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29日

女人,這才叫生活



她用一架寶馬換了40多畝地,一家5口去鄉下種田

馬場未織,生在東京,長在東京,大學畢業後也一直在東京工作。30多年來,她享受著都市生活的便利,在城市生活的如魚得水,從未產生過任何懷疑。

但成為母親之後,她的想法漸漸改變了。看起來豐富多彩的東京生活,卻找不到一個讓孩子釋放天性的地方。

哪裡有蟬和螞蟻?能玩的外面到底在哪裡?鋼筋水泥的城市裡,好像沒有畫本裡那些美好的生命。可是,她和丈夫的工作無法放棄城市。

難道必須放棄在大自然中撫養孩子的想法嗎?經過反復思考,她終於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平時在東京工作,週末在鄉下度過。

長輩的質疑和周圍人的反對,並沒有阻擋這對夫婦的決心,然而找到夢想中空氣清新、鳥語花香的小森林談何容易。

經過三年的找尋,一家人最終來到洋溢著田園風光的南房總,距離東京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一家五口在鄉下的房子,一所老房子,經過歲月的洗禮,散發著與大自然相合的氣息,它將是他們一家五口在鄉下的家。


買下它,比買下一輛寶馬要便宜很多很多,但是歡呼雀躍的孩子們,卻擁有了一個天堂般無可替代的家。

為了盡可能貼近鄉間生活,夫妻兩人只粉刷了受損的牆壁、重鋪了鬆動的地板。

2007年夫妻倆帶著三個孩子和兩隻貓,住進了這所房子。120年的老房子,密封和隔熱都很差,冬天半夜偶爾會凍醒,到了春天,走廊的縫隙裡不斷冒出小嫩芽,蟲子也到處走動,孩子們感歎「原來這就是春天」。在孩子們的眼中,昆蟲不是可怕的動物,而是可愛的。



孩子們研究狗尾巴草,小孩子對蟲子、魚類及植物等生物,也充滿了濃厚的興趣,但在寸土寸金的東京,自然的環境並不多。

一家人開闢了小小的菜地,種下菠菜、蘿蔔、洋蔥、大蒜,原本荒蕪的田裡變得熱熱鬧鬧。孩子們和鋤頭差不多高,就開始幫忙幹農活,享受耕種的樂趣。

最小的豆豆劃了一塊屬於自己的地,豎上牌子,打算種玉米,可第二年卻毫無收穫,於是感歎種玉米真的很難。午餐想吃蠶豆義大利粉,遞給孩子們竹簍,他們飛快的摘回蠶豆來。全家一起下廚,享受做飯的樂趣。

有時候鄰居還會送來各種蔬菜,孩子們就會動手做成咖喱飯。夏天時,野地裡遍地都是成熟的桑葚,孩子們總會摘下一些吃,又酸又甜,一吃起來就停不住嘴。

秋天,家門口的石子成熟了,趕在鳥兒來吃之前,把它們都摘下來。還可以將吃不完的果子做成果乾,吸足陽光的梅乾米飯,既樸素又奢侈。

所謂的鄉下生活,就要用手的生活。在這樣的地方,即時有錢也難以使用,大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做。最初到這裡的時候,整片土地上全是濃密的草,甚至看不出是人住的地方,馬場未織只好背上沉重的除草機,開始除草。雖然割草遠比想像中困難,但是看著割完的地方都恢復了平和的景象,她內心也有種難以言表的充實。




但是,如果有野豬來找蚯蚓吃,把田裡挖的一個個打洞,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知不覺間,馬場一家開始兩地生活已經快11年了,這期間,她還和南房總的朋友們成立了公益組織「南房總樂園」。公益項目吸引了大學生也來村裡幫忙,一天的農事體驗雖然很辛苦,卻也發現了許多山間的寶藏。農忙完,大家一起享受歡樂的田舍生活。清晨,從被窩裡鑽出來,披上外套,來到屋外早餐,帶著綠意和香甜氣息的晨靄縈繞在身邊。

白天大部分時間,一家人都在戶外活動、幹農活,去深山尋找獨特的食材,孩子們也會一起幫忙。

黃昏時分,一家人坐在新搭的露臺上,靜靜地望著被夕陽染紅的山頭,在鳥鳴中起床,在繁星下入睡。看日升日落,任四時更替,這是最幸福的時刻,是小森林還只是夢想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