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11日

Disruptive Series 11 ---- 軟銀孫正義如何做Deal?


我問衛斯理,你有冇買軟銀?

「有。」
「幾多?」
「好多。」
「多成點。」
「唔講得。」
「車,我唔識自己查咩。」

Amundi Disruptive上周首次沖上US$14.00,意料中事,(三月八日收報US$14.11) 孫正義(Masayoshi Son)願意豪擲千金收購公司股份,這種做法經常令業內人士感到困惑。其中包括他旗下公司的董事們。

Jeff Bezos孫正義、我們在什麼重要問題上與其他人有不同看法?我挑出了三個基石假設。自由現金流是Principle 1

Jeff Bezos認為,競爭對手追求利潤率的熱愛是亞馬遜的機會。因為對手會受制于此,和這些公司競爭「如同用熱刀切牛油」。雖然在2014年之前的18年裡,Amazon的淨利潤一直維持在 0 左右,但是亞馬遜的經營性現金流一直都非常健康。這是美國企業史上,第一個宣稱自己不關注利潤,只關注現金流的是美國電信大亨John Malone,而光頭仔是第一個把這種策略運用到電商上的企業家。

巧合的是,過去10年投資回報率的第一高的Netflix,也是持同樣的理念。這兩大公司都是我們基金的愛股。Netflix 的創始人Reed Hasting說,一個公司賬上的現金越多,說明這個公司的創新動力越不足。

2016年孫正義對董事會表示,想以320億美元收購Arm Holdings Plc (ARM.LN),時任軟銀外部董事的永守重信(Shigenobu Nagamori)稱,他提出反對意見,並對孫正義說,這家英國晶片設計公司只值上述收購價的十分之一。

然而孫正義依然以這口價買下了Arm,而後繼續大買特買,又收購了數十家公司的股份,其中很多是獨角獸,如Uber WeWork去年,他斥資約370億美元投資了超過40家公司。軟銀以80億美元代價獲得Uber 15%左右的股份。

在其中一些刁上,孫正義也不得不與那些認為他出價過高的董事和顧問據理力爭。

孫正義的刁不止在科技領域掀起波瀾。軟銀正在洽購再保險巨頭瑞士再保險公司(Swiss Re AG),該交易估值可能達100億美元甚至更高。


現年60歲的孫正義,是因為他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他執掌的軟銀總部位於東京,是一家科技投資兼電信公司,他掌管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規模920億美元的Vision Fund及其60億美元的附屬基金,只要他一出手,往往成為所投公司最大的股東。自1995年起,由軟銀牽頭的投資總計1,450億美元左右,當中包括斥資220億美元收購美國移動運營商Sprint

孫正義通常自己草擬交易條款,讓軟銀和Vision Fund的交易團隊幾乎無事可做,十分得閑,他於2017年設立Vision Fund,投資者既有軟銀,也有沙地阿拉伯Public Investment FundUniqlo柳井正、台灣郭台銘這樣的投資者。該基金自設了一個審批交易的投資委員會,孫正義是成員之一,規模最大的交易有時也會提交給軟銀董事會。

軟銀和Vision Fund之間的界限有時並不清晰。軟銀旗下部門為該基金提供建議並進行管理。軟銀向Vision Fund提出的交易規模不能低於1億美元。孫正義的目標是大舉參股一批正在「驅動技術變革」的公司,而這種技術變革將幫助這些公司維持長達300年的增長。

軟銀董事之一、Uniqlo (Fast Retailing Co., 9983.TO)總裁柳井正話,孫正義提出的投資項目他幾乎全都反對。他稱,孫正義在投資上不應表現得像投機者,而應專注於實際業務。柳井正自己的角色正是告訴孫正義他不愛聽的話。他曾公開讚賞孫正義的遠見和魄力,儘管對他的投資項目持保留意見,但會支持他。

同樣是軟銀董事、ARM CEO Simon Segars說,孫正義經常投資的一些企業會收集大量有關人們生活、工作或行動的Data,當我看著這些投資中的絕大多數刁,大概可以說看就是這樣。

孫正義對WeWork投資超過10億美元。知情人士稱,當時大部分軟銀董事表示反對,稱他們不明白軟銀為何要投資WeWork,在他們看來,WeWork本質上是一家房地產公司。一些高管認為WeWork估值過高。WeWork當時的估值為170億美元。

孫正義佔了上風,2017年他帶領軟銀和Vision FundWeWork投資了44億美元,推動後者的估值升至約200億美元。一位軟銀高管稱,孫正義有自己的想法。這位高管表示,他認為自己的工作是在把他的疑慮告訴孫正義的同時,也表示對孫正義的支援。

孫正義大舉收購的步伐仍未停止。今年1月,Vision Fund向總部設在洛杉磯的放狗App Wag Labs Inc.投資了3億美元。孫正義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稱,Wag Labs是狗狗們的Uber



SoftbankNetflix 跟亞馬遜,卻是以長線思維犧牲利潤獲取增長,打破了原有的遊戲規則。這就是世界級Deal Maker與眾不同的經營觀:所有只能產生短期利潤的項目都不重要,無論現在賺多少錢;能夠產生長期現金流的項目才是重要的,無論現在蝕多少錢。

所以,軟銀董事局中,永遠不會有香港人,中國人,馬雲不算,他是外星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