡漢恩仇,須傾英雄淚。雖萬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門,絕壁無餘字。

關於金庸,已經寫過很多遍,文章再長,也寫不盡金庸的一生;文章再好,也道不完金庸的精彩;3月10日,查良鏞先生94歲生日。未來很長,願先生永遠健康長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