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3月22日

要破地獄的Facebook(二)


上回提到,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的研究,令其他領域的大佬也開始動起了心思。其中一位,就是來自美國的億萬富翁Robert MercerRobert Mercer曾是一位在AI方面頗有研究的電腦科學家,後來與數學家James Simons聯合創立了名動一時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Renaissance文藝復興科技公司。

James的故事簡直是Imitation Game圖靈的真人版,他畢業於MIT,從業之初是一位理論數學家,在越戰期間曾為國防部進行密碼破譯工作,戰後他成為了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SUNY-Stony Brook)的數學系主任。1982年,他創立了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公司總部設在紐約州East Setauket。這支基金採用電腦運算模型,在高流動性的股票中尋寶。


在科技界金融界撈得風生水起的同時,Robert Mercer對政治也有著濃厚的興趣。作為共和黨的忠實Fans,他持續為共和黨捐助了數額不小的運作資金,另外也一直在想方設法讓手頭的資源為自己的政治主張服務。
 
在這點上,Robert MercerSteve Bannon是一拍即合。

Steve Bannon所謂的資料分析技術,指的就是當時劍橋大學正在研究的那套性格計算系統。2013年前後,Robert Mercer興致勃勃地找到了劍橋,提出要在此方面進行合作交流。但或許是Robert Mercer在談話中透露了過多的政治動機,劍橋大學最終拒絕了他的請求,英國人始終是有Ground資料分析技術用在政治領域會被認為是影響民主,而與學術相悖。


不甘心的Robert Mercer並沒有就此放棄,他四處輾轉尋人,不久後便私下接洽到一位參與過系統開發的劍橋大學心理學教授,Aleksandr Kogan

此人的背景也是十分複雜,出生在東歐,在俄羅斯生活過很長時間,後來移居美國,有美俄雙重國籍。他曾在聖彼德堡大學也當過老師,還拿過俄羅斯政府的資助做資料分析研究,但到了美國之後,他卻在簡歷上刻意隱瞞了這段經歷。

總之,Aleksandr Kogan在洽談後表示願意向Robert Mercer提供部分技術支援,
有了學術上的支持,又有了富豪Robert Mercer出資1500萬美元,至此,劍橋分析公司,正式成立。

他們聘請了分析員Alexander Nix擔任總裁,Steve Bannon擔任副總裁。

5000萬人來?

公司正式成立,相關人員也陸續到位之後,劍橋分析便開始了他們「精准投放政治宣傳內容」的嘗試。Facebook商業廣告的投放類似,他們同樣需要大量的使用者資訊作為基礎,來進行分析歸類。但這數據從哪兒來呢?

直接跟Facebook要肯定是行不通的,畢竟你總不能响曬鑼鼓找去跟人家說「喂,小馬,我們需要數千萬的用户資料來做分析,然後投廣告引導他們支持我們,誘導他們給我們的領導投票。」

被劍橋大學那樣婉拒就不說了,甚至可能會被人掃出門。

既然現成的資料拿不到,那就主動出擊,自己去挖啊。怎麼挖?其實也很簡單,等使用者自己把資料送上門來就OK

Aleksandr Kogan2014年開發出了一款名叫This is my digital lifeFacebook協力廠商小程式。就像之前開心農場一樣,Facebook就是運行在社交平臺的一些協力廠商的小程式軟體。

這款程式是「測性格,攞獎金」你參加一些性格測試題,我們告訴你跟XXX的性格吻合度是%多少哦。(是不是有似曾相識?)

告訴你的性格顏色啊,性格特點啊,性向之類(是不是又很似曾相識?) 更關鍵的是,你還可以拿到錢!!

乍看上去只是個娛樂性質的性格測試,內容問的都是些不痛不癢的測試問題。
為了吸引更多人參與,他們還為每個完成測試的用戶提供5美元的紅包。然而,照這樣每人5的,要通過這小程式搞到5000萬使用者的信息,也得花太多錢了吧?而且這也沒法保證能有5000萬用戶都參與進來。

確實,他們並不需要5000萬使用者全都參與進來,也根本沒有花那麼多錢。

Facebook使用者在做性格測試之前,首先需要把部分Facebook資訊授權給這個協力廠商程式。你想做這個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測試並領取那5美元,就得把自己的一些資訊授權出去,這其中不僅包括你的頭像,還有在這次套取操作中至關重要的,好友清單和好友的一些狀態資訊,也就是說,這麼短短的一行字,一個Okay之下,為了得到這5美元,你不但自己做了測試,還把自己的所有好友關係交給了對方,自己的好友關係交給對方就算了,還有可能把你能看到的一些好友狀態也一起給了對方! 

想想自己有多少好友?

事後統計表明,劍橋分析通過這款小程式只獲取到了大約32萬名用戶的授權,但這32萬名用戶在知情或不知情的前提下,把自己的好友清單和好友資訊也授權給了小程式。劍橋分析正是通過抓取這32萬名種子用戶以及他們Facebook好友的資訊,一個滾一樣的進行細胞分裂,最終獲得了超過5000Facebook用戶的個人資料。

最重要的資料到手之後,接下來就好辦多了。劍橋分析先為最初參與測試的用戶建立起精准的心理資料庫,通過對比他們的回答和個人資料資訊,建立起一個強大的演算法模型,再利用剩下的好友資料,類比預測其他使用者的行為模式和個人傾向。

然後就是最後一步,針對不同的群體進行個性化定制的精准宣傳和洗腦。那些搖擺不定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投誰的中間選民,就通過廣告系統給他們推送一些立場偏向極強的新聞,甚至捏造出來的一些假新聞。潛移默化地讓他們向自己想要他們投票的方向靠攏。

你不知道投Trump還是投希拉莉? 我就投放一些希拉莉的負面到你的Facebook總括來說就是,通過竊取這些使用者資料,我們已經知道你比較容易受哪些內容的影響,所以我們現在就用這樣的內容來轟炸你,讓你不知不覺跟著我們走。




我們都已經知道,在一些關鍵性的搖擺州裡,Trump以一些微弱的優勢取得了勝利,近而拿下了幾個州的所有選舉人票,而最終獲得了大選的勝利,當上了總統,這家公司的副總裁Steve Bannon,在後來當過一段時間Trump的顧問,之後被炒。

而我們,幸好早早沽清Facebook,悉數換上Amazo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