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20日

要破地獄的Facebook



《破地獄系列》首先刊登於《信報》,第一間破地獄TVB、跟住係ATV,再跟住係Tesla,今次輪到輪到Facebook,下一間一定係渣兜銀行,不過呢間垃圾嘢冇得救啦,廢L事嘥口水。

Facebook在今年二月成立14周年,33歲的小馬回想他19歲時,在哈佛大學宿舍創辦公司的時候,完全是個廢青,並檢討這幾年犯下的不少錯誤,他在自己的Facebook指出,我犯下數十項技術失誤和做了許多好差的刁,我信任了錯誤的人,把有才幹的人放在不對的位置,我錯過了重要的趨勢,對其他趨勢也很遲鈍,我推出了無數失敗的產品。

光看這個悔過書,很難想像是一間市值5500億美元的巨型企業CEO的懺悔。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世事是否如你所願?衰開有條路,首先在2017年的第四季,Facebook北美洲的用戶出現歷史上第一次減少,為一億四千八百萬人,一季減少100萬人,而且用戶在平臺上消磨的時間每日合計減少5000萬個小時,其次,俄羅斯客在平臺中散發假新聞,影響美國總統大選Facebook客入侵五千萬個用戶,這些負面新聞都給股價造成龐大的壓力。

在現在這個Internet Age時代,妳們的個人資訊在網上無所不在,隨便一個網站,app,就有可能有妳們的姓名、年齡、電話、職業、甚至進而有我們的身份證號、銀行帳戶、即時定位、家庭住址、個人喜好、社交圈子等等等。

在我們享受一些便利的同時,又有另一班人,盯上了這些唾手可得的Data自助餐,當妳的個人資訊洩露,能拿來幹嘛呢?輕則把妳的電話住址賣給保險推銷、財仔、美容、商戶,讓妳收到各種煩不勝煩的騷擾電話和信件;毒一點的,將妳的銀行帳戶和家庭或社交資料倒賣給專業詐騙集團,Darkweb造成財產損失;或者把關鍵資訊賣給那些存心要抹黑的人,敗壞個人聲譽。

還有更厲害的,與政府高層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資料公司,通過社交平臺政策的獲取到無數的使用者個人資訊,分析出他們的喜好,有針對性地對用戶進行洗腦性的引導,從而間接影響一個國家的選舉進程。如此魔幻的事情,當然還是發生在美國。

最近幾天,New York Times、英國的GuardianObserver等媒體先後曝出了一條驚天大新聞:一家名為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非法獲取了5000Facebook使用者的個人資訊。對這些使用者進行大數據分析,分析他們的喜好,偏向,政治傾向。



然後通過facebook的廣告系統精准投放他們喜好的新聞和廣告,潛移默化的用他們想看到的新聞給他們洗腦,最終影響他們最後的投票,從而影響整個選舉。而這個公司,跟Trump的前幕僚班農又有著無比的聯繫。(看我老博: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

雖說利用社交媒體干預選舉的事兒之前也出現過不少,但這次驚就驚在這個數字5000。大概是Facebook整個北美地區活躍使用者的三分之一。當一間公司能知道一個大國裡1/3的人都在想什麼,都關心什麼,而進一步潛移默化影響他們選擇,特別是影響一場政治選舉的時候,這就可怕了。

督爆這件事的是劍橋分析公司的一名前員工,現年28歲的資料分析員Christopher Wylie。他在爆料採訪中表示,自己曾與涉事的相關高層都有過接觸,還參與實施了部分獲取資料的工作,「我們用Facebook收割了數百上千萬使用者的資料,並建立起一個Model,從而利用這些現有的使用者資訊,精確地瞄準他們的心魔(達到左右其觀點的目的)。劍橋分析這整個公司建立的意義就在這裡。
 
那劍橋分析這個公司到底從哪兒爆出來的?他們是如何獲取到如此多的使用者資訊?又是如何使用它們影響選舉的?一切的一切,還得從Facebook上,一個看似簡單的Like功能說起。

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自己喜歡的內容,隨手Like表示支持,同時自己的好友也知道自己Like了,可以起到一個推薦的作用。 對如今的妳們似乎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小事。但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個功能最早是由Facebook提出,使用,並且一直在引導我們做的事情。後來才被全球各地各種主打社交功能的產品爭相效仿。而更多人不瞭解的是,僅僅一個簡單的Like的動作,就已經能洩露不少個人資訊。

只要分析我們都對哪些內容Like,進而可以歸納出用戶的大致喜好,這樣,他們就可以進行更精准高效的廣告投放。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經常Like我老占的Shojin,他們就會在簡單分析後得出你對錢、投資、倫敦地產感興趣,這個結論,並給你推薦Shojin的廣告。甚至可以分析你對哪個地區的圖片Like的頻率多,而進一步給你推薦去那個區域,例如西雅圖的機票或者酒店的資訊。


而學術界也對Like行為有過不少研究。劍橋大學有一個「心理測驗學研究中心他們經過多年的分析之後,曾在2015年開發出一套完善的性格計算系統通過研究用戶對哪些帖子或新聞點了贊,分析出他們的性別、性向、性格、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甚至政治傾向等等,他們號稱「比妳的家人朋友更加瞭解妳」

這種精准投放模式日漸成熟,在商業領域已經有了不小規模的應用。於是,面對如此快捷高效的行銷推廣手段,其他領域的大佬也開始動起了心思。其中一位,就是來自美國的億萬富翁Robert Mercer

Robert Mercer曾是一位在AI方面頗有研究的電腦科學家,後來與數學家James Simons聯合創立了名動一時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Renaissance文藝復興科技公司。又可看我的:全球最大對沖基金的成功秘訣


James的故事簡直是Imitation Game圖靈的真人版,他畢業MIT麻省理工,從業之初是一位理論數學家,在越南戰爭期間曾為國防部進行密碼破譯工作,戰後他成為了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SUNY-Stony Brook)的數學系主任。1982年,他創立了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公司總部設在紐約州East Setauket。這支基金採用電腦運算模型,在高流動性的股票中尋寶。(小史那套Algo308更勁,睇過Beta版,嚇L)

James
2010年退休,目前他公司的資產管理規模達260億美元。但是,現年76歲的他依然退而不休,他向自己的基金會(Simons Foundation)捐贈了超過10億美元的資金。此外,他還擔任著非盈利數學教育機構Math for America的主席,並支持自閉症研究。

在科技界金融界撈得風生水起的同時,老拍檔Robert Mercer對政治也有著濃厚的興趣。作為共和黨的忠實Fans,他持續為共和黨捐助了數額不小的運作資金,另外也一直在想方設法讓手頭的資源為自己的政治主張服務。

在這點上,Robert Mercer與他的好盟友時任極右翼新聞網站Breitbart總裁的Steve Bannon。對,就是我介紹過NTrump幕僚,Steve Bannon班農。媒體運作經驗相當老屎忽的Steve Bannon向他提出建議說,要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最大化發揮影響力,在現在其實很簡單。社交媒體是個極好的平臺。當時,兩人可謂是一拍即合。(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