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22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八)


Yahoo楊致遠之後,美國大型高科技企業裏完全沒有一個華人CEO,點解?
 
在灣區及矽谷,Google員工接近五萬人,微軟及Intel在全球都有10幾萬員工。頂級企業裏的華人比例不少,但高比例並唔代表擁有高職位,這類高科技企業裏的華人,一方面淨係顧住自己,欠缺組織性及互助精神,另一方面唔習慣為自己的利益站出來發聲和抗爭,整體表現遠遠落後于其他少數族裔。

美國一年有超過1,000,000大學畢業生,好多大陸、香港台灣過嚟的華人員工,工作能力都好強,讀書係學霸,能夠爬到上管理層,完全是因為這個優勢,但係紮左職之後,便認為呢個完全係我自己努力嘅成果,好少去主動幫一下其他同事,甚至少數族裔,不但如此,更會特別忌諱一些同樣有能力嘅華人,故意唔俾佢升職,但係每個人總會犯錯,如果平時沒有建立好一個好好的同學會,互助網絡,有困難的時候,有人施以援手,咁好快就會跌下舞台。

好多大陸人話,其實我哋中華文化就係比較內斂,我哋唔會主動爭取利益,低頭做事,只要自己優秀,勤勞刻苦,皇天不負有心人,老細一定睇到,會獎勵我。

美國社會嘅主流價值根本唔係咁,喺美國企業入邊低頭做嘢,未必有人會欣賞你,最多話你夠勤力,但係富士康啲女工夠勤力啦,別人尊重你,更看重你有冇自己的聲音,有沒有自己的想法,你幫唔幫到周邊嘅人,淨係自己做得好係唔夠嘅。

再者,海外華人好唔團結,台灣人係一幫、香港人又一幫、湖南幫、北大幫、清華幫、老移民是一幫、新移民又係一幫、新發彩又係一幫、大家可以想像下,華人在美國本來就已經係少數族裔,係咁小嘅圈子之中仲要分咁多黨派,咪死快啲。

我認識的Ellen,佢係台妹,但係好多客戶都係香港人、大陸人、呢一點讓我非常敬佩。中國人能夠在歐美發揮幾大作用,很大程度要看華人有幾團結,從而在影響到在美國核心政權、商界有什麼樣地位。

我的CEO是猶太人,印度人,喺這一點方面,猶太人及印度人無疑做得更加出色,歷史上猶太人幾千年都受到歧視,二戰期間很多猶太人逃難到美國,受盡當地白種人的歧視,猶太人吸取了教訓,一定要團結,從而在政治上、商業上、科技上取得發言權,例如非常有名的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

相比猶太人,印度裔人更少,但係佢哋將資金同埋資源都會集在一起,更加聰明的是印度裔的美國人也積極利用唔同嘅方式去做生意,參考猶太人的成功模式,呢幾年印度商人試圖將自己包裝成為亞洲的以色列,淨係呢幾點,都值得我地投資落去啦,係咪?亞洲矽谷,唔通香港科學園、數碼港咩?

在漫長的求學經歷和成長過程中,華人幾代人對於事業成功(其實就是賺很多錢)的認識高度的統一:

努力學習,先考上一間名校,再考上一個好Ivy League,選擇一個好專業,找到一份高人工的工作,拼命工作成為高級管理層,從此衣食無憂生活幸福。可直到畢業了進入社會才發現,自己被灌輸了近20年的美好人生藍圖,和現實相距甚遠。

為什麼會這樣呢?

嚴肅的說,教育傳遞給學生的賺錢思路,和現實世界中財富的分配方式有重大差異。

人生的痛苦主要源自錯誤的期待,認清事物的運轉規律不會讓妳立即獲得財富,但至少可以讓妳迅速放棄愚蠢的幻想。妳渴望成為的那種有錢人,不是靠技能獲取一份高工資的人。

CEO的實質是尋找資源,然後整合資源的人,並不是擁有現成資源的人。

更進一步說,一切商業機會都包含了大量的未知因素,而鑒於人類對於一個未知事物的群體接受度的判斷力是極其有限的,一個優秀的CEO擅長的是邊做根據形勢快速調整自己的商業活動,而不是事先把一切事情都預料好了。妳能想像亞馬遜的Jeff Bezos當年在網上賣書的時候,已經計畫好了公司的業務要包括電子閱讀器,電商,媒體,雲計算,無人機嗎?

為什麼窮人等待的機會永遠不會到來?等妳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時候,市場早已經被那些趁著一切並不明朗就衝進去的人瓜分乾淨了。真正的好機會,永遠都存在與未知中。

即使在美國,憑藉高超的技術領取高薪,最終取得財務自由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難度極大,而且異常辛苦。喜劇明星Chris Rock在一場Talk Show中講過一個段子:黑人在美國最多也就Rich,但不可能Wealthy。奧尼爾年薪兩千萬美金,那只能叫Rich;在奧尼爾工資支票上簽字的那些白人死老鬼,才能算Wealthy

同樣的道理並非只存在於商業世界,每個人生活中最好的機會,幾乎都出現在沒有完全準備好的時候。

真正把事情做起來的人,考慮的問題的過程其實是這樣這件事我一定要做,缺什麼東西我去想辦法去爭取。而什麼做不起來的人,永遠在等運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